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簽署半世紀的「五國聯防」恢復運作,或許是英國重返印太恢復往日榮耀的第一步

讓簽署半世紀的「五國聯防」恢復運作,或許是英國重返印太恢復往日榮耀的第一步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讓五國聯防恢復運作,或許是英國恢復往日榮耀的第一步。相信一旦英國真的能夠在澳洲部署航空母艦,未來一定會盡量在排除美國指導甚至於參與的情況下舉行多邊聯合演習。由於美國並非五國聯防會員國,這將給英國一個相當好的理由排除美國。

提到目前存在於世界上的軍事聯盟,除了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美日安保條約以及美韓共同防禦條約之外,最有名的當屬中共、俄羅斯還有中亞五國聯手組成的上海合作組織。對於以英國、澳洲、紐西蘭、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為主體的「五國聯防」(Five Power Defence Arrangements),在台灣瞭解的人可能相對有限。

一來是中華民國自二戰爆發以來,就長期被納入美國的協防體系之內,即便是中美斷交之後,還是仰賴美國的《台灣關係法》尋求外援,與英國體系的「五國聯防」沒有直接關係。其次則是英國從1968年起推動撤離蘇伊士運河以東的政策,基本上不再涉入遠東地區的軍事行動,自然讓本然就對英國陌生的台灣人對英國更加陌生。

今年11月1日,是「五國聯防」簽署半個世紀的紀念日,參與2021年度「五國金禧演習」(Exercise Bersama Gold 2021)的會員國,選於今年10月18日在濱海灣南方水域舉辦海空分列式。雖然參與的船艦,不包括今年夏季駛入印太地區的英國皇家海軍伊莉莎白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航空母艦,光是從「五國金禧演習」的規模,就能看到大英國協會員國強大的凝聚力。

參加「五國金禧演習」的艦艇,有英國皇家海軍的45型驅逐艦鑽石號(HMS Diamond)、澳大利亞皇家海軍的坎培拉號(HMAS Canberra)兩棲攻擊艦、紐西蘭皇家海軍奧特亞羅瓦號(HMNZS Aotearoa)補給艦、新加坡海軍可畏級巡防艦堅定號(RSS Steadfast)以及馬來西亞皇家海軍萊吉爾級巡防艦萊吉爾號(KD Lekiu)。

空中分列式方面,基本上是新加坡共和國空軍的主場,共計有F-16C/D與F-15SG戰機各四架以及SH-70B反潛直升機出場。其次則是澳大利亞皇家空軍與馬來西亞皇家空軍派出的各兩架F/A-18與Su-30MKM,還有紐西蘭皇家空軍的P-3K反潛機與SH-2G海妖反潛直升機各一架。英國皇家空軍或許因為本土距離東南亞過於遙遠的關係,今年沒有派遣任何飛機參加空中分列式。

五國聯防_1
Photo Credit: 新加坡空軍

五國聯防的歷史背景

1971年是東亞歷史的一個分水嶺,在此之前無論是美國也好還是英國也罷,對亞太事務都偏向於採取直接干預的手段。比如美國對朝鮮半島、台灣海峽以及中南半島的直接介入,還有英國在馬來半島上的「緊急狀態」(Malaya Emergency)都是如此。英國仍想維持19世紀以來的殖民帝國,美國則從中華民國在大陸的失敗中,認知光靠亞洲國家自身的力量無法遏阻共產主義擴張。

不過進入60年代末期,伴隨著越來越多東南亞國家從殖民母國獨立,還有日本、南韓、台灣以及泰國等接收美援的亞洲國家政經局勢日益穩定,英國與美國都出現了必須要從東亞「退居幕後」的跡象。美國沒有能力在派遣大軍到亞洲來,替亞洲國家打應該由亞洲國家自己打的反共戰爭,於是就有了尼克森主義(Nixon Doctrine)的出現。

「尼克森主義」的核心,就是美國對東亞盟邦反共戰爭的援助僅以提供裝備和訓練為主,不再如打韓戰或者越戰那般越俎代庖成為主角。中共與蘇聯的裂痕,則讓尼克森(Richard M. Nixon)總統認知美國可利用日益民族主義化的中共來牽制蘇聯的擴張。持續承認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政策,看起來也已經不合時宜。

