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力挺顏寬恆、蕭景田,目的就是重建國民黨與地方派系的「恩庇扈從體制」

朱立倫力挺顏寬恆、蕭景田,目的就是重建國民黨與地方派系的「恩庇扈從體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朱立倫過去及其家族是俯首稱臣的地方派系,現在則是發號司令或主宰他人資源的「王者」,千辛萬苦拿下這個主席位子後力挺顏寬恒與蕭景田,因為他一心只想復辟國民黨的舊秩序。

顏寬恒近日的發文引起輿論廣泛討論,同一時間朱立倫宣布蕭景田擔任彰化黨部主委,許多人好奇的是,為何外界對這兩件事批判揚揚沸沸,國民黨的主事者與支持者,卻感覺理所當然甚至理直氣壯?

檢視蕭景田的從政經歷真的精彩萬分,他曾擔任社頭鄉兩屆鄉長,三任彰化議員與副議長,一屆立委,以及省農會理事長,當然也是國民黨不動如山的中央委員,這樣的政經關係與社會關係網絡,應該就是朱立倫找他擔任地方主委的原因。

新任彰化黨部主委蕭景田,曾有哪些爭議?

蕭景田個人事業異常龐大,所以累積財富十分驚人。根據2011年8月11日監察院公布的財產申報資料,蕭景田在過去一年股票進出頻繁,申報資料達180頁,共計4300筆,加上近70筆土地建物資料,監院當期廉政專刊共339頁,蕭景田一人佔了192頁

蕭景田存款1億7650萬餘元,有價證券4億3319萬餘元;其中股票買賣部分,蕭景田上期申報18頁,這期厚達180頁。若不計土地建物,僅加總存款、有價證券、債權、事業投資,扣除債務,蕭景田2009年底總資產為17億9843萬元,2010底則增至18億7455萬餘元,增加7612萬餘元。

韓國瑜彰化員林造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照片左二為2020年參選彰化縣立委的蕭景田

寫到這個地方我有點不解,先前有位國民黨幕僚質疑陳柏惟的增值房產與超過400萬銀行存款,卻對這位新任黨部主委累積財富的過程與能力隻字不提,當初義憤填膺但是當下鴉雀無聲,面對罷免對象振振有辭,遇到自己黨內大老自動封口,著實讓旁人看穿了藍營的雙標辨識度。更遑論,朱立倫與國民黨上下指責陳柏惟是「三毒立委」,對於他個人道德與言行舉止採取鋪天蓋地的攻擊與造謠。

諷刺的是,君不見藍營有任何清流與衛道人士針對主委任命提出任何意見,蕭景田過去還因殺警奪槍案判刑定讞!

直白說,蕭景田與顏家擁有同樣的政經背景,亦即家族政治、掌握地方農會資源、擁有豐沛的社會關係,這就是典型的扈從體制下的地方派系。

朱立倫的布局,是為了重建國民黨的扈從體制

深入觀察,國民黨其政黨文化與組織慣性都是「扈從體制」的混合,亦即透過其政治權威與壟斷式的政治權力,再加上龐大黨產所進行的資源分配模式,利用「特許行業」橫向整合民間的工商團體與社會組織,同時垂直控制了地方派系,並賦予其掌控地方農會、漁會、水利會的特權;簡言之,在垂直與橫向的交織控制中,構成了國民黨統治的正當性。

這種政經互賴體系的前提,在於黨中央擁有「輿論話語權」、「政治提名權」與「司法審判權」的權力條件;言下之意,地方派系在政治立場若有二心,高層隨即發動輿論抹黑、取消提名或一清掃黑的方式進行清洗逼其就範;換言之,地方派系必須對黨國效忠稱臣,藉此換取某種相對自主性下的采邑,只要不忤逆中央意志即可擁有地方性的資源分配權;反之黨與國家機器隨時可以透過政治手段與法律程序進行整肅。

顏寬恒找朱立倫合拍影片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顏寬恒從小在這個體制下成長,其家族也成為這個結構的既得利益者甚至資源分配者,從他口中所說的「我們土地」,講的就是這種封建主義般的諸侯經濟與尋租現象;在他潛意識中,他們家族就是這個選區的「父執」或「大家長」,去年因為過於輕敵所以敗給外來的無名小卒,罷免他或趕走他只是拿回昔日的地盤,若有人要支持這個外來者就叫「如入無人之地」。

有趣的是,朱立倫自己也熟知這個制度的遊戲規則,差別在於他千辛萬苦拿下這個主席位子,其目的就是重建國民黨過去那套恩庇扈從體系,他過去及其家族是俯首稱臣的地方派系,現在則是發號司令或主宰他人資源的「王者」,這就足以說明新任黨主席何以這麼力挺顏寬恒與蕭景田,因為他一心只想復辟國民黨的舊秩序,什麼民主或黨內改革只是虛幻一招的話術罷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