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眼中盯】目前針對「Deepfake換臉事件」的修法方向,恐怕仍解決不了「國安問題」

【關鍵眼中盯】目前針對「Deepfake換臉事件」的修法方向,恐怕仍解決不了「國安問題」
截圖自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eepfake專法」比一般人想像得茲事體大與難解複雜,因為針對性犯罪的法律管不到國安問題,要解決國安問題的法律,可能會變成大家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台灣的立委諸公若想純粹靠自己的想像力訂出一本專法,後面可能會產生更大更多的爭議。

百萬YouTuber小玉涉嫌使用Deepfake技術,將諸多網紅明星的臉套用在色情片上製作不雅影片販售。

消息爆出後,不論輿論熱度或討論層級都在不斷上升。從最一開始針對「性犯罪」或「Avenge porn」的部分,加強罰則和公權力下架影片的修法倡議,到這幾天透過總統蔡英文發言和國安局長陳明通質詢,突然上升變成「國安問題」,更指出未來將要制定「Deepfake專法」。

雖然聽起來是一件事,但「性私密影像侵害」和「Deepfake防制」其實是兩個不同的領域,要解決的問題、複雜的程度都差很多。

「性私密影像侵害」的法規,並不能解決「國安問題」

回到事件爆發第一時間,許多立委想起來提案許多年但躺在倉庫的相關專法,並表示要推進這個法案來回應換臉事件。

這一系列法案,當時是因應「韓國N號房」事件所訂,主要的目的在於「不當或惡意於網路散布個人性私密影像」的行為,一方面加強罰則並可由公權力要求下架,同時也對被害人個資、偵訊、審判不公開等加強保護,並配合相關的輔導資源。

由於是針對性私密影像,所以法規裡面的定義也十分清晰,就拿幾乎是移用美國維吉尼亞州《復仇式色情法(Revenge porn law)》的國民黨版,就對「性私密影像」其做出了十分明確的定義:

一、性交或與性器官、性行為、性文化有關之行為。
二、以身體或器物碰觸他人生殖器、肛門或女性乳房。
三、裸露或強調人體生殖器、肛門或女性乳房之全部或一部。

「散布」的部分,民進黨的范雲版也有十分廣泛的定義:

指不問有償或無償,將影像或重製物提供公眾交易、流通、公開、陳列、播送或以他法供人觀覽等行為。

立法院在審查法條時多會彼此加加減減截長補短,這些版本摻在一起做撒尿牛丸之後,基本上應能更好的保護受害者權益並阻嚇犯罪者。也因此,Deepfake事件爆發之初,修法討論多是要在這些版本加上「換臉也算在內」的條文,以便解決大多數受害者最關心的事——下架、刪除、不要讓別人知道我是誰。

換臉不雅片罰太輕  法務部:1個月內提修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法務部長蔡清祥表示現行法處罰太輕,一個月內將修法提案送交行政院

然而這樣的狀況,若落入國安局長陳明通所說的「國安問題」裡,就不是目前已在院內的「性私密影像侵害」法案可以解決。

「Deepfake專法」只是要求「揭露」,在美國卻也推不太動

最近有不少人看過那段總統蔡英文被換臉的GIF動畫,類似狀況在國外也早就存在,包括歐巴馬、川普、普亭等都曾被Deepfake技術換臉,輕則製作搞笑影片,重則配上他們沒說過的話語,散布在網路上進行政治抹黑。

但要注意一件事,上述這些案例——包括換臉總統蔡英文的影片在內——都不是前述「性私密影像侵害」的管制範圍,換句話說,就算該法案通過,只要換臉的影片不是「性交或與性器官、性行為、性文化有關之行為」,仍然無法可管,國安局口中的「國安問題」也還存在。

要管這個,靠的或許就是陳明通口中組成專家小組、一流學者、專家來設的專法。不過審視目前國際上的法規(也就是台灣立委們參考法案的來源)最接近的是紐約州眾議員克拉克(Yvette Clarke)2019年提出的《深度偽造究責法案(DEEP FAKES Accountability Act)》。

這條針對Deepfake的專法,涵蓋了情色、誹謗、造謠、影響公共政策和選舉等各種各樣「換臉」,但該法並非不准製作散布,而是製作和流通者得在相關內容加上標示或浮水印,自我揭露這段影片、照片或音訊是人造的,否則最高可以罰到5年徒刑,並附帶民事賠償。

相較於人們期待的禁絕,這個法案更像個「透明法案」,即便如此,法案2019年提出後至今,仍還在美國國會的各個委員會檢視,遲遲未能表決。

管制過大加上進退失據,台灣硬立專法恐將踩到地雷

一如美國立法提案中將影片、圖片、音訊都規範在內,Deepfake說穿就是電腦幫人類P圖(而且P到看不出是假的),若要直接對其技術禁絕,從電視節目位綜藝效果所做的搞笑圖,到之前英國電視台將英國女王的臉Deepfake在模仿藝人臉上,讓她在桌上跳舞,都將成為管制範圍。

甚至,一般人在Instagram、Snapchat或TikTok的換臉濾鏡或App,可能都會遭成刑責。

不只如此,我們時常在社群平台看到的哏圖或合成圖,不論是為了搞笑目的或認真抹黑,在這套Deepfake專法之下(若使用美版《深度偽造究責法案》「使用科技變造而非真人模仿」的定義),都會是管制範圍,都可能觸法。

這就是為何茲事體大又難解複雜——針對性犯罪的法律管不到國安問題,要解決國安問題的法律,可能會變成大家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總歸來說,「性私密影像侵害」的法律該修可修而且好修,也能幫助到大部分的受害者;令人擔心的是若要訂立「Deepfake專法」,台灣的立法委員沒有合適的國外抄襲致敬標的,但在民眾群情激憤的狀況下面對不敢不立之窘境,倘若想純粹靠自己的想像力訂出一本專法,後面還會有更大更多爭議在等待著他們。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