蘇貞昌為何獨厚英語?《國家語言發展法》和「雙語國家」的矛盾對決

蘇貞昌為何獨厚英語?《國家語言發展法》和「雙語國家」的矛盾對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院長要文化部自己去想國家語言該怎麼做,但是雙語國家就行政院自己親自領軍,規格這麼宏大,讓人不禁懷疑,究竟誰才是國家語言?看起來,英語還比較像國家語言。

文:夏途島

9個月前,我曾寫過一篇討論雙語國家的文章在《思想坦克》。九個月來,那篇文章宛如投入大海中,幾無回響,而雙語國家的政策列車仍繼續急駛。

9月27日,也就是在立法委員陳柏惟與國防部長邱國正,就質詢時使用國家語言產生衝突的同一天,國立中山大學全國首座雙語教育區域中心掛牌成立了;行政院更計劃在年底成功設立雙語國家發展中心,而設置條例的草案也不過才剛剛在9月初通過。

相對的,去年5月就通過國家語言發展中心草案,在鄭麗君部長下台後,就一併被蘇貞昌院長退回,迄今毫無下文。為啥物大細漢差遮濟?

蘇院長當時退回的理由是,政府應該在實務上幫助語言再活用,進而利用、保存與發揚,但並沒有指示實際措施。那麼,我們再來看看雙語國家的計劃的具體方向是什麼?

老實說,項目太多了,舉最簡單的幾項,要客運駕駛具備基礎英語溝通能力、政府採購文件雙語化(華、英)、提升勞工英語力、強化醫療院所及社福團體英語力…等等,林林總總,另外也提到政府官方網站的英語化、法規的英語化。這些事情在國家語言發展上面通通沒有打算推動,一個外語得到如此多的加持,而所有的國家語言都沒有得到一樣的待遇,一個發展中心拖了一年半,連個下文也沒有。

蘇院長要文化部自己去想國家語言該怎麼做,但是雙語國家就行政院自己親自領軍,規格這麼宏大,讓人不禁懷疑,究竟誰才是國家語言?看起來,英語還比較像國家語言。

最可悲的是,好不容易在勤奮的立法院長游錫堃努力之下,立法院總算為國家語言邁出了一步,設置了同步口譯的通譯制度,又因為一場所謂的「誤會」,竟又縮回去,暫停實行。到底到何年何月,國家語言們才能得最基本的尊重?難道要等到全部都死掉之後,再來追思演出嗎?

國家語言發展會議  蘇貞昌致詞(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1國家語言發展會議9日在師大舉行,會議以「邁向國家語言新時代」為題跨部會共同討論,行政院長蘇貞昌出席致詞。 中央社記者鄭清元攝 110年10月9日

從邏輯上來講,《國家語言發展法》和「雙語國家」是完全互相矛盾的政策,除了所指涉語言完全不同之外,國家語言是超過兩個以上的複數存在,而雙語國家只有英華雙語。

即便我們以最友善的解釋,硬說雙語國家是英語加上某一種本土語言,因為本土語言本身就超過兩個以上,認真實行《國家語言發展法》的狀況下,台灣不可能是一個雙語國家,一定是多語,超過兩種以上的多語。

而華、英「雙語國家」在計劃中就排除了本土語言的角色,如此,等於將本土語言放生。問題是瀕臨絕種的保育類動物明明是本土語言,卻把大筆資源投進這個世界上使用人口前三名的大語種,這就好像石虎面臨絕種,無要無緊(bô-iàu-bô-kín),但是100多隻名貴純種走私貓被處置,卻如喪考妣。

五、六個月前,台北市開教師甄試缺,視覺藝術類竟然全部8個名額都是雙語缺,引起輿論一片嘩然。問題是視覺藝術這種科目開雙語缺的意義何在?是藝術教學的專業能力比較重要,還是會講英語重要?如果英語很好,但該科目的專業能力不足,這樣子來教學,學生能學到什麼?英語?

英語課找外國老師,很多人應該都贊成,但如果每一科都要用英語教學,那外師的隊伍將會非常龐大。現行體制下,流浪教師已經太多了,雙語國家這個政策下去,只怕會雪上加霜。

並非所有的國民都需要優秀的英語能力,專業上有需要,人們自然會去補足那一塊,而不需要的人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努力。反而本土語言才真是每個人都應該學習,也許很多人覺得只要有華語就夠了,但等到有一天本土語言真的被台灣人全部弄死,很多東西也就跟著死去了。

也許有人覺得台灣的過去沒什麼值得記憶下來的,死了就死。也許那一天,人們會覺得背出整本《莎士比亞》好像在現自己家的寶藏,而《雲州大儒俠》是怪異古老東方無法理解又無聊的玩意兒。到那一天,究竟什麼叫台灣人,不禁令人感到難以想像。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