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茶聖」千利休:將融入美學的自然觀,濃縮在一疊半的茶室與樂茶碗中

「日本第一茶聖」千利休:將融入美學的自然觀,濃縮在一疊半的茶室與樂茶碗中
Photo Credit: 古渓宗陳賛@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茶道流傳至今,其集大成者是安土桃山時代的茶人千利休,也被稱為天下第一茶聖。利休試圖將融入美學的自然觀,以茶室和樂茶碗這種具象化的形式表現出來,堪稱超越時代的日本美學革命家。

文:田中仙堂

飲茶的習慣通過陸路和海路自中國傳到世界各處。傳入地均有各地獨特的茶器和茶點,還催生出了獨特的飲茶文化一直流傳至今。

但是,為了喝口茶還專門弄出一個獨立的建築物來,對喝茶執著到這一步的,大概也只有日本人了吧。而將「茶室」這一飲茶專用空間設計出了最小版的人,就是千利休。

日本人對茶的講究讓傳教士目瞪口呆

據傳,將綠茶研磨成粉後放入茶碗中攪拌的飲茶方式,是隨著與中國宋朝(960-1276)之間的貿易,於12世紀末傳到日本的。當時日本社會正在經歷從貴族統治轉向武士統治的時代變革。新穎的飲茶方式以武士為中心贏得了青睞。

據傳,1522年利休出生於堺的一個有名的商賈之家,為了成為合格的繼承人,具備該有的教養和高雅格調,17歲的千利休開始學習茶道。時值第二個武家政權室町幕府(1336-1573)末期,幕府喪失了對全日本的統治力,日本進入戰國武將群雄割據的亂世。

堺作為與中國明朝(1368-1644)的貿易據點城市而繁榮起來,從16世紀後半葉起,又發展成為與西班牙和葡萄牙開展貿易的國際貿易城市。

在堺地,商人之間的交流自不待言,作為武士與商人以對等的方式進行談判的場所,以品嘗抹茶為目的的聚會,即茶會非常興盛。抹茶是將茶樹的新芽掐尖,先蒸後乾燥做成茶葉,最後搗成粉末而成。因為需要加入熱水再攪拌飲下,於是便形成了一種對器物非常講究的文化。就像傳到歐洲的飲茶習慣催生出對中國產茶器的喜愛一樣,在日本,中國產的器具也深受愛戴。

如同歐洲人努力模仿中國瓷器一般,日本人還將眼光轉向了朝鮮半島燒製的陶瓷器,將之當做茶碗使用。而且在中國不受關注的陶器也在使用之列。除了茶碗,日本人對保存茶粉的容器也很重視,大型的叫「茶壺」,小型的叫「茶入」。

其中,有些器具雖然上了釉,擁有獨特的光澤,但形狀看起來完全就是給小鳥喝水的小玩意,沒想到就連這種東西在日本也被視為珍寶進行交易——來到日本的傳教士目瞪口呆地記錄下了日本當時的風氣。

過去也被拿來與威尼斯相提並論的自治城市堺,作為可匹敵京都的文化發源地在史上自有其獨特地位。

由於對外貿易而暴富的豪商或多或少都是茶人,今井宗久(1520-1593)和津田宗及(?-1591)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雖然生意規模不及這兩位,但23歲的利休以「亭主」身份舉辦了茶會並獲得認可,其後作為在茶會舉辦上獨具審美慧眼的茶人獲得了周圍的好評。

一介商人利休之所以備受關注,與織田信長(1534-1582)的繼承者、確立了中央政權的豐臣秀吉(1537-1598)有著極大關係。信長和秀吉都喜歡將前代掌權者和政敵的茶具據為己有,並通過茶會來宣誓主權,宣揚權力的更替。

1575年,在眾多茶人中,織田信長選中了利休在他舉辦的茶會上擔任茶頭,代替自己點茶。利休當時53歲。信長死後第二年,1583年,利休在豐臣秀吉舉辦的茶會上也被欽點為代替秀吉點茶的茶頭。由於秀吉公開表示自己對茶器的喜愛,很多人為了討取這位繼任者的歡心,爭相獻上茶器。

在這種狀況下,利休開始建議戰國大名也向秀吉獻上茶器。然後這種情況不斷升級,最終發展成利休幫助秀吉招攬戰國武將到他麾下。甚至有觀點認為,在秀吉1586年就任太政大臣,確立豐臣政權後,利休與豐臣秀吉之弟秀長一起成為了豐臣政權的中流砥柱。

