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城大樓所在的高雄鹽埕府北地區,真的是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城中城大樓所在的高雄鹽埕府北地區,真的是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府北地區和城中城大樓的所在地曾是歷史發展悠久的聚落,因戰後數度缺乏妥善管理,而背負上都市之瘤以及鬼屋的污名,這些並非它們的原罪,有誰希望自己成為城市的惡角落呢?

文:陳坤毅

重陽節凌晨的大火,吞噬高雄鹽埕區的城中城大樓,傷亡慘重引發全國關注,許多人在討論都市更新以及危老重建之餘,府北地區的一些歷史過往也逐漸被重新掘出於大眾面前。

高雄鹽埕的府北地區因位於昔日市政府(今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北邊而得名,在地人也常稱之為「市政府後壁」,包含「最大風化區」、「高市之瘤」、「都市之癌」都曾是它的代名詞。不過這塊百多年前就有先民開發的土地,是因為自身的原罪,讓它變成城市不可承受之惡嗎?

早在清國時代,官方招徠數名鹽丁開墾,設立瀨南鹽場於古愛河口,並在河口三角洲北端逐步形成以「鹽埕」為名的聚落。日本時代初期仍可見曬鹽產業運作,不過因為築港工程與市區計畫推進的緣故,鹽埕昔日鹽田、魚塭遍佈的景象,遂被整齊的街區和嶄新的碼頭所取代。

圖片2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數位方輿」網站
〈閩省鹽場全圖〉中的瀨南鹽場

由於鹽埕庄是早期形成的聚落,日本時代的行政區範圍約略是鹽埕町五丁目、六丁目(今瀨南里)與北野町五丁目(今府北里),民居密集且道路蜿蜒,官方執行道路開闢與土地重劃時遇到較多阻礙。在1944年時僅見現今的大仁路與大公路開闢完成,富野路和大勇路還是因為疏開空地的緣故才強硬執行開闢。

圖片3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陳坤毅
現今在瀨南里仍可踏尋昔日鹽埕庄聚落的歷史遺跡

當時日本官方的規劃,最初是打算直接以大型街廓將舊有紋理包覆在內,後來在1930年代傾向更細緻處理傳統聚落的居住環境,不僅設計10米道路連接主要幹道,並規劃綠地與大面積公園。可惜公園用地在戰後經濟掛帥的情形下,被變更成為商業區,所幸現今仍有愛河沿岸的綠帶空間。

圖片4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
日本時代府北地區的規劃變遷

然而,原本只是還沒完成都市計畫的傳統聚落,後來何以變成藏污納垢的「都市之癌」?

其實早在1910年代末期,鹽埕就有合法風化區「遊廓」的設置,範圍約略是榮町三丁目、四丁目、五丁目一帶(今育仁里)。戰後由於已無指定特種行業營業區域,風化業者大多遷往原本鹽埕庄聚落,以及靠近河岸邊的空地(原公園預定地)搭建房舍,由於這個艷窟位在當時的市政府後方,常被譏為「去市政府後壁辦公」,讓很多首長感到十分頭痛。

會有這樣失序發展的情形,可能是因為國民政府訂定的《都市計畫法》內容簡略,詳細規定付之闕如,引用日本時代《臺灣都市計畫令》的施行細則長達20年之久。在這段動盪的過渡期間,都市計畫事業難以推行,加上技術人員斷層,造成不少地區景觀與環境惡化,直到1964年修正公布《都市計畫法》後才漸獲控制。

圖片6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1950年代警方拆除府北地區部分違建之情形

儘管後來市府將公娼制度化以便管理取締,不過仍見大量私娼藏匿於府北地區,雖有警方加強執法,整體成效還是十分有限。1960年代起,開始見官方討論解決妓女戶集中於府北地區的相關方案,但窒礙難行。此外,府北地區也因為違建密集,加上多為易燃的木造房舍,故曾多次傳出火警,成為繁華市區中的危險地帶。

從陳啟川市長時代整頓計畫胎死腹中,一直到王玉雲市長任內才解決違建佔用與土地重劃的事項,1974年開始進行拆除後,數棟住商混合的大廈也逐步建起,可以說是高雄最早執行的都市更新。大規模重建雖然處理了違建問題,但原本老聚落中珍貴的合院建築也因此消失。

圖片7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戰後市政府後方可見大批違

更新後府北地區的商場大樓有七福商店街、金福記批發街、香港商場、富喬商城、新七福商城、新堀江商城等。最著名的即是城中城大樓,1981年開始營運,內部包含全統百貨育樂公司、國宮戲院、華宮戲院、金地溜冰場、城中城宴席樓、全滿福茶樓、大精彩咖啡店等設施,曾經熱鬧一時。

圖片8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陳坤毅
鹽埕府北地區可見商場大樓林立

可惜1970年代起高雄的商圈重心已漸漸向前金、新興區一帶轉移,有再多的商場還是無法力挽頹勢。自從地下街在1989年發生大火後,鹽埕商圈的黃金歲月幾乎燃燒殆盡,城中城大樓也慢慢步入沒落之途。由於早期大樓並無管理意識,閒置的商場、戲院、套房等空間成為治安死角,黑道、風化業者與吸毒者聚集,演變成十分糟糕的環境,更曾發生過火警與爆炸案。

圖片9_港都不可承受之惡
Photo Credit: 陳坤毅
城中城大樓遭遇大火前外觀

這座被稱為廢墟、鬼屋、鬼樓的城中城,暴跌的房價讓經濟弱勢者能有安居之處,不過長期缺乏管理的緣故,導致劣化的大樓空間遲遲無法改善,儘管數年前有自救會成立,仍無管委會落實安全管理,以致釀成惡火悲劇。此次不幸的事件中,許多人聚焦在都市更新以及危老重建上,但敝人覺得好像放錯重點,屋齡40年的城中城大樓並非危樓,癥結點更在於管理制度而非單純的硬體空間,把責任怪到沒有推動都市更新重建的層面根本不明究理。

府北地區和城中城大樓的所在地曾是歷史發展悠久的聚落,因戰後數度缺乏妥善管理,而背負上都市之瘤以及鬼屋的污名,這些並非它們的原罪,有誰希望自己成為城市的惡角落呢?

目前關鍵的是,要更有系統地處理全國老舊空間的消防安檢問題,以及相關管理制度,保障弱勢族群的居住安全,空間上若有問題則以朝向整建、維護的手法為主,而不是瘋狂推行都更重建,肥了建商卻照顧不到基層民眾。

城中城大樓的未來,希望高雄市政府可以給予最大協助,首先安頓住戶後,重新檢測大樓是否結構有疑慮,進行整體空間的改善,妥善照護這些處於社會弱勢的市民。

最後,願亡者安息、傷者平安、生者節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