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費力的身心充電法》:主流物理學家開始重新思考「乙太」,也暗示這不會是我們了解宇宙的終點

《不費力的身心充電法》:主流物理學家開始重新思考「乙太」,也暗示這不會是我們了解宇宙的終點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根據從事聲音療法二十餘年的臨床經驗,以及多年在科學領域的研究,告訴讀者:人體就是一顆可以重複充電的電池,電力不足時,身體就會缺乏活力、感到不適,甚至產生疾病;電力充沛時,身體就能在天生的療癒智慧帶領下自我修復,重新回到健康的「原廠設定」。

文:艾琳・戴・麥庫西克(Eileen Day McKusick)

乙太:隱藏的次元

所有可感知的物質都來自一種基本物質,或者說是超越想像、充滿所有空間的稀薄物質,被稱為阿卡莎(Akasha)或是光乙太(luminiferous ether),在所有事物與現象的無盡循環中因賦予生命的普拉那(Prana)或創造勢能發揮的作用而存在。這種主要物質以驚人的速度被丟入極細微的旋轉後,便成為粗物質(gross matter);一旦勢能消退、運作停止、物質消失,就會回復成基本物質。

——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

想像一下你生活在一個充滿光的宇宙。光與你體內的生物光連結,直達骨頭,然後從你的生物場散發出來。感覺你的生物系統由太陽與星星的光賦予力量,接著開始將你的意識從內在的光拓展至外在的光。想像每一種生物,從動物與植物到土壤與細菌,再到風與雨,都充滿活力地與電荷的運作共同起舞。你就像水中的魚,隨時都在看不見的光之海裡游泳。

你呼吸的空氣與周遭空間並非空無一物;這是一個由看不見的能量網所連結的媒介,充滿了帶電粒子與磁場。你看見、聽見、感覺、品嘗、聞到的一切事物,都是這個光之海的一部分,它連結與滲透到所有事物中。你內在的光明若與宇宙的「那道光」連結,你便與大自然的一切校準。你就是宇宙光體的一個光細胞,也就是宇宙交響曲的一個音符。

幾千年來,各個靈性傳統都提到過充滿整個宇宙的神之光。但不久前也有一個時期,物理學家將宇宙理解成一個廣闊無垠的光網。這個彼此連結、遍及一切的光之媒介也引發了萬物,像是特斯拉與愛因斯坦等科學家,都習慣用一個詞來說明:「乙太」。電學先驅特斯拉曾將「光乙太」形容為透明的光海,所有的波都可穿行其中,也是潛能無限的場域(當代術語稱之為「統一場」〔unified field〕或是「零點場」〔zero-point field〕),所有的生命都在其中展現。

在人類的宇宙學中,乙太有著很長且具故事性的歷史,它在幾乎所有靈性傳統與古代文化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多年來物理學家對它都曾做過激烈的爭論,愛因斯坦本人也對它時而否定、時而支持。乙太被科學除名的故事,以及返回科學界的一線曙光,為我們提供了一把隱藏的鑰匙,得以去了解我們帶電的身體,以及帶電的宇宙,我們的家。

當代對於乙太的科學觀點,二○一九年十月《新科學人》(New Scientist)雜誌一篇標題為〈被愛因斯坦扼殺的乙太,現在回來拯救相對論〉的文章,有著精采的描繪:「就那些無效的概念而言,發光的乙太無疑是其中最無效的。一個世紀以前,它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對抗,然後輸了,現代物理學很少得到如此全面的勝利。如今,相對論提供給我們一個對宇宙大尺度結構(large-scale structure)的最佳想像,這是人類成就與科學發展的一個典範。但乙太如果在這其中有被提及的話,將是這份榮耀的一個尷尬註腳。」

然而,就如同我們將看到的,乙太並未如此輕易地離開,而現在,我們可能正在目睹它的復活。

我提供以下資訊,是為了讓你對自己的帶電身體有更深的了解。但在我們進入重點,也就是如何運用本書第二部分的資訊之前,我們需要奠定一個基礎架構,以了解我們即將處理的這種媒介。因此,值得再花點時間更進一步了解乙太與其運作方式,好讓我們對自己的乙太組成有更深的認識。

