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女醫師的爆笑開刀房故事......好吧,其實是有點噁心

外科女醫師的爆笑開刀房故事......好吧,其實是有點噁心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對於老狐狸,「老萬」醫師呢?....反正兩個人就是完完全全相反的存在,行事作風、個性、甚至連開刀,沒有一樣是相同風格的。

Punktlichkeit ist die Hoflichkeit der Konige

守時是國王的品格。(德國諺語)

不是紳士的。(這句我亂加的)

之前飽受大家「熱烈好評」的「老狐狸」胡醫師,一手好刀,個性極端隨興,生活作息方面更是爛軟到一個不行。

偷吃便當、偷喝飲料,這已經是大家知道的了(編按,詳細情形請見此篇:開刀房內飢餓難耐 看到大腸會想起五更腸旺),之前被抓包後,開刀房直接固定幫他買一份吃喝的,省得像是養了老鼠一樣,便當被啃得一口口。

費用?老狐狸自己出!

他每次先預支個幾百塊在一個標記著「Dr.胡的寶貝袋」的夾鏈袋中,公家記帳,不夠就追著老狐狸要錢。

只是有時候老狐狸晃到休息用餐時間,連尋找已經被護士們細心標上名字的飲料都懶,隨手拿起一杯飲料就要就口,還會聽到護理師在後面慌張叫喚:

「欸欸欸……胡醫師!不是啦!您的飲料不是那杯,那杯有人喝過了!這裡這裡!」或是「胡醫師等等等等!你的便當是這個!不要拿別人的就隨便吃啦!吼~」

而老狐狸一點也不介意的隨意笑笑。

大家介意死了!

但是老狐狸的驚人事蹟,不是只有這件。

可別太小看他惹。

萬物有陰陽,鬼使都有分七爺、八爺,完全不對盤相對的個性更處處可見。相處得來的就會互相欣賞,萬一相處不來呢?

那就雞飛狗跳。

相對於老狐狸,「老萬」醫師呢?

就是那光明與黑暗的兩端、陰與陽的兩儀、世界的天與地、星象的日與月、中獎的發票跟差一號的廢紙、熱戀時跟分手後的男朋友(咦?)……越講越激動了,反正兩個人就是完完全全相反的存在,行事作風、個性、甚至連開刀,沒有一樣是相同風格的。

老萬醫師,留德進修過,可能是沾染了德國人嚴謹一絲不苟的特性,是那種標準非常「上鏡頭」的醫師。不論何時,永遠端端正正、乾乾淨淨,天天穿著正式領帶西裝配白袍,胸口還別了枝昂貴的六角星萬寶龍鋼筆。(名字中又有個萬字,故名老萬)

根據他自己透露,醫院派給的白袍太醜(白袍還有醜的?),所以他的白袍跟日劇還是美劇哪齣醫療影片裡使用的是同廠商──是量身訂做、領子內裡還有繡上中英雙姓名、袖口部分還有做袖扣的造型。

「這樣好看很多。」老萬醫師說。

「所以我的醫師袍都不會丟給醫院洗衣課去亂洗,我在外面洗衣店洗完還要燙過。」說完謹慎又愛惜的喬了一喬胸口前萬寶龍的位子。

我跟著老萬查房時,低頭看看自己滿是黃漬(上次沾到病人膽汁)、咖啡斑塊(有次急救壓到病人傷口出血)跟袖口捲上手肘磨擦出黑黑一圈圈的袖子,想到……欸,好像很久沒拿白袍去換洗了齁。

又想到每次拿白袍到院內自設的洗衣課,穿越兩層樓高的洗衣筒跟散發「肉味」蒸氣的烘衣間,總算在上千件白袍陳列室中找到自己洗完跟沒洗一樣、梅乾菜爛爛狀的白袍,就在想「自慚形穢」是怎麼個寫法。

這時穿著拖鞋,啪嗒啪嗒走過了老狐狸,白袍已經灰了,斜斜垮在肩膀上,上下排扣子對錯一格,袖口的線脫開,連名字繡線都磨掉、只用奇異筆寫上姓名。

我突然又回復自信心了。

老萬醫師則是「嘖」了一聲。

他一向不會放過可以虧老狐狸的機會。

老萬又說:「再怎樣,都還是應該要穿全包的鞋子,降才……」

他突然瞄了我一眼,不語。

我就是穿著跟老狐狸一樣沒有後跟、拖鞋狀的平底鞋。

唉唷,沒有後跟的鞋才好穿脫啊。

尤其半夜值班突然被call起來,跑了大半個樓層跳上病床急救病人,進出開刀房、開刀開到一半小腿癢癢還可以自己用腳趾抓癢!(喂)

最重要的是累半死回到值班床,倒頭就可以甩掉鞋子躺躺睡,這才是最最重要的。

誰還會乖乖穿鞋、脫鞋?多花那兩秒,我就少睡兩秒了耶!

當年還是傻傻菜鳥學生時,跟一般民眾看到這些大頭醫師沒兩樣,只知道從外表來評斷。

實習時,這些忙碌到爆的主治醫師會來幫我們上課,相較於內科的內容艱澀跟考試比例之重,外科系這些醫師「普遍」隨興到隨便的程度。

當時作為外科小老師之一的我,要聯絡跟通知老師們上課,而外科醫師的上課時間,永遠都會出狀況!接過各種千奇百怪的電話回應,例如:

「醫師還在開刀唷」流動護士接的電話,背景音聽得出來是吵雜刀房裡浴血的機械聲。

「醫師突然在處理緊急病人沒辦法離開」急診的人接電話回應。

「我還在跑法院沒辦法趕回去」這是我聽過最悲哀的說法了……

沒辦法,這些外科醫師常常調課、時常放我們學生鴿子,有時候匆匆趕來又草草講完匆匆的離去,當年年紀小,覺得外科的都好……隨興到一個散漫!沒想到現在我自己成了外科,也是過著同樣的生活啊。

而我們小老師要負責教具、講義、共同筆記,還要追問老師:「有沒有考題方向?」

普遍內科醫師都不會「洩題」,考題年年翻新,甚至我們這屆還遇到內科老師出全新的「填充題」!滿滿一百多題!考了個哀鴻遍野、人人痛哭流涕。

填充題耶!

好歹選擇題還可以亂選!

填充題耶!!!

那次我考了個十二分……

相較於「機車」的內科,外科醫師出題則是充滿外科風格,超隨便的。

曾經有老師直接課堂上講了五分鐘學術的,剩下四十幾分都在哈拉,他說:「外科的東西很難用講的啦,你們知道基礎就好,而且你們以後不見得走外科,應該是沒有人會要走外科吧啊哈哈……」這樣唱衰完自己,然後開始聊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