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代最駭人聽聞的劉邦友血案(五):從犯案經過到偵辦過程,每個環節都存在許多問題

1990年代最駭人聽聞的劉邦友血案(五):從犯案經過到偵辦過程,每個環節都存在許多問題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堂堂一縣之長的官邸竟然在大白天遭兇徒潛入,並殘忍地以行刑式槍殺包括縣長劉邦友在內的9人,造成8死1重傷,且案發至今超過23年仍未偵破。這起命案從發生原因、犯案經過到最後偵辦過程,每個環節都存在許多問題,值得深深探討。

文:唐嘉邦(重大歷史懸疑案件調查辦公室調查員)

劉邦友官邸血案時間表

  • 1996年── 11月21日:2名歹徒潛入桃園縣長劉邦友的官邸犯案,造成八死一重傷。
  • 6:30之前:歹徒潛入官邸警衛室
  • 7:30 機要秘書徐春國來到縣長官邸
  • 7:40 前國大代表林木連打電話到官邸,與劉邦友通話
  • 7:50 桃園縣工務局長劉志清回撥電話至官邸找縣長,但縣長已出門
  • 8:00之前:司機劉邦明抵達官邸備車,在警衛室遭歹徒押制
  • 8:00 劉邦友下樓,可能步出客廳後即遭到歹徒脅持至警衛室
  • 8:05 縣長室致電官邸
  • 8:10 鄧文昌、莊順興兩名議員來到官邸;縣長室再度來電
  • 8:15 警衛劉邦亮抵達官邸接班,是最後一名進入警衛室的受害者
  • 11月25日:內政部長林豐正、警政署長姚高橋表示已掌握重要線索
  • 11月29日:林豐正說法由「快破案」變成「絕不會變成另一個尹清楓案」
  • 12月:外號都叫「老三」的劉邦誠與幫派分子張仲德落網。
  • 2016年── 11月:有祕密證人指稱,當年殺害劉邦友等八人的兇手,其實是外號「老山」的梁姓肉販,另一名兇手綽號是「哥哥」。
  • 11月20日:劉邦友血案追訴權時效20年期滿
  • 2018年── 行政院通過《刑法》部份條文修正草案,犯最重本刑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人為致死案,將取消追訴期規定。
iStock-1158104827
Photo Credit: iStock

疑案辦調查員筆記

桃園縣長劉邦友官邸血案是台灣第一起重大的政府要員住宅命案,堂堂一縣之長的官邸竟然在大白天遭兇徒潛入,並殘忍地以行刑式槍殺包括縣長劉邦友在內的九人,造成八死一重傷,且案發至今超過23年仍未偵破。這起命案從發生原因、犯案經過到最後偵辦過程,每個環節都存在許多問題,值得深深探討。

台灣之前也曾出現過像是八德鄉滅門血案、林宅血案之類的滅門案,但都是發生在早期戒嚴時代。儘管這些案子也是媒體的報導焦點,但多少還是受限於當時的報禁及言論管制。

劉宅血案就不一樣了,它發生在1996年,這時不僅已經開放了報禁,報社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與之前的重案相比,這時正是第四台業者興起的時刻,在新聞報導方面,除了老三台外,一大堆24小時輪播的新聞台出現,SNG車即時報導,使得劉宅血案的曝光程度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檢警的偵辦進度也都攤在民眾面前檢視。

但我們真的看到了全貌嗎?

如果讀者有興趣回頭查詢當年劉宅血案的報導,可以發現負責偵辦的專案小組絕對是非常認真的辦案,每天都要四處查訪、過濾檢舉電話,並針對幫派分子進行檢肅,不可謂不用心。

後來很多媒體在檢討劉宅血案時,都認為未能破案的關鍵,在於命案現場被第一時間前來的救護人員、警察給破壞。但事實上,當時九個人堆疊在兩坪不到的警衛室內,警消救護人員根本無從判別裡面到底誰生誰死,在救護第一的前提下,現場遭到破壞是無可厚非的。任何重大命案的現場,都有可能因為救護而遭到破壞。

iStock-1193233112
Photo Credit: iStock

另外,媒體也探討了專案小組的組成。劉宅血案的專案小組內,集合了桃園縣警局、刑事局、省刑大、台北市刑大等單位的菁英刑警,各個都是偵辦刑案的高手,陣容堅強。但也因為各單位協調問題,遭批評專案小組內權責不清、疊床架屋,各單位各辦各的案,導致組織內溝通出現問題,辦案效率不彰。