於是就有了1971年10月25日,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把在國際上代表「中國」的席位讓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生不逢時的越南共和國,也在「越戰越南化」政策的影響下不幸被美國拋棄,最終慘遭北越的共產主義政權所吞併。完全由美國主宰的東亞政治局勢就此結束,雖然自由中國成了自由「台灣」,自由越南則走入歷史,其他東亞國家卻因此獲得更高的自主性。

致力於維持遠東殖民體系的英國,則在美國與蘇聯的共同抵制下,於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中摔了一個大觔斗。雖然馬來亞共產黨的叛亂,最終在英澳紐三國搭配軍事還有政治力的進剿下土崩瓦解,然而殖民時代終究還是程為了一去不復返的過去。不過英國固然是放棄了大英帝國,卻還是希望透過大英國協的模式,維持對東南亞舊殖民地的影響力。

RTX38MO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7年五國聯防會議

從英馬協定到五國聯防

陳平領導的馬來亞共產黨,是英國在太平洋戰爭末期抵抗日軍侵略星馬地區的盟友,卻伴隨著日本投降還有冷戰時代的到來成為英國在東南亞的頭號敵人。為了圍剿馬共,英國將澳大利亞還有紐西蘭等大英國協的部隊投入到「緊急狀態」之中,於是就有了澳大利亞、紐西蘭還有英屬馬來亞的協防體系(The Australia, New Zealand and Anglo-Malaya)在1948年誕生。

在英國、澳洲以及紐西蘭三國的聯合進剿,還有馬來亞當地民防力量的協助下,馬共的勢力節節敗退。為了響應戰後去殖民潮,英國同意英屬馬來亞在民族領袖東姑・阿布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帶領下獨立建國,成為馬來亞聯合邦。不過瀕臨馬六甲海峽與南中國海的馬來半島,擁有重要的地緣戰略位置,無法為英國輕言放棄。

所以到了1957年9月19日,英國又以馬共可能在中共支持下捲土重來為由,與馬來亞聯合邦政府簽署《英國馬來亞防務協定》(Anglo-Malayan Defence Agreement),持續維持在馬來半島的駐軍。到了1963年,馬來亞聯合邦在與新加坡、砂勞越以及北婆羅洲合併後組成馬來西亞聯邦,《英國馬來亞防務協定》又更名為《英國馬來西亞防務協定》(Anglo-Malaysian Defence Agreement)。

只是此時此刻的馬來西亞,卻又在東姑・阿布都拉曼帶領下走上大馬來人主義的道路,並且與以華人為主體民族的新加坡爆發嚴重衝突。為了防止新加坡領袖李光耀以新加坡壓倒性的華人人口尋求更平等的待遇,東姑・阿布都拉曼索性在1965年將新加坡驅逐出馬來西亞聯邦。這很快就讓新加坡陷入外面被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兩大穆斯林國家包圍,內部又有共黨暴動的危機之中。

李光耀雖然是靠反抗英國殖民起家,卻深知沒有英軍的保護,新加坡不是被馬來西亞或者印尼以武力併吞,就是被馬共顛覆。前者將導致華人遭致不平等待遇,甚至被屠殺,後者則可能導致新加坡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附庸。身為華人又反共的李光耀,不能允許上述任何一種情況發生。簽署於1963年的《英國馬來西亞防務協定》,顯然已不能因應70年代的東南亞政治局勢。

RTX13S80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馬共前總書記陳平2013年9月16日過世。陳平領的馬共曾是冷戰時代英國在東南亞的頭號敵人

五國聯盟的誕生

「尼克森主義」的出現,首先讓澳大利亞和紐西蘭兩個在越戰期間出兵協助美軍對抗北越的大洋洲國家非常緊張。因為美軍的撤軍,毫無疑問將導致南越、寮國與柬埔寨的淪陷。如果共產主義的擴張無法在中南半島被遏阻,就可能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大東亞共榮圈」火焰一般,從東南亞一路延燒到大洋洲。

美國的撤退,讓陷入緊張的紐西蘭和澳洲渴望能憑藉大英國協會員國的身份持續接受英國保護,最好再能把其他位於東南亞的大英國協會員國納入這個體系內。早在冷戰之初,就已經有由美國提倡的東南亞公約組織(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存在,且東南亞公約組織的會員國已經包含了澳洲和紐西蘭。