Toyotomi_hideyoshi
豐臣秀吉|Photo Credit: 狩野光信 @Wiki Public Domain

對利休鎮魂的傳承

秀吉的血親在政權中擔任要職期間,這種側近政治(由掌權者的左右把持朝政——譯註)是被允許的。然而隨著統一大業的推進,官僚機構逐漸完善後,這種做法就不合時宜了。秀長病逝後不久,1591年,69歲的利休接到了放逐令。放逐利休以及後續的處刑,可以說是源於秀吉政權的內部鬥爭,但為利休的茶會著迷的人們卻很難接受世俗意義上的利休的死亡。

無論如何,在人世間尚有種種牽掛,心願未了便離開人世的利休活在了無數人的心中。按照日本人傳統的生死觀念,心願未了便死於非命的鬼魂,如果不嚴肅地進行鎮魂的話,會給現世帶來禍端。菅原道真(845-903)、平將門(?-940)這類以悲劇落幕的人物,都有專門祭祀他們的神社,其原因也在於此。

之所以沒有建一座祭祀利休的神社,是因為當時人們打算用繼承利休茶道的形式來給他鎮魂。利休忌日的供養儀式,不僅千家的後人會做,許多茶人也會操辦,舉行相關的茶會。並且在利休400年忌的1991年,京都國立博物館還舉辦了「千利休展」。利休尚未完成自己的茶道便死於非命,人們對茶道的關注也可以說催生出了一種體系,讓人去思考利休之死的含義吧。

1595年秀吉對受利休牽連而不能住在京都的利休的兩個子女進行了赦免,同時以賞賜利休之孫宗旦的由頭,將利休曾經收藏的茶具歸還回去。這位宗旦的3個兒子又各被有權有勢的大名家看中庇護,利休子孫的家系自此穩定下來,作為表千家、裏千家、武者小路千家這「三千家」,一直將茶道傳承至今。

就像卡爾・馬克思的《資本論》是由後人最終完成的那樣,未完成的利休茶道,也託付給了三千家為首的後世茶人來負責完成。馬克思主義者將自己補完的理想的馬克思主義稱為「馬克思的真意」。利休從室町時代中期的茶人村田珠光(1423-1502)、師傅武野紹鷗(1502-1555)那裡繼承了茶道,又將禪學的宗教哲學要素融入其中,讓茶道超越了技術範疇,具備了精神性。


猜你喜歡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圖解】Dyson全球灰塵研究:台灣人愛用吸塵器、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公開最佳除塵利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國內疫情再度升溫,民眾再度回到居家隔離的生活。談到落實防疫,確實的整潔打掃絕對是必要;然而,如何才能有效率的掃除空間中的灰塵?且層出不窮的灰塵究竟從何而來?為了進一步探索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並且找出最有效的除塵掃具,知名科技品牌Dyson在全球灰塵研究中首次納入台灣市場調查,並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透過實驗找出除塵效果最好家用秘器。

Dyson最新灰塵研究報告:64%台灣愛用吸塵器高於全球平均

為了暸解全球消費者對於灰塵的認知,並從中洞察出消費者打掃習慣、提供居家清潔最佳解方,今年2月Dyson於全球33個國家展開「灰塵研究」,收集超過三萬份有效問卷,統計出全球民眾對灰塵的認知程度。本研究更首次納入台灣,針對台灣民眾對灰塵的認知、打掃行為以及打掃工具等展開調查。

01_完稿

本次灰塵研究,主要可分成三大部分調查結果:

  1. 灰塵認知:調查發現逾七成民眾知道居家灰塵量與健康有強烈關係,但多數不清楚灰塵的組成。有三成的台灣民眾認為灰塵的主要成分是沙子與土壤,但事實上,灰塵是由多種潛在過敏原的混合物,其中最主要來自塵蟎的分泌物、排泄物、蟲卵或屍體等。此外,近七成台灣民眾認知塵蟎會引起過敏及其他疾病,然而,民眾並不清楚「塵蟎排泄物」才是引起過敏的主因而非「塵蟎」本身。在調查結果中,民眾不止對「塵蟎排泄物」才是灰塵的主要成分感到驚訝,且僅有三成民眾知道「塵蟎排泄物」會引發過敏(32%)或氣喘(33%)。
  2. 打掃工具:依據台灣灰塵研究數據,以抹布(濕/乾)為打掃工具者最多(77%及66%);接續為掃把(65%)與吸塵器(64%)。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市場有64%的家庭使用吸塵器作為主要打掃工具,高過全球的統計數據(59%)。
  3. 打掃習慣/行為:有過半數(56%)台灣民眾的日常打掃頻率為每週至少打掃1次。疫情影響下,32%的台灣民眾增加打掃頻率,顯示人們意識到疫情間保持健康環境的重要性,也有助於提升居家的舒適度。

