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The Cosmopolites》:當「國籍」成為可以買賣的商品,投資移民的美好承諾終將跳票

【書評】《The Cosmopolites》:當「國籍」成為可以買賣的商品,投資移民的美好承諾終將跳票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西發里亞和約》這套新的體制之下,主權國家成為定義一個群體的「基本單位」。每個國家互相尊重彼此的主權,並不隨意干預別國的內政。「國籍」也在此時誕生,主權國家用國籍來定義每個人的身分及歸屬。

文:馬光廷

什麼是國籍?

根據最新一季的《2021年全球護照排行》顯示,台灣護照排行第34名,擁有台灣國籍,持有台灣護照,對於喜愛旅遊的人來說似乎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不過,當視角轉到國際關係的主題上,台灣成了一個僅有15個國家承認的尷尬存在,若要前往國際組織工作,經常受限於台灣人的身分而窒礙難行。在這種情境之下,思考「國籍」背後的意義,應該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

什麼是國籍呢?近年來關於國籍的探討逐步升溫,乍看之下,大部分的人或許會覺得沒什麼內容值得討論。畢竟,國籍不過昭示自己出生的國家,以及你持有哪個國家的護照罷了。直覺上,國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但若仔細思考,它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思辨課題。

1948年聯合國頒布《世界人權宣言》,開宗明義第一條即寫道:「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話雖如此,人類與生俱來的國籍卻是非常不公平的存在,純粹取決於個人運氣。出生在最貧窮國度的人為了生存苟延殘喘,而出生於最富裕國家的人卻得以享受榮華富貴的生活。

國籍也決定了一個人移動的自由。舉例來說,持有歐盟國家護照的公民能夠輕而易舉四處旅行,但若你不幸持有索馬利亞的護照,無形的國界就成了聳立的牆而難以逾越。因此,所謂天賦人權卻打從出生那一刻開始就是不公平的,國籍即一例證。這就值得深入思考,為什麼這樣一種隨機又靠運氣的社會制度會存在呢?它的起源為何?它有存在的必要嗎?它真的不好嗎?

國籍既是一種道德上的課題,也是一種政治上的難題。國籍是一種驅動國際情勢的隱性力量。舉例來說,許多非洲國家的難民在母國連最基本的溫飽都無法滿足,所以寧願不計一切代價也要偷渡地中海前往歐洲,他們希望取得一個新的國籍以過上「正常生活」。

近幾年全球民族主義逐漸高漲,自從蘇聯解體以來的全球化浪潮正逐漸消亡,國與國之間的衝突也逐步加劇。在這種時代背景底下,進一步瞭解國籍的概念,或許有助於我們從不同的視角來審視當前的國際動態。

國籍的歷史

The Cosmopolites: The Coming of the Global Citizen》對於一般讀者來說是一本很理想的入門書。這本精美的小書屬於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旗下的Columbia Global Report書系,由前新聞學院院長主持。本書系為報導文學,每一冊皆由特定領域的專家執筆,針對當前的重要國際事件或情勢做出精闢的分析。

作者Atossa Araxia Abrahamian目前是美國《半島電視台》的評論版編輯。她此前曾擔任《路透社》的記者。她的報導也散見於《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Atossa本身就有非常國際化的背景,她擁有加拿大、瑞士及伊朗的國籍。目前住在紐約,她在跨文化的環境下成長,因此報導國籍議題時,她擁有敏銳的文化洞察力。

書的開頭介紹了國籍的歷史源流。關於國籍的概念及內涵,自古希臘以來,不同學派的哲學家為此唇槍舌戰,在一個理想的情境裡,地球上的每個人應該被同等對待,四海一家,人類是一個無差異的整體,不須區隔你我他。可惜的是,在現實世界裡,人類開始區隔彼此,形成互相對立的非我族類,社會逐漸分裂為不同的種族、社群及部落。國與國之間畫上想像的線條,國界於焉成形。

國界的出現背後有很多原因,若想了解其背後的故事,可以參閱《想像的共同體》這本政治科學的經典巨作。一言以蔽之,人類渴望歸屬感,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形成價值觀迥異的各色群體。共同的信念也是構成國族身分的基石,每個國家都有獨特的價值觀體系。