乙太簡史

何謂乙太?從不同信念系統的眼光來看,乙太有許多不同的定義,對乙太的強烈意見也不少。基於本書的目的,我們會將乙太假設為物質的第五態,但更確切來說,乙太是物質的基本型態,可以產生所有其他的物質態。你可能比較常聽到「統一場」(或只是「場域」),乙太就是它的另一種說法。乙太會依照不同密度及排列方式組成我們所見的事物,以及事物之間的空間。最簡單的定義,是把乙太形容為「透明的光海」,電磁波在其中生成、穿梭,再溶解回去。

乙太是所有能量的源頭,「文字」(振動)經由這個媒介便產生光。乙太是介電質(dielectric),代表它具有把自己兩極化的能力,可以產生我們所謂的正電與負電,而藉由扭力(torsion),也就是那些勢能的螺旋舞動,它可以自行旋轉成等離子態,而等離子可以自行旋轉成氣態,接著是液態與固態。物質由乙太這種最細微的形式引發,然後旋轉成可見光,再旋轉成我們周遭所見的實體物質的密度。這指出了萬物基本上都是乙太的概念,透過不同的振動排列,交織成越來越大的密度。

用宗教術語來說,乙太就是天堂的另一種說法,也就是天界。在許多文化中,乙太被描述為靈魂或神的同義詞。在許多古代與中世紀文明中,乙太被視為太空的組成要素之一。就物理學的定義,乙太是一種「無所不在、無限彈性、無質量的媒介,過去我們假設它為傳遞電磁波的媒介」。(請注意乙太過去在科學裡的定義,我們接下來就會探討。)早期的電力探索家如特斯拉、詹姆斯.馬克士威(James Clerk Maxwell)與喬瑟夫.湯姆森(J. J. Thomson),都將乙太視為為傳遞光的媒介。

在古老的吠陀經文裡,乙太或太空(阿卡莎)據說可以引發所有振動,然後創造了聲音的現象。吠陀的宇宙學將聲音與乙太視為密不可分,並暗示乙太是傳送聲波與光波的媒介。吠陀傳統也相信乙太是構成心智的物質。根據加州阿育吠陀學院(California College of Ayurveda)的資料:「乙太代表一種基礎,思想與情緒可以像海面的波浪一樣騎乘其上。」

乙太與阿卡莎都被認為握有一切所是、曾是以及將是的振動資訊,也包含我們所有的經歷、思想、記憶與情緒。這就是阿卡莎紀錄(Akashic records),也就是會振動的「生命之書」,其中保存著過去、現在、未來的個體與集體歷史資料。

電學的先驅特斯拉已為我們周遭的世界提供很多資料,在本章開頭的引言中,他優雅地形容乙太為「基本物質︙︙充滿所有空間」。在一八○○年代晚期,特斯拉提及一個充電的宇宙,一個充滿能量的系統,由一個引發所有物質的通用場域所支撐。在特斯拉心中,電是宇宙所有現象的成因。特斯拉的思想深受他與印度瑜伽士斯瓦米.維韋卡南達(Swami Vivekananda)的友誼與知識夥伴關係所影響,維韋卡南達一直在西方傳播瑜伽哲學與吠檀多(Vedanta)哲學。特斯拉將他的西方科學架構與吠陀形而上學的語言融合在一起,使他的電宇宙學結合了東西方世界、科學與靈性。

直到二十世紀初,乙太成為理解現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物理學家把乙太視為光波傳遞的媒介,就跟海浪在水中傳遞一樣。接著在一九○○年代早期,乙太理論據說被拆穿了,被當時「太空是真空」的假說所取代,此假說據稱也受到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支持。我們不需要深入研究非常複雜的科學觀念,簡而言之就是相對論創造了一個理解時空的架構,而這個架構不需要乙太的存在。

