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礦坑糞便樣本顯示,歐洲人早在2700年前就在吃藍起司、喝啤酒

史前礦坑糞便樣本顯示,歐洲人早在2700年前就在吃藍起司、喝啤酒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分析過程中,研究團隊發現了一些「令人驚訝」的證據:在一個有約2700年歷史的糞便樣本裡,有兩種用於生產藍起司和啤酒的真菌。

文:Yi-ching Kuai

古代糞便的最新研究顯示,鐵器時代的歐洲人和現今的歐洲人在飲食上有一點沒變——他們都喜歡吃藍起司、喝啤酒。一般情況下,人類糞便無法保存上千年,但某些地點例外:比如乾燥的洞穴、沙漠或冰凍的環境等等。

哈修塔特(Hallstatt-Dachstein,或薩爾茨卡默古特〔Salzkammergut〕地區)位於奧地利西部,阿爾卑斯山群山環繞,木屋和哥德式尖頂的教堂坐落湖濱、依山傍水而建,風景有如童話一般,但哈修塔特同時是一座擁有7000年開採歷史的鹽礦,讓它成為世界上最古老的鹽礦,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

數千年前,一群當地人在鹽礦裡工作,一邊在幹活,一邊在地下工地「解放」,留下了成堆的糞便。研究人員分析了史前礦坑裡礦工留下的古老糞便,動用強大的顯微鏡、基因測序和蛋白質採樣,「重建了死去已久的鹽礦工人的飲食」。糞便樣本有四個,一個可以追溯到青銅時代,兩個來自鐵器時代,還有一個來自18世紀。

發酵技術歷史悠久

麥麩是樣品中發現最普遍的植物碎片,另外還有不同穀物的植物成分。研究人員說,這是種高纖、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飲食,搭配蠶豆和水果、堅果或動物食品中的蛋白質。

義大利波爾察諾(Bolzano)歐拉克木乃伊研究所(Eurac Institute for Mummy Studies)微生物學家及專員邁克斯納(Frank Maixner)表示:「這樣的飲食正是這些礦工所需的,顯然營養均衡,擁有一個人所需的所有主要成分。」

在分析過程中,研究團隊發現了一些「令人驚訝」的證據:在一個有約2700年歷史的糞便樣本裡,有兩種用於生產藍起司和啤酒的真菌。礦井內的高鹽濃度和終年攝氏8度左右的恆溫環境,讓樣本保存良好。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的研究結果,是第一個鐵器時代歐洲地區攝取藍起司和啤酒的證據。

「我們得以證明發酵食品在人類歷史中,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發揮著重要作用。」研究作者、維也納自然歷史博物館的考古學家科瓦里克(Kerstin Kowarik)透過電子郵件告訴CNN。

「烹飪過程非常複雜,依賴複雜的食品加工技術,比如發酵,而且很可能不僅旨在保存食物,更是為了達到特定的口味,」她補充道,「我們的研究證明藍起司在近2700年前的鐵器時代已經在歐洲生產,為起司和乳製品的悠久歷史增添了一筆。」

出乎意料的品味講究

研究人員在把微生物調查擴展到真菌時大吃一驚:在他們的鐵器時代樣本之一中,發現了大量的羅克福爾青黴菌(Penicillium roqueforti) 和啤酒酵母(Saccharomyces cerevisiae)DNA,兩者是分別會在奶酪、啤酒和麵包中發現的真菌。

「2700年前,哈修塔特鹽山的鐵器時代鹽礦工,似乎有意將食品發酵技術與至今仍然用於食品工業的微生物一起應用。」科瓦里克補充道。

邁克斯納驚訝於2000年前的鹽礦工人居然就已經進步到懂得運用發酵技術。「在我看來,這是很有講究的,出乎我當時的意料,」邁克斯納說。他補充,在樣本中發現的真菌基因組「似乎已經過挑選,適合食品發酵」:「因此,我們假設這種真菌是早期發酵培養物的一部分。」

專家說,古代礦工的飲食以植物為主,腸道微生物群結構與現代以新鮮水果、蔬菜和未加工食品為主食的非西方人腸道微生物群結構相似。在發表於細胞出版社(Cell Press)的《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雜誌的研究結果中,研究表明,隨著飲食習慣和生活方式的改變,西方人腸道微生物群在巴洛克時期後產生了變化,可能是因為工業化影響。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