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代最駭人聽聞的劉邦友血案(四):20多年後,等待星火之光重燃的冷案

1990年代最駭人聽聞的劉邦友血案(四):20多年後,等待星火之光重燃的冷案
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Photo Credit: Solomon203 @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偵辦劉邦友命案,檢警一共過濾1200多條線索,清查超過3萬名可疑對象,指紋比對超過1千萬枚,命案歷經8位警政署長、6位桃園縣警察局長。因為它是台灣治安史上的痛,所以只要有線索就必須要查下去。 期盼我們能看得到那一天的到來。

文:唐嘉邦(重大歷史懸疑案件調查辦公室調查員)

偵辦劉邦友官邸血案的過程中,由於出動單位極多,包括刑事局、台灣省警務處、桃園縣警局等,專案小組為幾個主要負責的單位做了任務分工。

其中「地主」桃園縣警局及轄下各分局,負責對可能引發殺機的縣府發包工程或施政措施,查訪有關業者及包商;台灣省刑大偵二隊則針對桃園、中壢地區的汽車賓館及地區的黑道人物做清查;刑事局偵一隊及偵三隊專案人員則進行對被害人、關係人及命案附近的有關通信做交叉比對。

依據這些情報,警方鎖定北部縱貫線兄弟聚集所在的桃園中壢一帶、擁有重裝武器者,其中有不少人已因案入獄服刑,專案小組也派員進入監獄查訪槍擊要犯,了解何人可能有如此的火力。

黑道「三」字輩,風聲鶴唳

第一個遭殃的是台北「中正聯盟」盟主劉邦誠,劉邦誠與劉邦友是宗親關係,在家排行老三,所以綽號「老三」,與警方正全力清查劉宅血案兇嫌的對象不謀而合,因此將他提報為治平專案對象。

劉邦誠被逮後,坦承販賣安非他命及組織幫派,但否認與劉宅血案有關,稱「我認識劉邦友啊,但他不認識我。」同時他也提出案發當時的不在場證明,檢警在訊問後排除他涉案。

案發3天後,專案小組根據目擊證人的指證,公佈兩名行兇歹徒其中一人的畫像,並懸賞2千萬元作為提供線索的破案獎金。警方公布歹徒畫像並說明特徵為:年約40歲,臉型圓胖、單眼皮、鼻梁寬扁,嘴巴略厚,下巴短而不明顯,皮膚白,身高大約168公分,長相頗斯文,上身穿著一件白色夾克,另名歹徒則較為瘦矮。

儘管已公布嫌犯畫像,但似乎沒有進一步發展。這時道上有傳聞,指稱兇嫌之一「老三」,可能為台語「劉三」之誤,根據警方發佈的兇嫌畫像,貌似板橋地區一名綽號「劉三」的黑道分子,但最後也證實毫無根據。

就在搜索歹徒無進展時,又有秘密證人舉報,案發當天上午11點左右,他曾在香港啟德機場見過畫像中的歹徒,兩人還交談了10分鐘,得知對方正要前往廣州。警方研判,如果行兇歹徒於當天上午8點15分許在桃園縣長官邸作案後,攔乘議員莊順興的轎車逃亡,假設由中正機場潛逃出境的話,到達香港的時間與證人指證時間相仿。但即便如此,也無法證實兇手確實已出境。

專案小組還曾鎖定槍擊要犯盧照琴涉案,但盧本人有確切的不在場證明,省刑大專案人員曾帶回幾名盧照琴身邊的手下深入查證,但也查無實證;專案人員亦接獲過一通檢舉電話,指稱有兩名綽號叫做「蜈蚣」及「大目仔」的黑道分子可能涉嫌行兇,由於兩人於案發後失去蹤影,警方調查後也無疾而終。

時序進入12月,繼之前劉邦友宗親,外號「老三」的劉邦誠在台北遭逮後,另一個外號「老三」的幫派分子張仲德也落網。 檢警之所以鎖定張仲德,不僅是因為他的外號,還是因為他認識被劉邦友夫人彭玉英視為「交友複雜」的官邸警衛劉明吉。

因為警方在劉明吉的筆記本上,發現首頁就記著張仲德的電話,且兩人間似乎有著金錢往來及債務糾紛。令人感到更可疑的是,張仲德在案發後就人間蒸發,連他太太都不知道他的行蹤。

正當檢警以為這次總算有所突破時,但跌破眾人眼鏡的事又發生了。專案小組在12月9日公開發布協尋張仲德的公告,隔天張仲德便聯繫TVBS電視台,主動陳述案發後他的行蹤,並在12月11日,由立委彭紹瑾及律師的陪同下到桃園地檢署到案說明。張仲德喊冤,稱他絕對沒涉入縣長官邸血案,他這幾天到處躲藏,是因為害怕被掃黑入獄。經檢警調查後,也認為他確實未涉案。

在偵辦劉宅血案中,檢警對於外號「老三」的幫派分子逐一調查,讓全台「老三」為之色變,因為被逮後即便沒有涉及官邸血案,也可能會被提報治平專案遭到檢肅。

從樂觀趨向悲觀的調查行動

在查緝兇嫌的過程中,專案小組及高層的態度,也漸漸由樂觀轉至低調。內政部長林豐正、警政署長姚高橋於11月25日曾連袂表示,血案已掌握重要線索,應很快就可破案。

省警務處長王一飛於隔天26日,在省議會答詢時也很有信心地認為,「案子就快破了」。檢察官宋國業於同一天,面對媒體的一再追問時,則指出希望能在兩周內破案。

對於檢察官稱兩週內可能破案,林豐正表示,「差不多」,因為調查已「正慢慢接近目標中」、「已逐漸收網」。不過,相較於他人的樂觀,檢察長黃世銘則有所保留,他認為證據的調查務必仔細,不應有時間的限制。

儘管部長、署長、檢察官於偵辦初期都信心滿滿,但因為偵辦進度並未有實質性突破,有立委於11月28日在立法院質詢時,質疑警方偵辦方向越來越廣,似乎根本無法破案。但林豐正還是於答詢時表示,偵辦範圍已經越來越小,血案應該很快就會破案。

專案人員雖然一再向外界表達案情進展頗豐,即將收網的樂觀訊息,但已有媒體於報刊上批評檢警偵辦其實已陷入膠著:不論是人證、物證及線索的掌握都陷入瓶頸,背景清查也無重大發現,目前檢警幾已喪失主動出擊偵辦的契機,只能被動的依賴民眾檢舉電話,逐一過濾清查。

同時外界也開始批評,檢警偵辦縣長官邸血案之初,從全國各單位調派菁英人員辦案,不僅動員刑事局、省警務處、桃園縣警察局,後來甚至還有台北市刑大加入,以及從各縣市抽調頂尖的刑事幹才。表面上各自分工、各司其職,看來似乎是密切配合,但其實專案小組疊床架屋,各單位人馬各有盤算,各辦各的案,大家都想獨攬破案的首功,導致彼此資訊不流通,常常同樣的線索,不同單位分別去查了5、6次,嚴重浪費人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