遺憾的是,不同的價值觀有時會互相起衝突,甚至引發戰爭。不過蠻力無法解決一切,西元1648年,歐陸經歷了水深火熱的的三十年戰爭,各國政府決定坐下來好好和談,經過漫長的磋商,終於簽訂《西發里亞和約》,此和約標誌著現代國際與外交關係的起點。

在這套新的體制之下,主權國家成為定義一個群體的「基本單位」。每個國家互相尊重彼此的主權,並不隨意干預別國的內政。「國籍」也在此時誕生,主權國家用國籍來定義每個人的身分及歸屬。人類不再是一個完整的群體,而是分裂成約200個名為國家的碎片。

當國籍成為一種可以買賣的商品

國籍在實務上是一套很複雜的系統,它也有諸多弊端。它賦予某些人特權,同時剝奪另一些人的人權。舉例來說,擁有不同國籍的億萬富豪能以此安排稅務規劃進行避稅,甚至逃稅,假如國家發生動亂,多國籍的人士也能順利地逃往安全的國度。另一方面,因為政治動盪或貧窮等原因,世界上有許多人一出生就成為無國籍人士,他們無法享用任何社會福利,甚至在自己出生的國家,還因為沒有國籍而成為非法居民,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命運。

近半世紀以來,國籍漸漸成為一種可以買賣的商品。隨著全球化浪潮的興起,有一些貧窮的國家開始嘗試一種新型態的「商業模式」,透過投資移民的名義,兜售本國籍的護照並給予公民權,吸引有特定需求的高淨值人士來本國投資。這些政府最初的用意良善,他們希望獲得外國投資並促進經濟發展。

投資移民制度的發明者

本書作者採訪了投資移民的開創者克里斯蒂安・凱林(Christian Kaelin)博士,他是Henley & Partners全球居留權和公民身分顧問公司的創辦人兼主席,這間公司替客戶安排國籍與居留權等事宜,也是本領域的權威。他們每年都會發布全球護照指數,替每個國家的護照的「好用程度」排名。凱林博士便是本文開頭《全球護照排行》的發明者。

凱林博士的另一個身分是移民法律師,他說自己從小就著迷於世界各國的移民法規,孩童時的他會寄信給各國的移民局,請對方將移民法條寄給他研究。研究國籍成為他一生的追求,某種程度上來說,他開創了投資移民的產業,他也是馬爾他、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安提瓜和巴布達等眾多國家投資移民方案的總設計師,他將投資移民的概念普及至全球。

除了擔任政府的顧問,凱林博士也服務許多個人客戶。這些客戶通常都是超高淨值人士,他們的高額財富讓他們可以直接「購買」其他國家的國籍,新的護照讓他們能夠隨心所欲地穿越國界。儘管這種國籍的買賣引起諸多爭議,凱林博士相信投資移民是未來的趨勢,也是一種對社會有益的制度。

他認為國籍是一種源自古代的產物,早已過時,該被淘汰了。世界是平的,全球化是未來的大方向。國籍限制人們移動的自由,況且,國籍本身就不公平,純粹取決於運氣。投資移民提供另一種可能,讓某些人有選擇的自由。不論是否同意其論點,有些人依然對投資移民保持懷疑的態度。

美好的承諾終究跳票

本書向讀者展示了投資移民的另一面,例如作者深度追蹤科摩羅群島的投資移民計畫後,發現效果不如預期。科摩羅群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儘管確實有吸引到一些投資,但這些錢最終不知去向,應該都流向貪汙官員的口袋,當地居民並非直接受益者,繁榮的承諾跳票了。

還有一種更荒唐的情況存在,有些較為富裕的國家為了解決國內無國籍人口的問題,竟然向這些兜售國籍的窮國購買護照,分發給那些無國籍人士,佯稱已幫他們妥善規劃好未來,接著將他們趕上飛機送往窮國,放任他們在異國自生自滅。因為此時他們已不再是無國籍人士,若繼續待在國內等於非法滯留,所以毫無選擇只能接受命運開的玩笑……

書中有更多關於國籍的深刻探討,作者的文筆優美,她的觀察鞭辟入裡,讀完這本優秀的報導文學,你將對何謂世界公民有一番新的認識。在一個緊密相連的地球村時代,國籍不該是一種區隔我者與他者的狹隘概念,而應視為一種多元繽紛的文化展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