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聖火點燃儀式遭西藏維權人士抗議,多單位呼籲抵制但國際奧會稱「無法解決聯合國都沒有方案的問題」

北京冬奧聖火點燃儀式遭西藏維權人士抗議,多單位呼籲抵制但國際奧會稱「無法解決聯合國都沒有方案的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現任主席巴赫稱,奧委會只能在其職權範圍內發揮作用:「我們不是一個超級世界政府,國際奧委會沒辦法解決聯合國、安理會、G7、G20都沒有方案的問題。」

文:吳宗宜

抗議北京冬奧,中國流亡異議份子集結雅典

10月17日,冬季奧運會火炬點燃儀式彩排前幾個小時,3名活動人士以觀光客的身分進入希臘雅典衛城(Acropolis of Athens),抗議中國即將於北京舉辦2022年冬奧。

其中18歲的藏族學生澤拉佐桑(Tsela Zoksang)和22歲香港流亡人士邵嵐(Joey Siu)爬上鷹架,並試圖舉出「抗議北京冬奧」的布條,保全人員迅速上前沒收。儘管布條被搶走,他們仍留在鷹架上,並展開西藏國旗和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布條,同時高喊「解放西藏」、「抵制2022年北京冬運」和「沒有自由,沒有冬奧」等口號,整起事件持續了大約10分鐘,隨後當地警方趕到將她們拘留。

根據總部位於紐約的「自由西藏學生運動(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發布一份聲明指出,澤拉佐桑和邵嵐都是美國公民,她們也都是參與「拒絕2022北京冬奧」(No Beijing 2022)活動的人士。

美聯社報導,澤拉佐桑呼籲:「國際奧會(IOC)決定將冬奧會的舉辦權授予中國,是對中國共產黨對藏人、維吾爾人和香港人的極端、野蠻侵犯人權行為的一種副署。在西藏的藏人、我的同胞,每天都生活在中國殘酷和非法佔領的恐懼之中;我們僅僅因為要求基本的自由和權利,就會面臨逮捕和酷刑。國際奧委會前後任主席:巴赫(Thomas Bach)和馬蘭奇(Juan Samaranch),都非常清楚正在發生的事情,但他們選擇了金錢而不是人的尊嚴。現在是國際社會和所有具良知的人,站出來抵制北京2022冬奧的時候了,任何不採取行動的行為都是在認可中國的種族滅絕。」

路透社報導,邵嵐也表示:「我是一名無法回到祖國的香港維權人士,今天採取這種非暴力的直接行動讓我感覺五味雜陳,如果我在香港以這種方式抗議,我將面臨長期監禁,甚至更糟。當我們今天分享此訊息時,我的心與所有在香港受到不公正迫害的朋友在一起。國際奧會正在向世界發出一個訊息,即奧委會對中國香港、西藏、東突厥斯坦和內蒙古『種族滅絕』和『侵犯人性尊嚴』的行為視而不見。」

第24屆冬奧會聖火於10月18日在古奧林匹亞點燃,並於10月19日在雅典的帕納西尼亞體育場(Panathenian Stadium)舉辦儀式移交給中方,北京冬奧則定於2022年2月4日至20日舉行,帕運會(Paralympics)則將於3月4日至13日舉行。

根據獨立的聯合國小組報告,自2016年以來,北京當局一直被指控將大約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拘留在集中營,強迫其等進行勞動。對此,人權組織和美國許多國會議員,呼籲國際奧委會推遲北京奧運並將賽事換城市舉辦,除非中國結束對新疆維吾爾人等民族的種族滅絕行為。

北京方面一直否認相關指控。

此前,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該年3月在雅典同樣發生了一場反對中國舉辦奧運的抗議活動,幾十名希臘和西藏活動家,試圖干擾當年奧運的火炬傳遞,但沒有成功。其他地方也有多起抗議事件,當時由奧運會計劃的國際火炬傳遞在許多地點都面臨嚴重的暴力抗議,特別是在巴黎、倫敦、舊金山和坎培拉等城市。

Politico報導,自由西藏的主管佩瑪多馬(Pema Doma)表示:「中國政府現在正在實施種族滅絕、非法佔領,以及對民主和人權實施前所未有的攻擊,但他們卻獲得了享有盛譽的奧運會的主辦權。儘管北京試圖破壞全球規範,但我們相信希臘政府將堅持其對自由和民主的承諾,並立即釋放非暴力的抗議者。」

希臘和中國的關係一直以來都相當密切,在歐債危機開始、希臘陷入長期金融危機的這段期間,中國在希臘進行了大量投資,引發了人們對北京在希臘具有不當影響力的擔憂。2017年,希臘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否決了歐盟計劃譴責中國人權記錄的計劃。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焦點是,中國航運巨頭中遠集團,持有希臘航運業核心比雷埃夫斯港(Port of Piraeus)的多數股權。自2016年中遠接手以來,該港口已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網絡中的關鍵一環,中遠利用該港口作為亞洲貨櫃船通過蘇伊士運河進出歐洲的轉運樞紐,目的在使比雷埃夫斯成為地中海最大的中轉港口。

