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分析】陳柏惟1年9個月「海線奇蹟」難敵顏家浪潮,關鍵的「4466票」到底差在哪?

【圖表分析】陳柏惟1年9個月「海線奇蹟」難敵顏家浪潮,關鍵的「4466票」到底差在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柏惟是如何在1年9個月的時間,於台中第二選區「創造奇蹟」,又再度被地方勢力「逆轉情勢」?為什麼烏日始終力挺陳柏惟?而這次的罷免投票結果,又將如何影響綠營未來怎麼應對報復性罷免?

文:李秉芳|圖:If Lin

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的罷免案今(23)日投票,同意票7萬7899票、不同意票7萬3433票,同意票已經超越罷免門檻7萬3744票,最終開票結果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罷免通過。總投票率為51.72%,是國內近幾年的罷免投票中,投票率最高的一次。

這次陳柏惟在選區的5個行政區內,僅烏日區不同意罷免票超過同意罷免,其他則都同意票較多;但就整體票數而言,雙方的差距甚至比當時立委選舉還要少,僅差了4466票;陳柏惟是如何在1年9個月的時間,於台中第二選區「創造奇蹟」,又再度被地方勢力「逆轉情勢」?為什麼烏日始終力挺陳柏惟?而這次的罷免投票結果,又將如何影響綠營未來怎麼應對報復性罷免?

雙方僅差4466票,勝負關鍵在哪?

罷免同意票與不同意票相差4466票;對比2020年立法委員選舉台中第二選區,當時陳柏惟以11萬2839票超越對手顏寬恒10萬7766票僅僅5073票。兩次對決輸贏就在「5000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民進黨台中市議員黃守達指出,從這次的結果來看,可以發現罷免和不同意罷免雙方票數非常相近,這其實也顯示出,整個局勢的正反對立是很高的;本來陳柏惟團隊希望可以冷處理,也就是鄉親不出來投票,讓罷免同意票無法超過門檻,但在這樣的對立當中,加上台中今天天氣出乎意料地好,變成很難再精準操作這樣的戰略。

黃守達也直言,從王浩宇、黃捷到陳柏惟這些罷免案的投票結果,其實可以看出,民進黨在面對罷免投票已經越來越沒有「冷處理」的可能性,如果只是被動的希望選民不出來投票,就是很可能會被罷免掉。也因此及早積極的說服支持者出來投下「不同意罷免」,是非常重要的。

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陳子瑜也表示,就台灣基進來說,本來希望如果可以擋下來,是對方的同意票不夠,但如果對方的票夠了,他們要像是選舉那樣去也衝出更多的不同意票,這真的非常困難。他直言這次罷免是歷屆罷免選戰中最難打的,因為台灣基進在組織這塊,因為小黨的關係,就處於絕對劣勢。像國民黨在高雄,雖然本來就比較弱,可是還是長期有組織在地經營,而台灣基進要在台中面對顏家,雙方實力差距真的非常懸殊。

陳子瑜也說,假如要大力透過空戰炒熱,恐怕也會把對手的票激出來,所以一開始真的是希望降低投票率為主,但隨著到了後期選戰還是走向白熱化,就是呼籲選民如果真的要去投,請投不同意罷免。

然而對於最後不同意罷免票竟然能衝出逼近罷免門檻、甚至和對手只差4466票的成績,陳子瑜和黃守達都不約而同表示「很驚訝」,因為顏家真的很強。這個數字顯示,台中第二選區即使在沒有總統大選的情況下,也是能打出五五波的局面,其實對可能要投入補選的國民黨顏寬恒來說並不是好事,而這也顯示出陳柏惟在這段時間,在這裡依然有打開了一些裂縫,讓地方派系的基礎產生鬆動。

陳子瑜坦言,2020年受到國際局勢和總統大選的氣氛影響,當時也有明確對手顏寬恒,是顏家代表,陳柏惟是跟著整個泛綠陣營,把所有可以衝出來的票都衝到最高,所以當時他的票,是包括民進黨支持者,甚至也有中間選民加起來,剛好拿到了可以超過對手的票數。但面對此次的罷免,將難以再複製當時的模式。

陳柏惟從烏日起家,烏日成為最後堡壘還有什麼原因?

從這次的罷免票結果,對照上一次2020立委選舉的催票率,可以看到陳柏惟「守住」了烏日區,但其他4個區域則無法再次創造翻轉奇蹟。

各區催票率-正式放入文中

黃守達表示,台中第二選區橫跨海線、屯區以及山區,幅員非常大,而通常面對一個選區,可以把選民粗略分為本來的在地人口,後來移入的外來人口,以及在外地工作就學的返鄉投票人口;在2020年時,返鄉投票的人口非常多,也成為當時的致勝關鍵。但罷免投票畢竟沒有綁總統大選,返鄉人口的投票意願會降低。這時候本來就比較容易受到地方派系影響的在地人口,和外來人口的結構比例,就會成為影響選票的關鍵。

以沙鹿、龍井和大肚而言,其實都是比較靠海線、比較傳統的區域,這些選區的外來人口相對較少,長期居住在地方的人,也會受到地方派系影響較深。而相對來說,烏日就是外來人口稍微多一點、而且因為高鐵站,也比較容易「返鄉投票」的區域。

陳子瑜則分析,在台中第二選區裡,烏日和霧峰本來就是傳統上比較綠營的區域,烏日這幾年因為高鐵,有很多新社區產生,就有新人口移入,通常這些人也是年紀比較輕的,除了比較不受到傳統勢力的影響,也比較容易支持同樣身為年輕人的陳柏惟。

另外黃守達也指出,陳柏惟的服務處重點也是在烏日,當初台灣基進的團隊就有把烏日作為重點,這裡資源多、人口也多;其實對小黨來說,拓展服務處要做到每區都有不太容易,陳柏惟算是從烏日起家,最終也反應在選票上。

至於霧峰則是橫跨屯區和山區,雖然本來稍微偏綠,上一次陳柏惟也選得不錯,但這次也同樣因為缺乏足夠的返鄉投票的動力,當選戰完全落入地方上的對決,就呈現拉鋸局勢。

各區票數比較-正式放入文中_2

各區票數比較下,可以看到顏家大本營沙鹿區衝出了將近2萬票的同意罷免,為5區最多。

罷免方催出的票數,比當時國民黨得票還多?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罷免同意票的票數和催票率,都比2020年國民黨的政黨票還高。雖然國民黨幾乎是傾全黨之力,前後任主席江啟臣、朱立倫都力推這次罷免,但可以看出,在國民黨的「基本盤」之外,還有其他的因素影響著這次的罷免結果。

罷免與政黨票比較-催票率正式放入文中_3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