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50周年:直到今天,「蔣介石的代表」其實還沒完全退出聯合國?

《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50周年:直到今天,「蔣介石的代表」其實還沒完全退出聯合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今天,中華民國童軍總會仍以中國童軍總會的名義參加國際活動。世盟與童軍總會,還只是「蔣介石的代表們」在聯合國眾多附屬機構中參加的其中兩個而已,所以半個世紀前的聯合國保衛戰雖然看似是中共取得勝利,可實際上的勝負卻還沒有分出。

50年前的1971年的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由阿爾巴尼亞與阿爾及利亞提出的《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正式宣布:

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自此之後,中華民國失去了在國際社會上繼續代表中國,尤其是代表中國唯一合法政府的權力。不只是中華民國的國際地位遭受挑戰,就連中華民國治理台澎金馬地區的合法性也開始遭受到台灣大眾的質疑。有些人認為,既然「中國」已經被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給代表去了,那麼台灣如果不想給「共匪」統一過去,唯一的選擇就是不要再繼續以「中國」自居。

還有另外一批台灣人認為,既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實質統治了大多數的「中國」國土,而且還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那麼台灣只有「回歸」祖國,才能共享中華民族的榮耀。

換言之,如果沒有《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就不會有今日台灣的藍綠統獨之爭。所以無論各位讀者認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華民國應該不應該繼續代表「中國」,都不該忽視這個日子的重要性。

不過對於《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筆者也有自己的看法。首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1年10月25日以前從來沒有進入過聯合國,怎麼能用「恢復其一切權利」來形容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聯合國的加入呢?這樣的用法,就牽扯到了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裡面究竟代表的是誰的問題,是單純代表「中國」而已,還是其實代表的仍是「中華民國」?

再來則是「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這一點,筆者同樣有一個疑問,那就是台灣做為「蔣介石的代表」的繼承者,是不是真的在今天的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就毫無地位?完全的沒有參與感?想要回答這兩個問題,我們必須要從1942年1月1日《聯合國共同宣言》(Declaration by United Nations)的簽署開始談起。

聯合國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每年還是有來自全世界的聯合國代表,前來台北向聯合國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至義的

宣告美利堅世紀的來臨

1942年1月1日,也就是珍珠港事變爆發的25天後,包括中華民國在內的26個國家代表齊聚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簽署《聯合國共同宣言》,為美利堅世紀的來臨。《聯合國共同宣言》以1941年8月14日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與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屬名的《大西洋憲章》(Atlantic Charter)為基礎,不只宣告同盟國的成立,還將為一個更為民主開明的時代拉開序幕。

《聯合國共同宣言》的誕生,不只是對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無法遏止軸心國大舉侵略的否定,還對過往英法殖民主義提出批判。國際聯盟之所以無法阻止日本、義大利與德國的侵略,是因為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嚴守孤立主義政策,沒有加入國際聯盟,導致英法主導的國際聯盟在面對侵略時軟弱無力。

而英法兩國面對日本、義大利還有德國的侵略軟弱無力,則是在於殖民主義是由英法兩國率先開始的。美國雖然也有殖民地,但是對殖民地的統治相對英法日義一直比較開明。羅斯福總統1933年上台後,更是致力於讓美國走出殖民主義的陰影,主動賦予美屬菲律賓在1946年獨立的權利。在羅斯福的帶領下,美國將以民族自決為基礎,打造一個更為公平的世界。

在這個公平的世界裡面,納粹德國與日本帝國將被擊敗,蘇聯不再企圖以共產主義赤化世界,大英帝國則必須放棄所有殖民地。這是一個沒有殖民地,沒有列強劃分勢力範圍的美麗新世界。然而羅斯福不是笨蛋,他知道這樣的安排在戰後勢必將遭受英國和蘇聯的反彈,所以美國需要一個並非以白人為主體的大國協助,才有可能將羅斯福的世界新秩序推行到底。

沒有一個國家,比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更適合擔任與美國攜手打造這個國際新秩序的角色。一來中國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有色人種國家,二來中國又從1842年鴉片戰爭起就遭受西方列強的侵略,所以中華民國的支持將讓美國有足夠的道德正當性阻止蘇聯赤化亞洲,並瓦解英國對亞洲的殖民統治。這是為什麼羅斯福總統會力排眾議,扶持中華民國成為四強的原因。