RTXIPOD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各方呼籲抵制北京冬奧,國際奧會持續逃避

近年來中國在新疆、西藏、香港的對人權的各種打壓,以及在台海的文攻武嚇,都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尤其是在新疆,使用集中營全面打壓維吾爾人自由、文化甚至生育等基本人權的種族滅絕行為,最引來各方撻伐。

華府智庫「新線戰略及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於3月發布由全球50多名人權、戰爭罪以及國際法專家共同轉寫的報告稱,北京當局對新疆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行為,違反聯合國條約《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Genocide Convention),為此中國得負起責任。

今年6月,國際特赦組織的危機應變小組發布報告《視我們如戰敵:新疆穆斯林面臨的大規模監禁、酷刑及迫害》(China: Draconian repression of Muslims in Xinjiang amounts to crimes against humanity),當中詳細記載數十份受監禁者的證詞,證實中國對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大規模、系統性的監禁、酷刑及迫害。同月,由45國組成的公民團體,在日內瓦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聲明,對中國在新疆嚴重的人權侵害行為表達嚴正關切。

越來越多的國家,諸如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立陶宛及歐洲議會的議員,都加入抵制北京冬奧的行列,人權團體也不斷呼籲抵制。

今年5月一次記者會上,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西藏行動研究所、中國反對死刑、自由西藏學生和維吾爾人運動的代表,聯合請求各國全面抵制北京冬奧。

亞特蘭大商報(Atlanta business)報導,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阿爾金(Zumreay Arkin)說:「我敦促運動員們設身處地的為我們著想,他們可能是失去一屆奧運的參賽機會,但我們已經失去了家人。」

7月,歐洲議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了一項不具約束力的決議,呼籲歐盟成員國的外交官員拒絕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除非中國政府證明香港、新疆維吾爾地區、西藏、蒙古和中國其他地方的人權狀況得到可證實的改善。」

這份28點決議的重點在關注中國對於香港民主運動的鎮壓,並列舉了許多令人擔憂的具體事例,包括《蘋果日報》被迫關閉、工作人員和業主被起訴,引入和廣泛使用《港區國安法》起訴香港民主派人士等。

美國聯邦參議院也在7月通過了《防止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法案》(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禁止從新疆進口貨品,以防止該地區出現強迫勞動。如果該法律獲得美國眾議院通過,並由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簽署,將被視為美國朝著抵制北京冬奧的方向邁出第一步。

路透社報導,先前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曾提議外交抵制,呼籲世界主要國家不參加2022北京冬奧:「考量這個國家正在進行的種族滅絕,如果繼續讓各國元首訪問中國,而你不出聲反對,那真的需要問一個問題,你有什麼資格再次談論世界任何地方的人權?」

半島電視台報導,民主黨眾議員麥高文(Jim McGovern)也表示,應該更換2022年冬奧的主辦國或推遲舉辦:「如果我們可以因為疫情而將2020東京奧運推遲一年,那麼我們肯定可以因為種族滅絕而將2022北京冬奧推遲一年,國際奧委會將有時間將奧運搬遷到一個政府沒有犯下暴行的國家。」

9月,一個由200多個全球社運團體組成的聯盟,寫了一封致奧運轉播商的公開信,指責中國嚴重且不斷惡化的侵犯人權行為,並敦促轉播商立即取消他們的奧運轉播協議,除非他們想「處於與中國種族清洗計劃同謀的嚴重風險。」人權組織此舉是希望能痛擊國際奧委會的利益核心,因為販售轉播權佔其資金來源的比例高達73%。

ABC報導,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阿爾金(Zumretay Arkin)指責國際奧委會,繼續在涉及中國時躲藏在政治中立的假面後:「他們一再告訴我們,國際奧委會的使命是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一個絕對沒有種族、宗教、性別、性取向歧視的世界。對我們來說,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意味著一個自由和民主的世界,沒有集中營、沒有強迫勞動工廠、沒有文化和宗教壓迫、沒有任意逮捕、沒有警察暴行。」

ABC報導,西藏倡議聯盟(Tibet Advocacy Coalition)發言人蒙哥馬利(Gloria Montgomery)也抨擊國際奧委會:「到目前為止,所有證據都指出中國無論在2015年承諾什麼,都不會在2022年兌現,所以我們想問,中國當年到底承諾了什麼?給出什麼保證?這些保證沒有公開記錄,因此很難追究中國的責任。」

國際奧委會則聲稱,無權干涉中國的人權情況。路透社報導,該會副主席柯茲(John Coates)表示:「國際奧委會確實非常重視人權,我知道這是奧林匹克基本原則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奧林匹克憲章中規定的基本原則……但是國際奧委會的職責,是確保在舉辦奧運會時不存在侵犯人權的行為,我們沒有能力進入一個國家並告訴他們該做什麼,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舉辦國合約中規定的條件下,將奧運會授予一個國家主辦......然後確保他們遵守。」

美聯社報導,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現任主席巴赫也稱,奧委會只能在其職權範圍內發揮作用:「我們不是一個超級世界政府,國際奧委會沒辦法解決聯合國、安理會、G7、G20都沒有方案的問題。」

迄今為止,面對抵制奧運會的運動,北京一直拒絕改善其人權情況、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並指責各國以人權問題為藉口干涉中國內政。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