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資助台積電開設晶圓廠,新任經濟安全大臣:日本半導體產業復興第一步

日本政府資助台積電開設晶圓廠,新任經濟安全大臣:日本半導體產業復興第一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追上各國發展半導體的進度,新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大動作開設「經濟安全大臣」的職務,並任命小林鷹之為負責人,開啟「復興日本半導體產業」的第一步,將與台積電攜手打造本土晶圓工廠,未來有何種緊密合作,成為全球矚目焦點。

上週台積電(TSMC)於法說會上公布,確定受日本政府協助,將於當地投資設廠。才甫上任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大動作任命小林鷹之擔任全新職位「經濟安全大臣」,迎接往後的半導體產業發展,外界直指是「日本復興本土半導體」的重要一步。

台積電成為日本復興半導體產業的第一步

小林鷹之告訴英國的《金融時報》,日本過去沒有加以保護半導體製造技術,導致在全球的戰略中落後於它國,他還說:「現在日本的問題是該怎麼打造優於別國的技術,進一步讓國際社會不能沒有日本」。

這位新任的經濟安全大臣年僅46歲,曾赴美攻讀哈佛甘迺迪學院,是日本政壇的新星,此次被賦予相當大的權力,能以經濟安全為由,介入其國內大小事務,上至晶片製造、下達原料稀土無所不包。談到台積電赴日設廠,小林強調「這只是第一步。如果我們就停在這裡,日本半導體產業不會有復興的希望」。

其實,一年前日本產業界根本沒有關於半導體的話題,但在美國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後,為抗衡中國,簽署了加強在美半導體供應鏈的相關法案(CHIPS法案),讓全世界都發生改變。

過去由政府過度插手、介入的產業的情況,普遍受到信奉自由市場為圭臬的國家反對,但隨著老大哥美國大舉改寫規則後,各國紛紛補助巨額資金打造半導體工廠,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日本。

到底在日本重新開始建設一座晶圓工廠要多少錢?前任日本首相在一次產業座談會上詢問,出席者回答:「如果要建工廠,需要1.5兆日元(新台幣3600億元)」。「需要這麼多啊…」菅義偉聽到數字後喃喃自語

《關鍵評論網》訪談竹科內半導體業內人士表示,日本花數千億蓋的並「不是先進製程」,是蓋一座落後全世界十多年的20奈米製程工廠(目前台積電即將量產3奈米)。

業內人士受訪強調,這些花費都還不包括,技術人員、專利還有相關環保設備等支出,如果日本要邁進更先進的製程,資金要再翻倍、再翻倍。他說英特爾單建造一座微晶片工廠,成本已經上調到1000億美元(新台幣2.8兆元)。

這是日本不得不做的投資,為響應美國半導體聯盟的號召,所踏出的第一步。日本電子情報技術産業協會(JEITA)5月,向經濟産業省提出請求支援的建議,報告中反覆強調:「如果不做,這樣下去再過10年左右,半導體産業將從日本消失」。

未料,當時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卻對該份「半導體報告」潑了一大桶冷水,他擔憂地說:「1980至1990年代,日本與美國在半導體領域産生摩擦,希望不要重蹈覆轍」。

1990年代受到美國排擠,半導體製造落後10年

加藤表示,他在擔任原大藏省官僚期間,目睹了日、美半導體的爭霸。那時因為美國政治的力量,導致日本半導體産業衰弱。他指出,目前各國政府的鉅額金費支援半導體産業,日本又再度迎來政治主導命運的局面。

「日本產業界對半導體應該還有恐懼,因為當時《日美半導體保障協定》導致日本喪失半導體主導地位的歷史,仍記憶猶新。」業內人士強調,目前普遍都認為1980年代,當時因為美國不滿日本半導體DRAM市佔率太高,以該協議向日本約定,如市佔率、價格等條件作為貿易前提,排擠日本發展。

日前《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東京電子前社長、日本産業技術綜合研究所最高會議主席東哲郎表示,韓國、美國以及中國等投入的資金,遠遠高於日本,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他說,日本應該尋找優勢,並且制定合理的戰略,例如應該先召集所需人才進行訓練,然後仔細思考半導體的建廠策略,再穩步進攻10奈米製程,否則將會「重演過去的歷史」。

《日經中文》報導指出,當時協議簽訂後,美國企業趁著個人電腦、傳統手機和智慧手機的成長趨勢,成功地拉抬了韓國、台灣的相關供應鏈,排擠了日本。報導稱,日本企業當時也未能即時投入資源,開闢先進的半導體產業,錯失先機。

好景不常,適逢日本1990年代末處於經濟蕭條期間,當時的日本半導體巨頭日本電氣(NEC)主管無奈的說:「半導體部門有時被稱為公司的賊(大幅虧損)」。此後日本企業越來越無法負荷半導體先進製程的巨額投資,經營決策變得相當遲緩。

2000年代前期各大企業開始分割半導體業務,半導體產業開始進入「專業分工」時期,而台積電成功掌握了「晶圓代工製造」的商業模式。反觀日本卻各大企業磨合不佳,未能拿出確切的量產時程而作罷

再加上,日本政府對其産業並無積極的輔導,又錯過了一次發展契機。美國半導體産業協會(SIA)於2021年的報告分析指出:「如果計算在日本、美國營運10年半導體記憶體工廠所需的成本,相較韓國、新加坡和中國高出20至40%,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政府補助、輔導』的差距」。

《日本經濟日報》報導強調,新一代半導體工廠的開設、研發合作等課題仍很多。如今,日本又走到了發展半導體的十字路口上,全世界的投資人也都在關注,日本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又將與晶圓製造頭龍台積電產生何種緊密的關係。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