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出「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這種結論,顯然大錯特錯

得出「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這種結論,顯然大錯特錯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一個重要的缺失,還在於沒有切合當時的處境,從「滿洲人對漢人的壓迫」的角度,去分析八國聯軍的問題。「庚子之亂」在中國近代史中的重要性,正在於它嚴重削弱了清政府的權威和統治力,加劇了漢人對清政權的不滿,奠定了十年之後清朝覆沒的結局。

日前,香港黨報頭版譴責,在香港誠品書局發售台灣時報文化出版社出版的新書《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違反國安法」,香港誠品書局隨即把書籍下架,引發爭議

在網上一搜即知,這本書的作者劉淇昆是出生於中國北京,現在居住在加拿大的華人(未知是否入籍),常在網路上評論時事。他這本書則是從他發表在自己評論網站上的同名長文擴充而成。書籍和文章的立論基本一致,當然比長文補充了大量的實例。

書中的觀點雖不無值得商榷的細節,但主要立論基本都並非沒有一定理據。比較顯著的問題有四點。

第一,作者沒有系統地分析「何為正義」,於是在得出「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的結論時,未免有點不令人信服,令人覺得誇大其詞。就筆者感覺,如果把「正義之師」改為「符合國際法」之類的中性一些的詞彙,可能會更合適。當然,從傳播和發行的角度看,可能就不會那麼好了。

第二,作者沒有分析「相反的證據」,給人一種剪裁史料的印象。即便有不多的案例分析,也分析得相當不充分,標準不統一。當然,本書也更沒有系統「反駁」相反的論點了。有立論無駁論,給人的印象是一廂情願。

比如,八國聯軍在占領期間的屠殺、奸淫和掠奪,其實有大量西方記錄,很多書籍在網上都可以查到。這是八國聯軍是否正義的重要方面,但作者對這個問題,基本挑著幾個個案說「謠言不實」。不得不說,在筆者看來,這種為了結論而避重就輕的做法,也是中國(和台灣、香港)很多作家的通病。

事實上,各國軍隊在中國的軍紀有很大分別,美國和日本屬於軍紀較好的,俄國和德國是軍紀較差的。不能一概而論。書中在論證八國聯軍「軍紀好」的時候,把美日軍紀作為八國聯軍的軍紀代表,美日軍紀不錯,就說成八國聯軍不錯,這顯然是以偏概全。

第三,書中所說的很多論點,並非作者獨創。事實上,1980年代開始,中國就有不少人對八國聯軍進行反思,也有不少論文和文章。中國的袁偉時和張鳴等研究晚清民國的公共學者,就都發表過不少議論。其中與作者觀點類似或重疊的,絕對不是少數。

然而,書中對最早提出觀點的人的成果描述並不足夠。在作者引用材料中,絕大部分都是原始史料,即便有引用現代研究人員的文章,也大多以「間接引用」史料為目的(尤其是與八國聯軍密切相關的部分)。其實,即便作者所有研究都是自己做的,沒有參考過任何前人的研究,所以不是「剽竊」,但明明有前人的研究成果卻未能做到引用,也是對「首先提出和論證觀點」的研究者的不尊重。

當然,有時沒有提及某些前人研究成果是能力和資源的問題,但也需要「盡力」地去這樣做。在一篇文章或者快餐化的流行書籍中,由於篇幅和對象的問題,不能盡數研究成果當然可以理解。但作為引用了500多個材料的書,顯然有「寫一本學術書籍」的抱負,這就令人感到有欠缺。

第四,或許作者不是專業人士,因此在引用史料上相當不規範,雖然文中有500多條注釋,但太過簡略。比如說引自某本書,卻不說在第幾頁;說引自某個報告,卻不說在哪裡可以找到這個報告。讀者實際上根本無法查證。

但在筆者看來,該書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按階段和國家分析「正義性」。

Battle_of_Tientsin_Japanese_soldiers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在中國傳統論述上,特別是中共歷史論述上,「庚子之亂」被表述為「八國聯軍侵華」。這只是「庚子之亂」的一面。「庚子之亂」分為四個階段。第一是最早出現的「拳民之亂」,殘殺西方傳教士和中國的基督教教民。第二是慈禧太后準備對拳民「撫而用之」、「扶清滅洋」圍攻西方使館,發布《宣戰詔書》。第三才是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最後簽訂了《辛丑條約》。

在這四個階段,各方的「正義性」都有顯著差別,而且各國的表現也不同。

在第一階段,不正義的一方更多在於中國拳民,但西方也並非毫無詬病的地方。比如拳民之亂最早出現的地方是山東,山東出現拳民之亂和德國強行把膠州灣變為租借地有直接關係。誠然,德國找了一個巨野教案的藉口,教案的是非暫且不論(當然再追溯下去是非分辨就更難了),但以此先是強行武力占據膠州灣,再用武力脅迫強行租借面積約半個(現在大小的)香港,根本無法合理化。

租借地在當時並非普遍的行為。德國在遠東開了一個先河。原先列強在中國只有租界,沒有租借地。但德國先例一開,英國(新界、威海衛)、法國(廣州灣)、俄國(旅順口),以租借地形式「瓜分中國勢力範圍」成為潮流。

而且,和當初英國割佔香港島不一樣。香港當時不過是一個偏遠的未開發的小島,清朝割讓香港,面子上不好過,但實際上和讓葡萄牙人獲得澳門沒有太大分別。但膠東灣附近也已是一個重要的港口,還緊接山東人口稠密之地,更非常靠近清朝的統治中心。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清朝是不可能租借出去的。

在第二階段,不正義的一方幾乎完全在中國。無論如何,攻打使館都是嚴重違反國際法的行為,更不用說,清廷把德國公使克林德(Clemens von Ketteler)也刺殺死了。還發詔書向11國宣戰(在英法德俄美日義奧八國之外,還有荷蘭、比利時和西班牙)。因此,八國聯軍攻入中國並非無理。

在第三階段,八國聯軍進入北京之後,正如前文所說,根據大量西方傳教士、記者和親歷者的記載,存在大量的濫殺、強奸、搶掠事件。這完全是不正義的,無需多言。該書中說很多這些事件實際是中國人做的,但也無法否認,列強自己做了很多這樣的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