一八八七年的邁克生-莫雷實驗(Michelson-Morley experiment)則讓問題變得更複雜,該實驗試圖確認「乙太拖曳」假說是否對光速有任何影響,結果卻宣稱沒有發現乙太的存在。儘管存在著許多缺陷,該實驗卻經常與相對論一起被引用,成為乙太不存在的確切證據。

一九○五年愛因斯坦著名的「狹義相對論」(special relativity)論文,另外給了乙太致命的一擊,因為在這個理論中,愛因斯坦認為乙太是「多餘的」而把它摒除了。然而,乙太的問題纏著他很多年。隨著思維的進展,愛因斯坦越發相信空間中必然存在著某種電磁媒介。到了一九二○年,他好像完全改變了論調。他在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的主題演講中提到:「無論如何,更謹慎的反省讓我們知道,狹義相對論並未迫使我們否定乙太。」愛因斯坦在一九二○年的陳述值得詳盡引述,因為那簡要說明了乙太與相對論間明顯的衝突。

要否定乙太,最終就是要假設空無的太空不具有任何物理特性。但力學的基本事實卻與這種看法不協調……乙太的概念又再次變得可以理解,雖然與乙太的光的力學波動論(mechanical wave theory)相差甚遠……根據廣義相對論,空間被賦予物理特性;依此觀點,乙太確實存在。一個沒有乙太的空間是不可思議的:因為在這樣的空間裡,不僅不會有光的傳播,時間與空間的標準也將不可能存在。


到了一九三○年代,愛因斯坦費盡心力地發展一種統一場理論,希望可以將時間與空間納入某種統一場的一部分,他開始將其稱為「新乙太」。他也在一九三八年出版的著作《物理學的演進》(The Evolution of Physics)中寫到:「(乙太)的故事絕不會結束,而是會藉由相對論繼續下去。」

此時,愛因斯坦已公開取消他之前說乙太不存在的宣言。但傷害已經造成,那時沒有人想跟乙太扯上任何關係。乙太論儼然已被宣告死亡,直到最近都是如此。今日,因為相對論顯露出越來越緊迫的結構性缺陷,主流物理學家便開始重新思考乙太,也暗示這不會是我們了解宇宙的終點。相對論無法解釋暗能量與暗物質的勢能,或許更急迫的是,物理學家還未能找到一種「量子相對論」(quantum theory of relativity),能在最小尺度內解釋宇宙的運行方式。

現在,正如《新科學人》雜誌指明的:「拯救相對論的關鍵可能就在乙太身上。」該文章接著說明自二○○○年代開始,有一小群研究員曾宣稱乙太可能具有統一物理學的力量。到了二○一八年,兩個研究團隊提出乙太能為暗能量與暗物質提供一個解釋。在接下來的十幾年間,隨著更進一步的研究展開,我們或許可以親眼目睹人類宇宙學說的改變。

當代一位重要的乙太擁護者,就是法蘭克.維爾澤克(Frank Wilczek),這位傑出的麻省理工學院物理學教授,在還是個二十一歲的研究所學生時,就因一份研究工作獲得二○○四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維爾澤克在二○○八年出版的傑出作品《物質之輕》(TheLightness of Being)中,為一個全新版本的乙太提出了強而有力的解釋,他論及這種「世界的基本物質」是一種網格(Grid)(我強烈建議對探討此主題有興趣的讀者閱讀這本書)。

在書中,維爾澤克提出好幾種論點,贊同在所有時間與空間之下有一個場域。他將「網格」描述為一種賦予宇宙其他部分電力的「宇宙超導體」(cosmic superconductor)(導體是指一種電流在其中流通不會產生電阻的物質)。換句話說,那是一種可以讓電磁波自由傳送的媒介。

「電器、電燈與電腦的電力,是從電網汲取而來的。」維爾澤克寫道,「一般來說,這個表象的物質世界是從『網格』汲取力量。」

儘管科學家拋棄了乙太的概念,或是因為追尋乙太、把乙太融入研究中而遭受嘲諷,為解釋這看似遍及所有物質的「精微能量場」的研究仍持續進行著。這些研究通常會以「零點場」、「量子場」(quantum field)或「希格斯場」(Higgs field)為名,如果你查看上述每個概念的定義,便會發現聽起來都與乙太高度相像。