這些媒體批判的點,可能是劉宅血案無法破案的因素之一,也可能不是。因為劉宅血案絕對不是兩名歹徒衝進官邸殺人那麼簡單,它的背後的殺機才是最需要被剖析的。

老實說,就算當時真的逮獲行兇的兩名兇手,案情就能真的水落石出嗎?我想恐怕未必。

劉宅血案牽扯到的東西或許比我們想的都還要更深或更廣。此案的關鍵還是要落在主角劉邦友身上,當時的桃園縣在劉邦友縣長任內,推出了大量的土地開發案,這些開發案的背後代表的是龐大的商機利益,也因此是各家勢力競逐之處。另外,還有許多諸如農會弊案、環中東路拆遷案、焚化爐案等,外界揣測血案背後的殺機應是來自於此。

但既然已經得知明確的殺人動機,為何專案小組遲遲不能從中過濾出可能的兇嫌及幕後主使者呢?理論上只要理清楚誰在這些案子中吃了大虧,誰就有可能是兇手不是嗎?

不過,這樣的殺機一來只是推測,二來這些案子太多,涉及的政商人士間關係錯綜複雜,而且其背後皆有黑白兩道的背景支持,在沒有實質證據的情況下,檢警能做的事有限。

而誰真正掌握住案件全貌呢?

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已死不能說話的劉邦友;一個是在血案中唯一的倖存者、腦部受到重創的縣議員鄧文昌。

鄧文昌是劉邦友的親密戰友,他承襲著父親的地方勢力,一直是劉邦友最堅定的支持者之一,甚至許多案子的背後斡旋協調都是由他負責。原本專案小組期待傷後復原的鄧文昌能恢復記憶,他的證詞絕對能成為偵破劉宅血案,並揭開所有內幕的關鍵點。 不過,鄧文昌雖然命大被救活,但從此無法溝通、智力退化、喪失記憶,對於案件過程無法交代。

關於鄧文昌的狀況,一直有許多傳聞,但我想我們還是不應過多揣測。 對鄧文昌及其家屬來說,從地獄中走一遭再回來已屬萬幸,沒什麼比還能活著更重要的事。但也因此,或許只能永遠讓真相封存在他的腦中了。

案情分析筆記

面對一樁超過23年的懸案做案情分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也許我們可以討論一下始終眾說紛紜的幾個疑點。

首先便是兇手在光天化日下闖入官邸、並以行刑式手法槍決包括當時的縣長等九人、造成八死一重傷──代表了什麼。

2016年11月,刑事局根據祕密證人陳姓男子提供的情資,約談了疑為真兇的梁姓男子「老三」(老山)。媒體披露的訊息是,警方指出,陳姓男子稱自己2000年時在桃園向綽號「哥哥」的肉販學習開業相關技術,而「哥哥」頭上的肉品大盤商是綽號「老三」的男子。

據「哥哥」所言,他與「老三」本來只是要去找縣長官邸的駐衛警劉明吉討賭債,結果在遇到劉邦友時遭到辱罵,嚥不下這口氣的2人當下奪走劉明吉的警槍並挾持官邸內的8人,最後槍殺了他們。

報導也指出,警方很訝異陳姓男子的供詞幾乎完全吻合20年前的採證,從屍體的位置到如何綑綁被害人等,還詳述了他們與死者的對話及逃亡路線──儘管如此,在驗完梁姓男子的DNA後,這條線索還是斷了。

這裡有兩個疑問:一是倘若只是討賭債,除非已預謀殺人,否則為何要將所有進入警衛室的人都先押起來、最後再全部槍決?

依照1996年11月21日案發的時間線,一大清早去縣長家堵人、一直待到人來人往的8點半左右,最後限制了九個人的人身自由,期間冒著非常可能被人發現的風險──更不要說官邸就在縣府大樓旁不到200公尺處──連逃亡都幾乎可說是不慌不忙、好整以暇,只是為了討賭債這個理由,實在讓人覺得站不住腳。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