然而東南亞公約組織卻是在美國強勢介入的情況下,勉強把從印度洋、南中國海到大洋洲的所有反共國家通通納入的集體安全組織。其中英國與法國本身是歐洲國家,卻因為在東南亞有殖民地的關係而被邀請加入。然而伴隨著法國在中南半島的失敗,還有美國即將放棄南越,這個公約組織到了70年代早已分崩離析,無法如北約一樣繼續扮演東南亞防共的中流砥柱。

既然英國還想要在東南亞保持影響力,且澳洲和紐西蘭也需要區域外的大國庇護,以大英國協為核心的集體安全體系就有存在的必要。英澳紐三國本來就是盎格魯撒克遜國家,今天我們所知道的「五眼聯盟」成員,彼此之間矛盾不大。然而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卻又彼此之間存在著族群矛盾,這兩個國家的關係才是五國聯防能否成形的真正障礙。

幸運的是,李光耀與接替東姑・阿布都拉曼出任馬來西亞首相的敦阿都・拉薩(Abdul Razak Hussein)都親眼見證過二戰結束之際,馬共與馬來穆斯林武裝「聖戰紅軍」(Red Bands of the Sabilillah)彼此之間的種族戰爭。他們也都不樂意華人與馬來人之間的族群悲劇再度上演,於是在維持馬來半島穩定平衡的高度共識之下,促成了五國聯防體系的誕生。

五國聯防_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新加坡共和國空軍是東南亞最美國化的空中武力,圖為第143中隊的F-16D戰鬥機,該中隊是70年代由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協助建

退出東南亞的英國

然而能促成英澳紐新馬五國走到一起的,並不只是要避免種族戰爭在東南亞爆發,而是要防止共產主義勢力的對馬來半島的滲透。回顧1945年8月到9月之間爆發於華人與馬來人之間的種族衝突,起因還是馬共想要奪權,於是向日軍扶持的馬來警察、巡捕、公務員與村里長發起進攻。真正導致馬來半島種族糾紛無法平息的元凶,還是由華人組成的馬來亞共產黨。

考量到馬來亞共產黨的背後是中國共產黨,外加北越國父胡志明在30年代也曾經是創建馬來亞共產黨的推手,北越即有可能在統一南越之後,把影響力投射到馬來半島上,共產主義毫無疑問是五國聯防的頭號敵人。英國同時還有屬於自己的私心,那就是希望藉由自己對其他4個大英國協會員國的影響力,防止其過往的影響力為美國所取代。

只是英國無論是從軍事還是經濟的角度來看,到了70年代都不再具備防範蘇聯、中共或者北越侵略馬來半島的能力。為了挽救英國經濟,必須要徹底放棄大英帝國,從蘇伊士運河以東撤軍的政策勢在必行。然而在美國越戰中輸得灰頭土臉,英國又全面撤出東亞的情況下,光靠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是否有可能防範共產主義呢?

答案是可以的,因為在美國的成功分化下,共產主義內部的裂痕到了70年代徹底爆發。美國成功拉攏中共脫離蘇聯陣營,北越雖然統一了南越,卻又因為採取親蘇政策成為華府和北京聯手圍堵的對象。隨後鄧小平訪問新加坡,公然宣佈放棄行之有年的「輸出革命」政策,馬共的後援被徹底切斷,東南亞的和平在五國聯防沒有發威以前就被穩固了下來。

於是從70年代開始,澳洲、紐西蘭與新加坡採用的武器都逐漸從原本的英式走向美式,被徹底納入美國的防禦範圍。不過因為中共在鄧小平領導下順利轉彎,北京也沒有因此而與五國聯防當中三個倒向美國的國家關係惡化。反倒是澳洲與紐西蘭,都在五國聯防成立的隔年後實現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正常化」。英國從此刻開始,已經完全失去左右東南亞局勢的能力。

五國聯防_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馬來西亞皇家空軍的Su-30MKM戰鬥機,顯示身為五國聯防成員的馬來西亞,並不希望在美國與俄羅斯或者中共之間選邊站

