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換首相的馬來西亞該如何應對美中博弈?不想選邊站要有的三個思考方向

剛換首相的馬來西亞該如何應對美中博弈?不想選邊站要有的三個思考方向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馬來西亞對AUKUS成立的事件表現強烈立場,但解讀馬來西亞的外交政策往往是需要區別言語和行動的不一,以及領袖和官員階層的看法是否一致,如馬來西亞依然在10月7日與五國聯防(澳洲、紐西蘭、英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展開演習。

馬來西亞在今年8月再次經歷政權輪替。只執政18個月的前首相慕尤丁,因為無法獲得成員黨的信任而被逼辭職。原擔任國防部長的依斯邁沙比里被推選為新首相,而慕尤丁時期任外交部長的希山慕丁則被委派到國防部。至於接棒的新外交部長賽夫丁,卻是馬哈迪領導的希盟政府的「前外交部長」,他在去年三月的「喜來登政變」轉移陣營至國盟政府。

依斯邁沙比里並不是所屬政黨的黨魁,而是在各種機緣巧合、政治妥協下出任首相,一般被認為是一個弱勢的首相。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同僚希山慕丁是前首相納吉的表弟,也是納吉國陣政府時期的國防部長,資歷甚高,而這次的委派更給了他「高等部長」的級別,因此看來他可能會是目前政府安全和國防課題上扮演領頭羊的角色。

反觀新外交部長賽夫丁推出的外交展望,則是著重於後疫情醫療合作、貿易發展、文化外交等課題。

馬來西亞國內政局充滿挑戰和不穩定,但國際外交處境在未來10年,將更面臨嚴峻的地緣政治考驗。

南海問題低調的大馬為何高調反AUKUS?

美中之間的大國博弈,已經進入白熱化的階段。拜登總統上台後,言語和作風上雖然沒有過去川普總統的熱辣,但對中國的強硬態度不減。

拜登延續歐巴馬時代的「重返亞洲」 (Pivot to Asia)到川普的「印太戰略」精神,加強與印度、日本、澳洲的四方安全對話,強調與「意識相近的國家」合作以維護 「民主及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大致上被認為是為了制衡中國的圍堵政策。

今年9月,美國更與英國、澳洲成立軍事合作為主的聯盟(AUKUS) ,幫助澳洲開發核能潛水艇,引起劇烈的爭議。東協各國的態度各異,菲律賓表示歡迎,新加坡採用比較溫和的語氣,而越南則是選擇沈默。其中馬來西亞的態度最為激烈,新任首相依斯邁沙比里發文表示「馬來西亞對此聯盟表示憂慮,這會造成區域裡的核子軍備競賽。也擔心此舉將刺激其他國家作出侵略性的行為,特別是在南海問題上。」國防部長希山慕丁更表示馬來西亞將訪華與中國討論,也希望東協能就此議題達成共識。

這番言論讓人感到不解。畢竟在南海糾紛上,馬來西亞依然面對中國長期的壓力。就在AUKUS 發生後的一週,再有中國船隻闖入馬來西亞海域,使得馬來西亞外交部提出外交公文抗議。這也是馬來西亞今年自6月16架軍機逼近事件後,二度召見中國大使。由此可見,若有一股能夠制衡中國的勢力,對馬來西亞這種小國來說應並非壞事?

dwuxvhaf7c6fwg68yn5hvh151k1es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現任馬國國防部高級部長希山慕丁,圖為他2014年擔任國防部長時期的檔案照。

事實上,馬來西亞一直希望以低調的方式處理於中國的分歧。去年馬來西亞國油公司的地質探測船也在砂拉越的巴丁宜阿里淺灘在被中國海警船跟上,一度造成緊張的局面。美國和澳洲因著此事而在附近的海域展開自由航行行動,最後中國的船隻也離開海域。時任外交部長的希山慕丁卻不以為然,發文時只是要求雙方保持冷靜。

馬來西亞對AUKUS事件如此強烈的批判,有別於以往馬來西亞低調的作風。加上希山慕丁不久之前鬧出的「大哥論」風波,卻讓人懷疑馬來西亞在新政府的領導下是否脫離一貫的中立立場,擁入中國懷抱?

解讀馬來西亞的外交政策往往是需要區別言語和行動的不一,以及領袖和官員階層的看法是否一致。雖然領袖的出言甚重,但馬來西亞卻依然在10月7日與五國聯防(澳洲、紐西蘭、英國、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展開 Bersama Gold 演習

五國聯防是本區域歷史最悠久的國防協議,今年也是五國聯防的50週年紀念,而馬來西亞會在本月21日舉行慶典。五國聯防的總基地也坐落在馬來西亞的檳城。

由此可見, 希山慕丁的言論可以被譯為一種形式上的表現,雖然某種程度上反映了馬來西亞對大國博弈造成區域安全不穩定的擔憂,但也有可能是一種欲要和中國示好的個人傾向。

畢竟,希山慕丁和表哥前首相納吉與中國關係密切,在野時也高調批評馬哈迪政府與中國重新協商多項「一帶一路」計劃而「損壞」馬中關係。只是這次希山對AUKUS立場的表態,算是矯枉過正了。

五國聯防50週年飛行表演 吸引民眾觀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慶祝「五國聯防協議」(FPDA)簽署50週年,新加坡、澳洲、馬來西亞、紐西蘭18日出動軍機在新加坡濱海南附近海域進行飛行表演,吸引大批民眾到場觀賞。

馬來西亞支持中國加入CPTPP

以往澳洲,日本,印度等中等國家對中國抱持相對溫和的態度,但本來因為擔心招惹中國而對四方對話卻步的印度,近年來也積極參與其中。今年7月,日本國防白皮書說,日本高度關注台灣課題,而前副總理大臣麻生太郎也直言,若台灣被侵略,將對日本的安全造成「生存危機」, 日本必須與美國一同防衛台灣。

大國的博弈不僅在於安全,也在經濟。中國在9月提出了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有趣的是,CPTPP前身跨太平洋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A)的創始者美國卻在退出後遲遲未加入。

對於中國的加入,專家們意見不一。有人認為中國的加入可以借此讓中國提高市場開放和勞工標準等規定,是件好事。再加上,中國的加入將把CPTPP總值量提升至全球生產總值的30%。

另一方面,有人卻認為中國可以透過豁免的條例繞過協定裡的一些規定,因此中國的加入可能會讓CPTPP標準拉低。再來,由於任何一國的加入必須所有成員國的同意,一旦中國加入,會讓日後美國及台灣的加入更困難。

無疑地,中國欲加入CPTPP,讓成員國再次面臨抉擇。對此,雖然馬來西亞是剩下還未正式批准CPTPP條約的最後3個成員國,但馬來西亞已表示歡迎中國的加入。中國過去12年都是馬來西亞的最大貿易夥伴,馬來西亞也積極參與於「一帶一路」計劃中,故馬來西亞的表態是預料中事。

東協還能不選邊站多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