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可以證明,工商團體宣稱「調漲基本工資會增加失業率」根本就是謊言

數據可以證明,工商團體宣稱「調漲基本工資會增加失業率」根本就是謊言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觀察數據,基本工資增幅在李登輝任內最高,但台灣的失業率最低,反而基本工資停滯的年份,失業率卻隨之上升。工商團體說基本工資增加會導致失業率上升,現實情況恰恰相反——在基本工資增加較高的年份,失業率實際上較低。

本月早些時候,台灣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召開會議,決定在2022年將基本工資調漲5.21%至每月新台幣25,250元,上週行政院也核定了調漲方案。

然而,工商團體仍繼續恐嚇,說調漲基本工資會導致更高的失業率。在本文中,我們將檢索台灣過往資料,告訴你這些工商團體的恐嚇是毫無根據的,他們的目的,是在阻撓勞工可以獲得更公平的工資。

基本工資提高,和失業率增加並無正相關

台灣過去30年的基本工資調整與失業率比較,情況並不像工商團體所說的那樣。

事實是,在基本工資調漲最快的年份,失業率也是最低的——你可以在下圖看到,在1990年代上半期李登輝任總統期間,基本工資漲了10%至18%,但台灣的失業率反而處於過去30年的最低水平,約為1.5%。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隨後的陳水扁和馬英九擔任總統期間,基本工資要麼沒有調漲,要麼停滯不前,但失業率反而上升到5%以上。而自2016年蔡英文總統接任以來,基本工資的調漲幅度高於陳水扁和馬英九,失業率卻降至4%以下。

當我們使用移動平均線分析趨勢時,情況變得更加清晰——下圖繪製了基於五年移動平均線的值,以平衡基本工資調漲為零的年份的趨勢。

a
作者製作提供

你可以看到,在李登輝任內,雖然基本工資增幅最高,但台灣的失業率也是最低的。在基本工資調漲為零或停滯的年份,失業率也隨之上升。然而在蔡英文任內,基本工資再度上調,失業率也開始下降。

由此可發現,當工商團體恐嚇基本工資增加會導致失業率上升時,台灣的資料顯示情況恰恰相反——在基本工資增加較高的年份,失業率實際上較低。

當我們使用下面的相關圖表比較5年移動平均線時,也可以看到相同的情況——台灣過去30年基本工資調漲最高的年份,失業率也是最低的。

a
作者製作提供

事實上從下圖可以看出,台灣與韓國自2000年以來,儘管韓國基本工資這些年調漲的幅度(紅線)比台灣大(綠線)——有的年份調漲了近17%,但實際上大部分年份,韓國的失業率(紅色虛線)都保持在比台灣還要低的水平(綠色虛線)。

a
作者製作提供

很明顯,失業率上升與基本工資調漲幾乎沒有關係——無論是韓國大幅度的調漲基本工資,還是台灣基本工資停滯不前,兩國的失業率都保持在低水平。

不僅如此,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指出,當比較人均GDP與台灣相似的先進國家(例如韓國、捷克、匈牙利、波蘭和斯洛文尼亞)時,它們的基本工資自2014年以來,都調漲了比台灣更大的幅度——在某些年份高達17%,但這些國家的失業率都在下降,或很低。

a
作者製作提供

這些國家都是過去幾年全球基本工資調漲最快的幾個國家,但也是世界上失業率偏低的國家。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還指出,在其他失業率較低(低於6%)的先進國家中,我們也看到它們實際上是世界上基本工資最高的幾個國家。(瑞士的基本工資採用日內瓦市的基本工資標準,而北歐國家則採用餐旅從業人員的基本工資標準。)

a
作者製作提供

顯然,調漲基本工資與失業率上升幾乎沒有關係。儘管台灣和韓國的基本工資調漲水平差異很大,但兩國的失業率都保持穩定;與台灣同樣富裕的先進國家大幅調漲基本工資,但失業率卻在下降。

如果執政者有合理調薪,明年的基本工資應該是43,637元

單從台灣的資料來看,甚至可以說,較低的失業率可歸因於較高的工資,讓勞工願意重新加入勞動力以利用較高的工資,從而推動就業。事實上,美國勞工部勞動統計局的財務管理分析師Joseph Politano就曾指出,根據美國的數據,較高的就業率通常與較高的薪資成長相關。

換言之,較高的就業率通常也會產生較高的薪資成長。

按照這個邏輯,在台灣失業率較高的年度,反倒可以通過調漲工資來降低失業率,讓更多的人就業——就像李登輝和蔡英文總統時期的情況。

雖然經濟學者喜歡聲稱政府不應干預調漲基本工資,應該由市場供需力量來決定。理論上,在失業率較高的年份,市場力量應該向上調整工資,以使更多的人重返勞動力市場以減少失業率,但這顯然在陳水扁和馬英九擔任總統的期間沒有發生。

此外,如今台灣企業面臨勞動力短缺,基於供需思想,更高的需求應該會導致更高的工資。然而,工商團體正在阻礙將基本工資調漲到更高的水平。所謂的供需力量根本不起作用,如果要降低失業率,政府有必要干預以調漲基本工資。

出口暢旺  台灣2020第4季經濟成長表現佳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如果企業真的關心失業率上升,那麼他們應該提倡調漲基本工資水平——而不是阻止基本工資上升。政策制定者亦然。

1997年經濟危機後,台灣基本工資在陳水扁任總統期間的大多數年份沒有調漲,在馬英九任總統期間繼續停滯不前。如果基本工資遵循穩定的調漲模式,而不是在他們的總統任期內被人為壓低,那麼今天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拿蔡英文總統任內最低月薪的平均增幅來比較,基本工資自1997年以來每年調漲4.31%,明年將達到43,637新台幣。

然而,明年基本工資只會增加到新台幣25,250元,比原可達到的新台幣43,637元低18,387元。

a
作者製作提供

調整基本工資不只和失業率無關,甚至會為經濟帶來好處

本月初,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經濟學家人卡德(David Card)、安格裡斯特(Joshua Angrist)因本斯(Guido Imbens),他們在美國紐澤西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兩個類似的勞動力市場之間進行了一項研究,發現當紐澤西州的基本工資上漲(當時與賓夕法尼亞州的基本工資沒有增加)不僅沒有增加失業率(相對於賓夕法尼亞州),還導致紐澤西州速食店的就業人數增加了 13%。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