聯合國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中華民國在美國的扶持下成為世界四強,共同制定戰後秩序

來自英蘇兩國的反彈

在1942年的當下,羅斯福總統將中華民國拉抬到世界四強的地位,其實沒有遭受到來自太多國家的反對。因為在1941年12月到1942年1月當下,西方盟國在東南亞面對日軍的攻勢,只能夠以兵敗如山倒來形容。唯有中華民國國軍在第三次長沙戰役中獲勝,即便只是一場小規模戰役的勝利,對盟國都是士氣上的極大鼓舞,因此沒人對羅斯福提出異議。

不過進入1943年以後,隨著盟軍在北非還有太平洋的戰局穩定下來,再加上邱吉爾與蔣中正兩人對戰後秩序的安排出現歧見,英國開始挑戰美國對中國的扶持。英國並不反對給予中國戰勝國地位,卻反對讓中國成為與美國、英國還有蘇聯平起平坐的四強國家。邱吉爾主張,國際秩序是憑實力而非道義決定的,美國、蘇聯與英國都具備同時干預歐洲還有亞洲事務的能力,中國則完全沒有。

所以站在邱吉爾的角度,給中國當與波蘭差不多等級的普通戰勝國就綽綽有餘了,沒有必要給中國當四強,因為中國雖然是一個大國,卻絕對稱不上強國。蘇聯領袖史達林(Joseph Stalin),對蔣中正更是完全的看不起。比起在羅斯福的壓力下,還願意前往開羅出席美英中三國元首會議的邱吉爾,史達林則是要求羅斯福與邱吉爾到德黑蘭另開會議,完全不屑於與蔣中正會面。

英國與蘇聯都知道,美國扶持中國成為四強的動機沒有羅斯福所談的那麼理想,目的還是要通過蔣中正的親美政權來在戰後抵銷英蘇兩國的影響力而已。所謂沒有殖民地和勢力範圍的美麗新世界,在邱吉爾與史達林看來不過是把全世界都變成「美利堅殖民地」和「美利堅勢力範圍」的「糖衣毒藥」而已,因為被美國扶持的中華民國,勢必將在聯合國裡所有重大議題的投票中支持美國。

恰好到了1944年,國軍又在日軍發動的「一號作戰」中大敗,此刻無論是美國、英國還是蘇聯的軍隊都在對德日兩軍發起反攻,更是讓中華民國失去成為世界四強的正當性。最終羅斯福只能在雅爾達會議上做出妥協,允許白俄羅斯與烏克蘭兩個蘇維埃加盟共和國在「一國三席」的條件下加入聯合國,增加蘇聯的投票票數。

聯合國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英國與蘇聯都認為,中華民國只有資格當一般的戰勝國,不是世界四強,一如照片中的波蘭和菲律賓

配合美國的反共戰略

至於羅斯福安撫邱吉爾的方式,則是從兩國在戰後共同防禦蘇聯擴張的角度出發,同意接受英國的條件讓法國成為安全理事會的第五強。

參戰只六個星期就在1940年6月22日投降的法國,不只對擊敗軸心國毫無貢獻可言,貝當(Philippe Pétain)元帥組織的維琪政府,甚至還積極配合希特勒(Adolf Hitler)針對猶太人的種族清洗,連成為戰勝國的正當性都沒有,更何況是成為第五大戰勝國。

然而法國終究是除了德國之外,歐洲大陸上唯一的陸上強權,而且在非洲和亞洲都還有大量殖民地存在,將對戰後美英兩國反共抗俄的戰略提供重大助力。在確保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領導的自由法國,能在二戰勝利後成為世界五強後,英國對中華民國成為第四強也不再反對了。安全理事會的五強當中,有四個國家是反共或者非共的,怎麼樣都對美英比較有利。

二戰勝利後,無論是中華民國還是法蘭西共和國都仰賴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物資援助,而美國又是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主要資金來源,兩國在聯合國裡所有的投票行為自然都必須配合美國。更何況蔣中正本人也是堅決反共,在處裡國際重大事件上沒有配合蘇聯的道理,儘管這樣親美的立場,在中國國內不是沒有質疑的聲音。

