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豹潭意外釀6死,侯友宜封閉「梳子壩」惹議,張景森:別走回「先禁國家」老路

虎豹潭意外釀6死,侯友宜封閉「梳子壩」惹議,張景森:別走回「先禁國家」老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有人認為,梳子壩的確是自然公物內之設施,如果業管單位沒有仔細處理(例如設置告示牌提醒民眾等等),日後再生意外還是有機會由被害者家屬提告請求國家賠償。

*首圖為搜救人員在虎豹潭以人鍊方式,加強邊坡草叢、泥濘區地毯式搜索。

本月16日有31名大人、小孩參加位於新北市雙溪虎豹潭的「大自然體驗營」,因天候狀況不佳、溪水暴漲,多人被洪水沖走造成6死。意外發生後引發社會討論,因為當時這些人就是走在「梳子壩」上,新北市長侯友宜也宣布先封閉;事實上梳子壩多年來已被當地居民當成過溪的設施,曾推動「山林開放」政策的政委張景森在臉書上強調「梳子壩是無辜的」,重點還是該體驗營的領隊當天對情勢的誤判。

而登山圈的知名人物包括詹喬瑜、雪羊都認為,不該一昧用封閉封鎖的方式來面對戶外活動的風險,而是應該教育民眾,找出如何讓大眾更能取得安全資訊與學習的方式。

侯友宜宣布先封鎖:水利署應把安全做好

《TVBS》報導,由於梳子壩附近,並無相關告示,也沒有標語「禁止跨越」,18日下午新北市長侯友宜視察了解搜救狀況時回應,「梳子壩是水利署水資源管轄特定區域,主管機關應該要把安全做好,若他們不做,市府就自己做」。

侯友宜也提到,在事發第一天,他到梳子壩查看時就發現,現場是屬於防砂壩,左右兩側和周邊引道,都相當危險。因此當時就馬上下令主管機關,將現場暫時封鎖,因為人命關天,同時也已經和主管單位聯繫,要全面檢討相關安全問題。

《公視》報導,學者指出,梳子壩橫跨溪中形狀如梳子,目的是為了攔阻砂石,避免土石流成災,主要不是提供民眾行走使用。因為虎豹潭當地居民,深諳水性,梳子壩平日做對外通道用,一旦若有下雨,就會避免通行,因此建議相關單位做好告知動作。

經濟部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長劉秀鳳説,「安全告示的部分,我們會跟新北市政府再做協商,看怎麼加強,區公所他們在停車場那邊,其實已經有一個告示了 ,就是危害告知的部分。」

登山界、在地社團有意見,張景森:別走回「先禁國家」老路

梳子壩所在地的雙溪社團對此事提出討論,表示虎豹潭的梳子壩,都不知道已經給人走多久了,沒梳子壩前以前,住民是涉溪而過,有較安全的梳子壩當然自然成為住民往來的便道。雖然表面上現在山裡沒住戶(其實還有一戶,且會常回去整地),可是還有住戶老宅跟土地在裡面,

如果只為了「外地人」的「安全性」就不能走,對於需要往來兩邊的在地人相當不公平,枯水期時那梳子壩下面幾乎沒水,也不高,難道也不能通行嗎?

梳子壩沒有錯,借道而過的旅人也沒有錯,這次的悲劇是領隊的問題,並不是那梳子壩有多危險,不應該「因噎廢食」。如果只為了少部份愛挑戰大自然威力的人的失誤,那在地人的意見又誰會在意?

政務委員張景森19日在臉書上發文喊話侯友宜不該「放錯重點」,虎豹潭發生意外令人遺憾,要為一件意外抓到兇手並不容易,要降低風險減少傷亡有賴大家多方努力。但最無厘頭的方式就是下令封閉過河的「梳子壩」,梳子壩沒有罪,別再怪梳子壩。

張景森表示,「梳子壩」確實不是建來做步道,但那是一種踏石式的河床加固工,可以在上面行走。用它來過河,不是特別安全,但是遠比其它涉水方式更安全。選梳子壩渡河沒什麼錯,如果認為這樣還不安全,也可以在上面加掛繩索或者其他什麼改善。

他認為,當時沒有人能正確觀察判斷溪水可能暴漲的風險,帶小朋友強行過河,才是出事的主因;小孩來學習體驗卻無辜喪命,是因帶隊者缺乏專業知識和正確判斷力,卻還敢收錢教人「體驗自然」。最近戸外運動人數增加很多,意外事件相對也增加很多。希望大家從這些意外中學習,千萬不要只為了省事,碰到出事就封閉山林河海,一步步又走回「先禁國家」的老路。

靠北登山社團也對此發起討論,有些人認為,封閉雖然不治本,但至少先「治標」等改善後再讓人通行,否則會有更多人以「體驗」之名,冒風險過溪;但也有山友認為,要防止意外的發生要從教育做起,不是封閉禁止,歐美國家有很多小溪小河,很多人在玩水卻一個救生員都沒有,因為人民的觀念正確,「我自己要來玩,我自己要知道危險,我自己要對自己負責這才是最根本。」

曾經登上聖母峰的知名台灣登山家詹喬瑜(綽號三條魚)昨深夜在臉書上發文,質疑政府該做的是教育還是封閉?然後找個機關擔責任,責任又是什麼?梳子壩建設目的雖然不是給人過溪,但的確是個相對安全的過溪點。這次的問題明明是對溪水暴漲的判斷,梳子壩是無辜的。

詹喬瑜也強調,今天即使建橋了,溪水漲一樣會沖走,山區那麼多連橋都被沖斷;大家一直在說開放山林的配套、水域安全、戶外安全,這些都脫離不了教育,而人民行為也得從自我承擔與負責開始。他們已經付出性命了,這時候最有意義的是找出這部分知識與訊息的漏洞,找出如何讓大眾更能取得安全資訊與學習的方式。

不過下方也有人留言表示,教育沒有不對,但《國家賠償法》卻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機關。今天梳子壩所在的水資源特定區域無論歸屬何機關管轄,依照《國家賠償法》第3條第4項規定,梳子壩的確是自然公物內之設施,如果業管單位沒有仔細處理(例如設置告示牌提醒民眾等等),日後再生意外還是有機會由被害者家屬提告請求國家賠償。這或許才是暫先封閉原因。

另一位知名的登山界KOL雪羊日前也在臉書上進行「溪流觀察教學」並表示,登山遇到溪水暴漲,退到高處紮營,等水退再下山就好。沒痛沒病還要叫救難隊度過洶湧黑水來「讓自己趕快下山」的是浪費社會資源,還置搜救人員於非必要的危險之中,社會應該支持當局立法嚴逞濫用者。

雪羊也指出,在台灣的野地裡,只要遇到溪流就要打開自己的警戒雷達,把握「無繩渡河水深不要過膝」、「時刻留意溪水狀態」、「下雨就遠離溪流」、「觀察集水區方向天氣」、「出發前審慎研究氣象預報」的原則。他也呼籲政府能徹底檢討這種鬆散的戶外商業管理、加強戶外安全教育,讓憾事不再發生;而非只知封禁台灣的溪流,讓人民離水越來越遠,最後成為住在千溪之島上的旱鴨子。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