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50周年:直到今天,「蔣介石的代表」其實還沒完全退出聯合國?

《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50周年:直到今天,「蔣介石的代表」其實還沒完全退出聯合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今天,中華民國童軍總會仍以中國童軍總會的名義參加國際活動。世盟與童軍總會,還只是「蔣介石的代表們」在聯合國眾多附屬機構中參加的其中兩個而已,所以半個世紀前的聯合國保衛戰雖然看似是中共取得勝利,可實際上的勝負卻還沒有分出。

50年前的1971年的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由阿爾巴尼亞與阿爾及利亞提出的《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正式宣布:

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自此之後,中華民國失去了在國際社會上繼續代表中國,尤其是代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權力。不只是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遭受挑戰,就連中華民國治理台澎金馬地區的合法性也開始遭受到台灣大眾的質疑。有些人認為,既然「中國」已經被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給代表去了,那麼台灣如果不想給「共匪」統一過去,唯一的選擇就是不要再繼續以「中國」自居。

還有另外一批台灣人認為,既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實質統治了大多數的「中國」國土,而且還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那麼台灣只有「回歸」祖國,才能共享中華民族的榮耀。

換言之,如果沒有《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就不會有今日台灣的藍綠統獨之爭。所以無論各位讀者認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華民國應該不應該繼續代表「中國」,都不該忽視這個日子的重要性。

不過對於《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筆者也有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1年10月25日以前從來沒有進入過聯合國,怎麼能用「恢復其一切權利」來形容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聯合國的加入呢?這樣的用法,就牽扯到了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裡面究竟代表的是誰的問題,是單純代表「中國」而已,還是其實代表的仍是「中華民國」?

再來則是「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這一點,筆者同樣有一個疑問,那就是台灣做為「蔣介石的代表」的繼承者,是不是真的在今天的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就毫無地位?完全的沒有參與感?想要回答這兩個問題,我們必須要從1942年1月1日《聯合國共同宣言》(Declaration by United Nations)的簽署開始談起。

聯合國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每年還是有來自全世界的聯合國代表,前來台北向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至義的

宣告美利堅世紀的來臨

1942年1月1日,也就是珍珠港事變爆發的25天後,包括中華民國在內的26個國家代表齊聚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簽署《聯合國共同宣言》,為美利堅世紀的來臨。《聯合國共同宣言》以1941年8月14日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與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屬名的《大西洋憲章》(Atlantic Charter)為基礎,不只宣告同盟國的成立,還將為一個更為民主開明的時代拉開序幕。

《聯合國共同宣言》的誕生,不只是對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無法遏止軸心國大舉侵略的否定,還對過往英法殖民主義提出批判。國際聯盟之所以無法阻止日本、義大利與德國的侵略,是因為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嚴守孤立主義政策,沒有加入國際聯盟,導致英法主導的國際聯盟在面對侵略時軟弱無力。

而英法兩國面對日本、義大利還有德國的侵略軟弱無力,則是在於殖民主義是由英法兩國率先開始的。美國雖然也有殖民地,但是對殖民地的統治相對英法日義一直比較開明。羅斯福總統1933年上台後,更是致力於讓美國走出殖民主義的陰影,主動賦予美屬菲律賓在1946年獨立的權利。在羅斯福的帶領下,美國將以民族自決為基礎,打造一個更為公平的世界。

在這個公平的世界裡面,納粹德國與日本帝國將被擊敗,蘇聯不再企圖以共產主義赤化世界,大英帝國則必須放棄所有殖民地。這是一個沒有殖民地,沒有列強劃分勢力範圍的美麗新世界。然而羅斯福不是笨蛋,他知道這樣的安排在戰後勢必將遭受英國和蘇聯的反彈,所以美國需要一個並非以白人為主體的大國協助,才有可能將羅斯福的世界新秩序推行到底。

沒有一個國家,比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更適合擔任與美國攜手打造這個國際新秩序的角色。一來中國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有色人種國家,二來中國又從1842年鴉片戰爭起就遭受西方列強的侵略,所以中華民國的支持將讓美國有足夠的道德正當性阻止蘇聯赤化亞洲,並瓦解英國對亞洲的殖民統治。這是為什麼羅斯福總統會力排眾議,扶持中華民國成為四強的原因。

聯合國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中華民國在美國的扶持下成為世界四強,共同制定戰後秩序

來自英蘇兩國的反彈

在1942年的當下,羅斯福總統將中華民國拉抬到世界四強的地位,其實沒有遭受到來自太多國家的反對。因為在1941年12月到1942年1月當下,西方盟國在東南亞面對日軍的攻勢,只能夠以兵敗如山倒來形容。唯有中華民國國軍在第三次長沙戰役中獲勝,即便只是一場小規模戰役的勝利,對盟國都是士氣上的極大鼓舞,因此沒人對羅斯福提出異議。

不過進入1943年以後,隨著盟軍在北非還有太平洋的戰局穩定下來,再加上邱吉爾與蔣中正兩人對戰後秩序的安排出現歧見,英國開始挑戰美國對中國的扶持。英國並不反對給予中國戰勝國地位,卻反對讓中國成為與美國、英國還有蘇聯平起平坐的四強國家。邱吉爾主張,國際秩序是憑實力而非道義決定的,美國、蘇聯與英國都具備同時干預歐洲還有亞洲事務的能力,中國則完全沒有。

所以站在邱吉爾的角度,給中國當與波蘭差不多等級的普通戰勝國就綽綽有餘了,沒有必要給中國當四強,因為中國雖然是一個大國,卻絕對稱不上強國。蘇聯領袖史達林(Joseph Stalin),對蔣中正更是完全的看不起。比起在羅斯福的壓力下,還願意前往開羅出席美英中三國元首會議的邱吉爾,史達林則是要求羅斯福與邱吉爾到德黑蘭另開會議,完全不屑於與蔣中正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