像「希格斯場」的定義為:「一種能量場,被認為存在於宇宙的每個區域,是物質的源頭並與其產生互動。」因為乙太的概念已經太無效了,無法再用「乙太」來稱呼它,於是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便乾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著名物理學家勞倫斯.克勞斯(Lawrence Krauss)也寫道,希格斯場「驗證了看似空無一物的太空,或許蘊含著我們存在的種子」。

去年夏天,我與納西姆. 哈拉明(Nassim Haramein)及他的共振科學基金會(The Resonance Science Foundation)去參與一場活動,我發現因為哈拉明是位物理學家,便無法使用乙太這個詞,但當他在談論「量子真空」(quantum vacuum)時,談的基本上就是乙太。在這場研討會中,我覺得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是以不同的語言來描述,但幾乎所有講者某種程度上都在討論著乙太。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費力的身心充電法:反映身心議題的人體電磁場祕密》,遠流出版

作者:艾琳・戴・麥庫西克(Eileen Day McKusick)
譯者:王譯民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次搞懂各種靈性療癒工作的原理,
讓人生的豐盛、創意、潛力、健康全面升級!
美國亞馬遜能量治療類暢銷書,讀者五顆星推薦
國內外多位身心靈導師與暢銷作家聯手推薦、一致讚譽

人體就是一顆電池,只要懂得擷取無所不在的電磁能量充飽電力,
就有能力自我療癒,創造健康、自由與豐盛的人生。

你或許知道,萬物都是能量、頻率與振動,但你可能不知道,整個宇宙都是帶電的,包括人體在內。

作者根據從事聲音療法二十餘年的臨床經驗,以及多年在科學領域的研究,告訴讀者:人體就是一顆可以重複充電的電池,電力不足時,身體就會缺乏活力、感到不適,甚至產生疾病;電力充沛時,身體就能在天生的療癒智慧帶領下自我修復,重新回到健康的「原廠設定」。而理解這看似簡單的道理,將會大幅改善你的身心狀態,進而改變你的人生。

同時,作者也提出,人體本身與周圍存在著一個「電磁場域」(即生物場),會保留所有的情緒記憶與創傷,形成能量阻塞。而場域中不同部位的能量阻塞,便反映了不同的身心議題,作者在書中一一歸納整理出來,並提出簡單可行的自我療癒方法。例如:

◎ 腳部與我們能否踏出人生下一步有關,表現在身體上的癥狀,是腳踝扭傷、腳部皮膚問題等。增進雙腳能量流動的方法,就是刺激腳底的湧泉穴,以及光腳在公園的草地上走路。

◎ 薦骨輪蘊藏著我們的自我價值、性欲、創造力、現金流,以及享受喜悅與親密感的能力。薦骨輪失衡時,在身體上多以下消化道的疾病來呈現。療癒的方法有:為自己寫一張心理筆記、奉行「適度的享樂主義」等。

◎ 心輪與我們能否向愛敞開有關。心輪與心臟疾病及肩部的不適有最直接的關連。療癒心輪的方法之一,就是練習對一切感恩。

◎ 喉輪與我們能否真實表達自我有關。表現在身體上的癥狀經常是甲狀腺的問題。而療癒的方法,就是練習唱歌、吟誦,以及說真話。

透過了解自身的電磁本質與人體電磁場所反映的身心議題,作者從體重過重、破產、債務纏身、慢性背痛、消化不良、婚姻關係不佳的狀態,轉變成身材恢復青少年時的緊實苗條、擺脫債務與身體疼痛、經營著一份成功的事業、能與所愛之人從事喜愛的活動。

現在,你也可以透過她真誠無私的分享,學習用電磁思維看待自己與世界,隨時替自己充飽電力,並透過療癒人體電磁(生物)場中所有的不平衡,恢復自身完美的振動頻率,活出燦爛美好的人生!

YLI050_不費力的身心充電法(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