美「中」在東南亞的恐怖平衡

研究五國聯防的歷史,我們不難發現英國推動成立這個集體安全體系的目的是希望能維持自身對新馬還有澳紐的影響力。結果等到五國聯防正式成立時,英國已經是強弩之末,沒有能力再負責任何蘇伊士運河以東的防務。英國在東南亞和澳紐的影響力,反而在五國聯防成立後快速為美國取代,這是另外一個國人很少聽過五國聯防的原因。

英國除了派遣海空軍參加五國聯防的演習外,毫無存在感。從今年五國舉辦的海空分列式當中,英國完全沒有派出戰機,只派出1艘驅逐艦,其他幾個會員國則清一色採用美式戰機的情況,就可以看出五國聯防根本上還是美國影響力的延伸。唯一的例外,可能是派出Su-30MKM的馬來西亞,這個國家在冷戰結束後就試圖在美國和俄羅斯之間保持平衡。

所以馬來西亞皇家空軍既有英國的A400M運輸機、美國的F/A-18經典大黃蜂,也有俄羅斯的Su-30MKM與MiG-29N。從這樣的裝備布局來看,馬來西亞嚴格來講不算是美國的正式盟國。新加坡雖然與美國有緊密的軍事合作,甚至還固定派駐部隊在美國本土受訓,卻沒有與美國簽署正式的協防條約,距離成為美國的正式盟國同樣有些距離。

五國聯防之中,真正意義上的美國盟國只有澳洲和紐西蘭,然而紐西蘭在冷戰結束後已大幅減少軍事投資,陸軍不再有戰車,空軍不再有戰機,海軍也不再有主力艦。嚴格來講,只有澳洲還是美國唯一有戰力的盟友。就如同筆者在本文一開始所講得,美國不再以直接介入,而是以間接參與的模式影響印太地區盟友的軍事發展。

這也讓澳紐新馬有了極大的空間,採取韓國瑜競選總統時提出的政見,那就是「國防靠美國,經濟靠大陸」。在看不到的美國軍事力量保護下,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都經由與大陸的經貿往來贏得巨大財富。直到進入2010年以後,隨著中國大陸經濟實力超越日本,並開始試圖在南海興建島礁之後,這四個國家才逐漸發現事情大條了。

RTXIQ4P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試圖捲土重來的英國

無論是新加坡還是馬來西亞,都願意在還有一個區域外大國有能力平衡中國大陸影響力的情況下,維持與中國大陸緊密的友好關係,無論這個區域外大國是英國還是美國。然而如果有一天這個平衡被打破,中國大陸就會成為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頭號威脅,先不提南海的主權爭議,光是一個「強大的中國」所產生出的民族主義吸引力,就能徹底瓦解新馬華人對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國家向心力。

尤其是華人人口占壓倒性優勢的新加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防範更是相當之高,所以從2013年起便打破過往不結盟的原則,允許美國海軍濱海作戰艦進駐樟宜港。然而長達20年的全球反恐戰爭,給美國帶來的國力削弱比起越戰卻是只有過之而無不及,讓美國更是只能期待澳紐新馬4國強化自身的防禦力,阻止南海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海。

然而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艦艇數量,目前已經達到世界第一的規模,質量方面雖然還遠比不上美國,卻足以輾壓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和馬來西亞4國。幸運的是,英國皇家海軍的伊莉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下水,並搭配2017年以來宣佈的「全球英國」政策準備讓英國重返國際。於是就有了今年夏天,伊莉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的印太之行。

伊莉莎白女王號回到印太地區,參加美國領導的多國聯合演習,艦上搭載的18架F-35B戰鬥機中,有10架是屬於美軍陸戰隊。顯見這次伊莉莎白女王號的到來,是要在美國的領導下遏制中共的影響力,不讓中共獨占南海的航行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在今年8月與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會面時強調了他對美國自由航行任務的支持。

直到今天,新加坡都可能還是東南亞最親中的國家,卻也是最害怕南海成為中共後花園的國家。五國聯防的機制,總算還是在美國的參與及領導下,自50年前成立以來第一次有了存在感。然而英國派出航空母艦回到印太地區,是否就表示英國將完全接受美國的領導,共同壓制中共在南海的擴張呢?筆者認為事情恐怕沒有那麼單純。

RTXIEMY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英國伊莉莎白航空母艦

抗中的同時也反美?

