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先會」成軍短短12天宣布退出日本大選,跟台灣民眾黨一樣面臨「一人政黨」困境

「優先會」成軍短短12天宣布退出日本大選,跟台灣民眾黨一樣面臨「一人政黨」困境
「優先會」黨魁荒木千陽|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都民優先會與希望之黨成立時,都被認為是小池的「一人政黨」。也因此當小池沒有公布下一步政治動向前,現在的優先黨如何走下去,也會變得窒礙難行,最終黨跟小池步調不一致,也種下了這次無法出征國會大選的結果。

短短12天成軍又潰敗

日本國會眾議院在10月14日宣布解散,並於19日正式掛牌公告,將於31日舉辦國會大選。自從岸田文雄內閣上任於4日以後,短短10天即宣布內閣解散,並在解散後的17天再度重選,都創下了二戰後最短的紀錄。其中對於執政的自民黨來說,新型冠狀病毒下的疫情,讓民調出現挑戰,但對小黨來說,這場選戰未必輕鬆。

就在15日時,準備進軍國會的新政黨「優先會」黨魁荒木千陽宣布,在「綜合考量判斷」下,這一次的眾議院大選將不會派人應戰。隨後在面對記者採訪時,荒木也坦言「選舉公告日相對快了點,無法在背負著東京都民的期待下持續在國會大選奮戰」;這個政黨也是源自東京都「都民優先會」衍生的國會選舉新政黨。

時間倒回到約兩週前的10月3日,當時荒木千陽才信誓旦旦地要以「優先會」的姿態進軍國會,她並表示「組黨至今(從都民優先會起)超過四年半,都民的聲音都沒有辦法切實傳達給國會內,確實是好幾次都有焦躁不安地情緒」。她並補充「這樣停滯下去的話,對東京及日本的未來無法開闢新徑。在抱持這樣的危機感下決心組黨。」

然而,面對當時的雄心壯志,在短短12天後就鎩羽而歸,不禁讓人感到錯愕。

原先「切實傳達都民聲音」的理由也轉為「無法同時背負都民期待應戰」等,真可說是成也都民之聲、敗也都民之聲。不過,綜觀優先會與東京都內的「都民優先會」兩者,論其背景都可以看出過往腳步不一的老毛病。

曾經風靡一時的新黨

成立於2017年1月的都民優先會,原先是由前自民黨眾議員、現任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創立。當年小池百合子也創立「希望之塾」,收了不少門生下,在短短幾個月內就於當年7月的都議會選戰中,推出50位候選人,結果當中49人當選。加上後來被追認的無黨籍六人,總計55人的態勢於東京都議會獲得壓倒性勝利。

首次出征都議會選舉便屢獲佳績,被媒體譽為「小池旋風」下,小池百合子的躍然而生成為日本清新政治的新希望。當時希望趁勝追擊的她,同時設立了「希望之黨」,想要進軍國會大選,不過卻沒有獲得廣大日本國民支持,雖然拿下50席眾議院席次,但還是不敵自民黨284席的極度優勢而慘敗,小池則是引咎辭職轉為顧問。

雖然無法在全國取得執政優勢,都民優先會還是在東京都固守地相當不錯,在2021年7月的都議會選舉中,再度保住第二大黨的席次,顯示在東京都民中,小池百合子的執政能力還是受到不錯評價。但這次的眾議院大選中,雖然一度想要重歸國會戰場,但是如果沒有策略整合,很可能會舊事重演。

當年希望之黨的清新形象,跟台灣民眾黨有些若干相似之處,都打著中道與清新政治的旗幟外,黨魁也都是首都的市長或知事。甚至這次的眾議院選舉中,荒木千陽還打出「海選」策略來選拔候選人,都跟民眾黨的創意有類似之處,不過「優先會」最後的敗退,其實跟小池的動向也有極大關係。

AP_2118416265619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刻意保持距離的小池

自從「優先會」3日創立,到15日宣布放棄國會大選的12天內,小池百合子始終沒有作出任何表態。小池的表態與否在這次大選仍是關鍵,但根據日本媒體訪問都民優先會的幹部中,幹部們都坦誠「荒木是很希望小池百合子出來,但小池僅說沒掌握任何動態,也沒有出征國會大選的念頭。」

荒木千陽過去任職小池百合子助理已久,兩人擁有很深的革命情感,小池後來轉任顧問後,雖然沒過問黨內太多事,但是大小場合仍是會出現。這次選舉一度也有傳言小池會在後面協助,甚至不排除出馬等,但為何小池仍採取觀望態度,其實跟她本身的政治考量也有關聯。

原先小池在奧運結束後,就有不少傳言指出她有可能回歸自民黨,甚至還有媒體報導她已經跟當時幹事長二階俊博會談一事。雖然被小池斥為無稽之談,但是二階當初也對此事呈現歡迎態度。然而,小池在政治上的態度,讓不少自民黨右派人士感冒,也有竹下派資深幹部曾跟筆者表示「她個性始終有點騎牆派」。

當年都民優先會與希望之黨成立時,都被認為是小池的「一人政黨」。也因此當小池沒有公布下一步政治動向前,現在的優先黨如何走下去,也會變得窒礙難行,最終黨跟小池步調不一致,也種下了這次無法出征國會大選的結果。

閃電戰小黨資源難整合

但事實上,優先會的整裝失敗,並不是單單其一黨的問題。包括像是立憲民主黨、國民民主黨、共產黨與令和新選組等,也面臨資源整合問題。因為這次是二戰之後最短的決戰,執政的自民黨也知道目前民調對他們不利,就算岸田上任,支持度最多也只有快5成,因此打短期戰,並釋出最大利多是他們著眼的上策。

包括10月1日後的緊急事態宣言全面解禁、換新首相、疫苗第二劑接種超過6成等,未來自民黨還預計11月後全面開放不限制營業時間,如果10月31日前能選完,基本上不用擔心夜長夢多的情況。

再者,原先10月底時,G20元首高峰會要於義大利羅馬舉行,但首相岸田文雄因為國內大選為由,已經確定不會與會。由此也可估出,美、中兩國,特別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該不會赴義大利,如果日中會談無法成局,那不如固守國內,讓岸田決定放手調整日期往前,直接縮短時程打選戰。

原先小黨就不善資源整合,如果又打閃電戰,基本上只要多拖一天,時間壓力讓小黨會愈著急,人多嘴雜下,最後依照日本和氣生財原則,沒有人願意強出頭,許多小黨都會自亂陣腳。日本《每日新聞》也引述自民黨資深幹部私下冷言指「沒人、沒錢,選舉打再多政策、方針都是空談」,實際卻也冷酷。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