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蔣廷黻,就在1948年6月22日的日記中寫道:

雖然我投票贊成美國的提案,但我並不是完全樂意的。當然,最好的作法是讓核子武器從這個世界永遠消失。然而,究竟是讓美國或蘇聯擁有這個武器?這個選擇很容易。

如果蘇聯比較像樣一點(more decent)的話,我是會樂意加入它的陣營來禁止核子武器的。將來,這個世界也許會後悔美國有這個武器。

沒有辦法在國際事務中發出有別於美國的聲音,對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統治是極具威脅性的,畢竟中國的老百姓,尤其是太平洋戰爭爆發時生活在汪精衛政權統治區裡的老百姓,都曾親眼目睹英美盟軍在租界裡被日軍打敗的事實。

白種人決定一切的時代在他們看來已經一去不復返了,自然無法接受蔣中正向美國「一邊倒」的政策,最終轉而支持中共將中華民國驅逐出中國大陸。

聯合國4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冷戰初期西方國家的戰略,是致力於維護台灣延續自重慶國民政府取得的二戰戰勝國地位,防止中共勢力壯大,進而赤化東南亞

小有成就的50年代

大陸淪陷之後,隨著韓戰的爆發以及中共的參戰,本來被打入冷宮的中華民國再度獲得英美的重視。在朝鮮半島上與中共大打出手後的美國政府,就此將中共視為比蘇聯還要可恨的敵人,便想盡一切方法抹煞中共在國際社會上代表中國的權利。美國自1898年發表「門戶開放」(Open Door Policy)以來,就堅守「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Policy)

在「一個中國」政策下,美國承認中國只有一個中央政府,並且只與美國承認的中央政府交往。所以美國在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後,沒有承認日本在東北扶持的滿洲國。後來汪精衛在南京成立親日政權,同樣沒有得到美國的外交承認。美國在中共參加韓戰後,以對待滿洲國還有汪政權的態度對待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台北的中華民國視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

就連已經在外交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英國,也因為要在馬來半島圍剿以華人為主體的馬共,需要中華民國方面的協助爭取華人支持,所以在聯合國裡支持台灣代表中國。法國則需要美國的援助來壓制中南半島的共產主義革命,同樣必須賣美國面子,讓中華民國政府握有安全理事會裡五大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在美英法3國都支持自由中國的情況下,共產中國完全沒有在聯合國立足的空間。

由於美英法3國,都在朝鮮半島、中南半島還有馬來半島與中共為敵,3國都將中共視為蘇聯扶植的滿洲國,並支持中華民國提出一切不利於蘇聯和中共的提案。於是就有了《聯合國大會第505號決議》,在1952年2月1日的通過。聯合國不只譴責蘇聯戰後扶持中共壯大,還在接下來連續9年的時間裡持續否決蒙古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

另外由於中華民國派遣通譯人員到朝鮮戰場上,協助聯合國軍勸降共軍以及審訊共軍戰俘的原因,台北還在美國的暗中幫助下,於1954年1月23日爭取到14000名反共義士來到台灣。此為「一二三自由日」的由來,這個日子對筆者回答上述兩大問題中的第二題,即「蔣介石的代表」是否被驅逐出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息息相關,筆者將在稍後繼續向各位解釋原因之所在。

聯合國5
Photo Credit: 美國國家檔案館
南斯拉夫共產黨的游擊隊,雖然是共產黨,卻同時接受英美援助,讓狄托有了在戰後推動不結盟運動的本錢,並影響了阿爾巴尼亞

不結盟運動的興起

然而進入60年代以後,隨著越來越多亞洲還有非洲的殖民地獨立成功,並且以主權國家身分進入聯合國,由西方國家把持的國際秩序面對的挑戰也越來越大。這裡提的西方國家,不是只有美英法三個資本主義國家,同時還包括了蘇聯。從許多新興獨立國家的角度出發,蘇聯本質上也是試圖將自己的意志強制加諸到華沙公約組織國的霸權主義國家,必須給予嚴格的防範。

於是就有了1955年的萬隆會議,還有1961年形成的不結盟運動,因為亞非新興國家不願意繼續接受美國、英國以及蘇聯等強權的擺布,渴望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毛澤東領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因為在韓戰中與美國打了個平手,接著又與蘇聯關係日益惡化的緣故,成為不結盟運動國家崇拜的對象。世界格局的發展,逐漸由原本的美國、蘇聯與英國三強鼎立轉為美國、蘇聯與中共。