最值得玩味之處,是當英國宣佈要在未來部署兩艘伊莉莎白女王級(Queen Elizabeth-class)航空母艦到印太地區時,立即遭到美國方面的反對。這顯示中共雖然看似被西方國家視為共同威脅,但是英國與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未必全然一致。事實上,英國與美國這種在亞太地區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早從19世紀末期就已經存在。

英國或許是美國在世界上最重要的盟友,卻不會忘記美國是在二戰結束後解體大英帝國的「元兇」。美國在1956年蘇伊士運河危機中,選擇與蘇聯合作壓迫英國撤軍的行為,也為英國後來必須把所有部隊撤離蘇伊士運河以東的政策埋下伏筆。因此英國雖然現階段無力挑戰美國,但長久的佈局相信還是希望能重建大英帝國在印太地區的榮耀。

讓五國聯防恢復運作,或許是英國恢復往日榮耀的第一步。相信一旦英國真的能夠在澳洲部署航空母艦,未來一定會盡量在排除美國指導甚至於參與的情況下舉行多邊聯合演習。由於美國並非五國聯防會員國,這將給英國一個相當好的理由排除美國。就好比今年這場慶祝五國聯防50周年的儀式,就因為美國並非五國聯防成員的原因,沒有邀請美國參加。

在這種情況下,可能在印太地區就會出現美國、英國還有中國大陸彼此瓜分勢力,三分天下的混亂局面。英國為了擺脫美國的控制,還很有可能在相當程度上與中共形成默契,甚至於公開的合作。就如同二戰末期,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為了維護英國的利益,時常與史達林(Joseph Stalin)策略性結盟對抗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一樣。

筆者認為,這是為什麼美國方面反對英國向印太地區部署航空母艦,只接受部署巡邏艦,而且還要另外成立一個AUKUS體系框住英國與澳洲的原因。此外馬來西亞至今尚未排除向巴基斯坦採購梟龍戰鬥機的選項,梟龍戰鬥機是由中共與巴基斯坦聯合研發,如果馬來西亞皇家空軍真的引進取代MiG-29N,那意味的是中共的軍工產品也將打入五國聯防體系。

RTXIEMV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灣與五國聯防

假若英國選擇與中共策略性合作,然後馬來西亞又因為採購梟龍戰機而深化與中共的協防關係,那麼五國聯防的未來發展就相當值得台灣的關注了。中共可能透過這個組織離間英美或者離間新馬與美英澳紐的關係,進而瓦解這個以反共為初衷的集體安全組織。如果中共更陰險的話,還可以放長線釣大魚,讓五國聯防轉而成為其反美的潛在夥伴。

就好比TPP一開始是由美國所提倡,以抗衡中共經濟擴張為目標的區域整合組織,可沒想到卻因為川普(Donald Trump)總統的上台,美國主動退出了TPP。如今美國尚未申請重返CPTPP,倒是中共率先提出加入申請,假若中共的申請又得到通過,這個原先以壓制中共為宗旨的區域整合組織反而可能被北京利用來排擠華府。

在這個變動劇烈的時代,五國聯防有沒有可能轉變成為中共和英國聯手反美的集體安全體系?這點還十分值得我們給予密切的觀察。畢竟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雖然提防中國大陸,卻同時也有反對西方殖民的過往。而且還有為數不少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華人,骨子裡其實是認同北京的所謂「大中華膠」。台灣雖然不曾加入過五國聯防,卻也不缺乏與五國聯防會員國合作反共的歷史。

比如在50年代,英國雖然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仍支持中華民國在聯合國裡保持中國的代表席位,目的就是要防止馬來華人為馬共所吸引過去。與中國國民黨關係密切的馬來西亞華人公會,曾經積極支持英國還有馬來西亞當局對馬共的圍剿。戰後避居香港的粵軍將領張發奎,更是英軍掃蕩馬共時的重要諮詢對象。

英國皇家空軍撤出新加坡後,中華民國空軍又成為了李光耀打造新加坡共和國空軍,幫助新加坡空軍由英式轉變為美式的重要推手。台灣曾經默默的與許多五國聯防會員國開展軍事合作,對於英國重返印太地區的未來趨勢也不該置身事外。尤其台灣對新加坡還有馬來西亞華人的影響力依舊存在,應設法透過此一關係強化同美國還有五國聯防成員國的實質合作,才能掌握印太地區的局勢發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