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飛向太空》:李登輝繼任總統後有意啟動太空夢,不料經濟部潑了他一盆冷水

《福爾摩沙飛向太空》:李登輝繼任總統後有意啟動太空夢,不料經濟部潑了他一盆冷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登輝對於發射衛星的事念念不忘,夏漢民認為既然經濟部、交通部都不做,不如讓國科會來試一試,因此甫一上任,夏漢民就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並把評估的任務交予副手之一的鄧啟福副主委,請他負責籌劃一個探討衛星計畫的座談會。

文:王季蘭

李登輝啟動台灣的太空夢

1988年1月,總統蔣經國病逝,由李登輝繼任總統,儘管朝野一片哀戚,卻也瀰漫一股「威權統治瓦解」的政治氣氛。為了凝聚國人對台灣未來發展的信心,並鼓勵產業界、提振民心,也為了突破數十年來兩蔣等同於台灣的國際形象,李登輝亟欲展現一番作為。

由於韓國才在前一年表現出強烈意圖,公開宣布要發展太空科技,而日本也在1986年用自己製造的大型H-1火箭,把人造衛星發射到地球同步軌道上,因此發展太空科技的建言很自然就流入李登輝耳裡,成為當時被提出來討論的多項大型科研主題之一,其中亦包括了高溫超導體研究。

雖然同年交通部就擬訂了一套通訊衛星有關的計畫,即「我國衛星通信長期發展計畫」,將執行17年,分三階段進行,但是第三階段才要實施的「建立本國衛星系統」,也要在至少10年以後才可能實現(1994年時修正為1998年開始發展自有衛星)。這樣的進程,顯然無法滿足這位胸懷壯志的新領導人。

李登輝對於發展太空科技的興趣濃厚,可以從他不只一次在公開行程中提及此構想而看得出來,包括1988年10月接見南投縣縣長吳敦義的場合,同年底所主持的一場軍事會談,以及當他南下參訪大學時也在談話中透露了這個想法。於是李登輝指示經濟部來評估我國自行發射衛星的可能性,沒過多久,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也找來國家科學委員會(國科會,現科技部前身)主任委員夏漢民,來進行太空計畫之可行性評估。

不料,經濟部隔年提出的報告卻潑了李登輝一盆冷水,指明我國「自行發射衛星及自製衛星」的經濟效益並不明確,然而這盆冷水並沒有澆熄李登輝的希望,因為國科會沒多久就捎來了令他振奮的消息。

國科會動手籌劃

1988年6月,時任成功大學校長的夏漢民,一手創立的成大醫學中心落成啟用,把醫院和成大醫學系結合,夏漢民那不畏背後政治運作的魄力,讓他在7月卸任校長後,就被拔擢擔任國科會主委。李登輝對於發射衛星的事念念不忘,夏漢民認為既然經濟部、交通部都不做,不如讓國科會來試一試,因此甫一上任,夏漢民就接下了這個燙手山芋,並把評估的任務交予副手之一的鄧啟福副主委,請他負責籌劃一個探討衛星計畫的座談會。

鄧啟福原本是交通大學教授,後來擔任國科會工程處處長, 處長當了三年,受到前任國科會主委陳履安賞識而提拔至副主委。鄧啟福接獲夏漢民的指示之後,從夏主委的口氣推敲,認為這個發展衛星計畫的構想應該是政府高層的意思,這讓他想起更早前李登輝剛繼任總統時,他曾經代表國科會替李登輝推動高溫超導體研究的計畫。

當時李登輝曾經對鄧啟福說:「你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一個總統要管這樣細瑣的事?」他接著解釋,台灣要出頭,要找才剛萌芽的科技來做,如此立足點相同,我們才有機會。鄧啟福回憶道:「李前總統一開始上任時,很有學者的作風,然而當時他屬意發展衛星科技這件事,是不是基於這樣的企圖心,就不得而知了。」

《福爾摩沙飛向太空》p_17配圖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鄧啟福提供
1988年,國科會主委夏漢民(左)指示副主委鄧啟福(右)籌劃衛星計畫。

1988年11月,鄧啟福受夏漢民委託,找了當年成功大學航空太空研究所的趙繼昌所長與台大工學院院長汪群從教授等人開了一個會,會中即以行政院科技顧問組的名義成立了一個「人造衛星應用與發展小組」,選派趙繼昌為召集人,另有八位委員,其中除了汪群從之外,還包括中央大學太空遙測中心主任陳哲俊 教授,以及交通部、經濟部、教育部三個科技顧問室的主任,另有中山科學研究院、工業技術研究院與農委會的代表。這個發展小組之後密集開了幾次會,只是鄧啟福僅主持了第一次會議之後,就未再參與。

1989年5月,趙繼昌拿著規劃近半年的草案,到「科技顧問會議」上報告,以臨時提案的方式報告「我國發展人造衛星之可行性」,另有當年電信研究所呂學錦所長報告另一個子議題「人造衛星在電信上之應用」。根據與會者回憶,當時趙繼昌報告完之後,幾位外籍的科技顧問紛紛摸不著頭緒,用懷疑的口吻問道:「你們真的要做嗎?」

以當年的時空及台灣的處境,也難怪這些外籍顧問會有如此的疑問。除了美蘇的太空競賽,亞洲方面,日本是最早投入太空發展的國家,從1950年代就開始研發小型火箭,並在1970年2月用L-4S火箭,把自製的一顆實驗衛星大隅號(Osumi)發射到繞地的軌道上,成為全世界第四個成功自行發射衛星升空的國家。(第二名是美國在1958年發射的探險家一號〔Explorer 1〕,第三名是法國在 1965年發射的阿斯德希克斯衛星〔Astérix〕。)

過了兩個月,中國大陸也發射長征一號火箭,把科學衛星東方紅一號送入軌道,雖然這顆衛星只設計了二十天的壽命(最後多活了八天),卻讓中國名正言順的進入「太空俱樂部」,成為第五位成員。而台灣晚了二十年,才想到要發展衛星與太空計畫,任誰聽了都會產生幾分懷疑。

然而,李登輝的太空夢並不是第一次在台灣被提起,事實上,就在日本和中國成功發射衛星的1970年,立法委員胡秋原在立法院質詢時,就曾建議政府發展人造衛星,藉此結合海內外人才,培養技術與經驗,以尋求科學之獨立。這個建議當時曾引起熱烈的討論,贊成者不少,但反對者則也以「發展人造衛星不如建造天文望遠鏡」這種言論來反駁。然而,當時負責國家科學發展指導委員會(科導會,國科會前身)的吳大猷並不怎麼睬理,只著眼於基礎科學的研究,因此,衛星發展的議題就像過眼雲煙,直至李登輝主政之前,都沒有再提出來深入探討。

書籍介紹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