最新實驗證明,吸塵器的除塵效果大於濕抹布、乾抹布、掃把

為瞭解不同打掃工具的除塵效果,Dyson進一步委託毒理醫學專家招名威教授執行實驗,針對居家常見的打掃方式,如使用濕抹布、乾抹布、掃把、吸塵器等工具,觀察不同打掃方式能有效清除的灰塵與細菌數量。

02_完稿

詳細說明實驗方式如下:

  • 取樣環境:某戶親子家庭的客廳/臥室
  • 實驗流程:分別採用
    • 只用濕抹布擦拭
    • 乾抹布 + 濕抹布各擦拭1次
    • 掃把 + 濕抹布掃1次再擦拭1次
    • 吸塵器 +濕抹布吸1次再擦拭1次
    • 只用吸塵器清潔

針對不同打掃工具蒐集打掃前與打掃後的地板細菌,並運用「ATP冷光即時細菌檢測儀」進行細菌量分析,進行Before/After比較,找出清潔效果最好的清潔方式。實驗結果如下表:

截圖_2022-05-26_下午6_13_44

招名威教授也補充:「實驗結果發現,臥室相對而言較為密閉且少開窗,濕度較高,因此含有 740 CFU/mL的細菌量,比客廳的411 CFU/mL高出一倍。」進一步觀察清潔效果,則可發現:

「效果最好的是吸塵器,能去除75~90%的細菌量;若只單純使用濕抹布,只能消除35~40%的細菌。」

另外,招名威教授也強調:「實驗結果發現,使用吸塵器、又再用濕抹布擦拭後,清潔效果竟然只剩下57~73%;若選擇使用濕抹布進行打掃,可在清掃前先確定抹布和水是乾淨無菌的,才能避免又把髒污帶回到地板上。」由此可見,在無嚴重的污漬情況下,單只針對灰塵,使用吸塵器打掃環境就能提供最潔淨的清潔效果,無需讓手碰觸灰塵,也不用擔心揚塵與灰塵透過濕抹布擴散到其他區域,完成居家整潔,事半功倍。

毒理醫學專家推薦:Dyson V12、V15無線吸塵器

招名威教授說明,台灣氣候容易孳生「塵蟎」、積累「塵蟎排泄物」,加上疫情影響,居家時間變長,應選擇強力打掃工具,並提升打掃頻率,才能有效改善環境品質。例如「Dyson V12 Detect Slim™輕量智慧無線吸塵器」及「V15 Detect™智慧無線吸塵器」皆具備智慧雷射軟質碳纖維滾筒吸頭,綠色雷射光能清楚照射吸頭前方區域,讓灰塵陰影與地板形成明顯對比,讓平時看不見的微塵也能瞬間現形。

此外,Dyson V12及V15吸塵器還搭載「壓電式聲學感應技術」,每秒可測量高達15,000次通過入氣口的塵粒數量,並將顆粒震動轉換為接收訊號,測量吸入灰塵的體積與數量,在自動模式下,能根據偵測到的灰塵數量與濃度自動調整吸力,維持長效續航力。

不只能偵測灰塵濃度,還可透過「視覺化分類統計功能」,計算並偵測吸入灰塵的數量及大小,並將統計數據直接顯示於LCD螢幕之中,幫助消費者理解居家灰塵處成,包括:過敏原和花粉、微細灰塵、塵蟎和細砂、跳蚤及糖粉等,進而決定最適合的清潔頻率與需要加強清掃的重點區域,讓清潔的過程更加科學化與系統化。

更棒的是,讓消費者感到頭痛的頭髮纏繞問題,Dyson也提供有效解法。Dyson V12及V15吸塵器採用無纏結科技,可輕鬆將毛髮甩入集塵筒內,避免纏繞的情況發生,減輕打掃負擔。

招名威教授也建議,不只要追求有效除塵,最好還能選購預防「二次汙染」的掃具用品,讓灰塵無所遁形、還原居家健康舒適環境。

Dyson吸塵器皆配有全機密封與多重過濾系統,「Dyson V15 Detect™ Absolute Extra無線吸塵器」,不只配備上述功能,更進階加強「全機密封HEPA過濾系統及HEPA濾網」,可捕捉99.97%小至PM0.1的超細懸浮微粒、花粉和過敏原,將吸入機器與集塵桶內的汙染物牢牢鎖住並過濾,最終只排出潔淨的空氣,避免含汙染物的廢氣在清潔過程中造成室內空氣的二次汙染。

03_完稿

讓灰塵無所遁形的打掃利器!專家推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