不結盟運動的參與國,很自然的把中共與印度、印尼、埃及還有南斯拉夫並列為他們在國際舞台上發聲的領導國家。他們尤其對中華民國實際統治區明明只有台澎金馬,卻在美國支持下持續於聯合國內代表「中國」非常感冒,因而成為中共加入聯合國的主要支持者。到了1961年,雖然台北還是能在美國提出「重大議題案」的情況下保住聯合國席位,卻再也無法阻止外蒙古進入聯合國。

最支持中共的國家,分別為巴爾幹半島小國阿爾巴尼亞和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這兩個國家被中華民國老一輩外交官並稱為「兩阿」。阿爾巴尼亞的共產主義革命深受南斯拉夫民族共產主義者狄托(Josip Tito)影響,對蘇聯持相當敵視的態度,自然對願意同時與美蘇對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抱有相當好感。而阿爾及利亞對法國的獨立戰爭,則始終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聲援與支持。

「兩阿」在聯合國裡挑戰中華民國,站在他們的立場而言實在是再正常也不過了,然而隨著越來越多支持中共的亞非國家進入聯合國,越來越多原本支持中華民國的西方國家也跟著與台灣斷交。

英國在鎮壓了馬共的叛亂後,對繼續在聯合國裡投票支持中華民國不再有興趣,法國則在相繼失去越寮柬3國及阿爾及利亞後,於1964年1月27日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隨即台灣宣布與法國斷交。

聯合國6
Photo Credit: 美國國家檔案館
進入聯合國的中共代表,笑起來非常猙獰

失敗的「雙重代表權」

進入70年代以後,國際局勢的發展對自由中國更是不利,首先是中共在珍寶島與蘇聯打了一仗,讓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認知到聯合中共對抗蘇聯的可能性。在圍堵蘇聯為第一優先的戰略考量下,尼克森(Richard M. Nixon)領導的美國政府不再反對中共加入聯合國,只是堅持在結交新朋友的同時也不能放棄老朋友,應維護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

當然美國沒有辦法昧於現實,繼續支持中華民國繼續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裡代表中國,但是還是可透過類似蘇聯「一國三席」的模式,讓中華民國以「一國兩席」模式保有聯合國一般會員國的席位。

這便是由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老布希(George H. W. Bush)向台北方面提出的「雙重代表權」建議。對於堅持「漢賊不兩立」國策的蔣中正,此一建議在心理上很難接受。

不過根據錢復還有陸以正等老一輩外交官的回憶,蔣中正為了確保日後國際社會有干預中共武裝併吞台灣的權力,還是接受了老布希的「雙重代表權」提案。就算保不住靠領導抗戰得來的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席位,也要保住讓中華民國命脈得以延續的一般會員國席位。無奈時不我予,以阿爾巴尼亞還有阿爾及利亞為代表的不結盟運動國家,堅決支持中共將「蔣介石代表」驅逐出聯合國。

於是就有了《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的通過,還有外交部長周書楷宣布聯合國「自敲喪鐘」之後,率領駐中華民國聯合國代表劉鍇一起走出紐約聯合國大廈。從蔣中正願意放下姿態,接受「雙重代表權」這點來看,當年的政府為了保住台灣在聯合國裡的地位,實在是已經盡力了。對此筆者不贊成許多獨派的做法,攻擊蔣中正先生「漢賊不兩立」的立場是導致台灣退出聯合國的主因。

事實上獨派早期也深受不結盟運動國家的思潮影響,認為唯有中華民國不再在國際上繼續代表中國,才有台灣走上獨立建國道路,進而以新興國家身分加入聯合國的機會。只是過去在美國承認中華民國為唯一中國合法政府的情況下,獨派的活動受到壓制,沒有辦法公開喊出來而已。「蔣介石的代表」被從聯合國被驅逐出來,看在老一輩的獨派眼中顯然是喜訊而不是悲劇。

聯合國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聯合國終究是二戰戰勝國建立的產物,目的是為了維護二戰戰勝國建立的世界秩序,圖為筆者在聖地牙哥聯合國協會的紀念品店拍攝到的照片,仍將戰勝國與戰敗國的國旗分開並列,雖然用的都是現在的旗幟

中華民國到底還在不在聯合國?

