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小玉「Deepfake換臉A片」的受害者而言,現行台灣的法規都無法處理到痛點

對小玉「Deepfake換臉A片」的受害者而言,現行台灣的法規都無法處理到痛點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台灣沒有法案,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前幾年韓國N號房事件發生後,國民黨、民進黨都提出有力的「性私密影像專法」初稿,但通通都在立法院等著被三讀,最後不了了之。

離開新聞業太久,對時事變得很不敏感,早上看到「小玉是挖面群組主嫌」,下午才想起來,「性私密影像法」在台灣好像還沒通過。也就是說,對於小玉,警察「無法可辦」。

這次小玉的「挖面群組」,是透過AI Deepfake技術,把網紅的臉P到A片上,取代A片女優的臉,看起來就好像這些網紅真的拍過A片,再販售這些影片,供人意淫。

這個情況下,受害者最想要的就是:

  1. 不管影片流到哪,都可以下架。
  2. 加害者因為「捏造別人性隱私」、「侵犯別人性隱私」,因此受到制裁。

然而這兩項,以目前台灣的法都沒辦法做到,台灣能做到的只有:

未成年人遇到這種事情(《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

→ 這些網紅已經成年,因此不適用。

強暴別人並拍攝強暴的性愛影片(《刑法》第222條)

→ 這些網紅沒有被強暴,因此不適用。

妨害名譽(《刑法》第27章)

→ 適用,但「妨害名譽」一般是用在「被別人罵」。「被變成A片主角」的傷害,顯然比「被別人罵」嚴重太多。因此,這個法雖然適用,但根本沒有處理到痛點,且刑度也太低。

散布猥褻物品(《刑法》235條)

→ 適用,但這條法律的意思是「A 片是髒東西,壞壞」。

→ 網紅被變成A片主角,心情已經很受傷,還要被法院認證「那些有你的臉的影片是髒東西」,雖然適用但根本二次傷害。

能處理到痛點的法案,在國際間已經很多,相關的法都至少包含兩個重點:

首先,只要是「沒有經過我同意」、「跟我有關」的性影片、照片,就需要被罰。

例如前男友把我的情趣影片流出去,這種「同意拍攝,但不同意公布」的影片也算。

其次就是,一定程度的下架、刪除影片。

說國際其實也沒有很遠,就在今年9月,香港才剛通過類似的法案,連deepfake這種「根本沒拍攝過」的影片也適用。

所以這次事件要是發生在香港,就有專法可以制裁嫌犯。但在台灣,抱歉,只能用妨害名譽或散布猥褻物品,可能還沒辦法把影片下架。

說台灣沒有法案,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前幾年韓國N號房事件發生後,國民黨、民進黨都提出有力的「性私密影像專法」初稿,但通通都在立法院等著被三讀,最後不了了之。

林奕含死了,防狼師條款才通過;兒虐事件發生了,違法幼兒園的紀錄才上線,台灣的法律好像就是這樣,像牛一樣,總要等到出事了,鞭一下才走一下。

所以立法院,拜託,可以動起來了。

如果你不是立委,那就盯著你的立委,讓類似的事情不要再發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