如前所述,《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給台灣帶來的最直接結果,是原本團結一心捍衛中華民國體制的台灣人,分裂出主張台灣獨立的綠色獨派還有主張台灣「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紅色統派。就算是持續主張捍衛中華民國體制的藍色維持現狀派,也只剩絕對少數的人還願意以「中國」做為中華民國的簡稱,那個中華民國持續代表中國的時代看似一去不復返了。

事實上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羅斯福確實如邱吉爾還有史達林所預料的不是100%的理想主義者。他確實沒有把全世界都變成美利堅殖民地或美利堅勢力範圍的打算,但是他的《聯合國家宣言》卻從一開始就是為維護戰勝國,尤其是維護戰勝國四強的利益所量身打造的。做為戰敗國的德國、義大利和日本,在這個由戰勝國制定的國際秩序下將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當《聯合國憲章》(The United Nations Charter)在1945年6月26日簽署時,為了確保戰勝國的利益能夠被永久保存,所有創始會員國的國名都是以當時簽字的戰勝國國號為標準。中華民國代表團使用的正式國號為中華民國,那麼聯合國裡面就沒有所謂「中國」的席位,只有中華民國的席位。《聯合國憲章》裡的中華民國國名,也不曾受到中國內戰的結果而有任何改變。

換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1年進入聯合國,代表的其實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國」。就如同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雖然在1991年解體,但是今天的俄羅斯聯邦在聯合國裡面代表的仍是「蘇聯」,不是俄羅斯一樣。這個機制建立起來的目的,就是為了確保做為二戰戰勝國的蘇聯、中華民國還有其他三大常任理事國永遠不會被趕出聯合國。

從嚴格的意義上來看,其實《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趕出的並不是中華民國,而是所謂「蔣介石的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曾加入過聯合國,何來「恢復」聯合國席位的說法?《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的真正用意,是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政權」在聯合國裡代表中華民國這個「國家」的權利罷了。

聯合國8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做為聯合國外圍組織的世界民主自由聯盟,如今仍是由「蔣介石的代表」在裡面代表中華民國喔,圖為2014的世盟成立60周年大會

蔣介石代表還在聯合國嗎?

最後我們要談的,是《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執行的到底夠不夠徹底?誠如許多獨派所言,如果中華民國的席位被中共都坐去了,那麼唯一讓台灣返回國際社會的機會就是宣布台灣獨立了。事實上又不盡然於此,因為「蔣介石的代表」其實並沒有如大多數台灣人所想,真的被徹底驅逐出了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

比如以台北為據點的世界自由民主聯盟(World League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是從1993年起就成為聯合國轄下的非政府組織。可是在這個組織中,代表中華民國的仍是「蔣介石的代表」,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因為世盟的前身,是由中華民國聯合大韓民國、菲律賓共和國以及越南共和國成立的亞洲人民反共聯盟(Asian Peoples' Anti-Communist League)。

而亞盟的成立,又是為了紀念14000名中共戰俘投奔台灣的「一二三自由日」,因此每年世盟的年會都選在1月23日舉辦。中共如果參加世盟,等於給當年發動「抗美援朝戰爭」的自己打臉,所以只好繼續默認由「蔣介石的代表」在世盟代表中華民國。

另外一個比較有名的機構,是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具有諮詢地位的世界童軍運動組織(World Organization of the Scout Movement)。由於童軍運動的創始人貝登堡(Robert Baden-Powell)為著名的反共人士,中共將其視為法西斯主義的代表,遲遲不願參加世界童軍運動,這就給台灣的中華民國童軍總會積蓄在世界童軍運動組織中代表中華民國的機會。

直到今天,中華民國童軍總會仍以中國童軍總會(Scouts of China)的名義參加國際活動。世盟與童軍總會,還只是「蔣介石的代表們」在聯合國眾多附屬機構中參加的其中兩個而已,所以半個世紀前的聯合國保衛戰雖然看似是中共取得勝利,可實際上的勝負卻還沒有分出。我們當然不該妄自菲薄,完全放棄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的機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