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會造成更多失業?202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打臉效率市場假說

最低工資會造成更多失業?202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打臉效率市場假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avid Card、Joshua Angrist、Guido Imbens贏得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他們將最低工資有調漲的紐澤西州界定實驗組、最低工資無調漲的賓州作為對照組。結果發現,並無證據支持最低工資調漲導致紐澤西州就業顯著下滑,就業甚至可能成長。

哪一個才是經濟學呢?是架構在數學模型裡,望而生怯的希臘字所堆砌起來的完美均衡?還是從貼近人真實感受出發,從數字找證據,回頭來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至少這次諾貝爾獎對後者給予了一個肯定。

回頭看台灣,每次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出爐後,我們總是非常興奮,好像又出現了幾個洞悉人類社會奧秘的先知。但這次這些學者名單的出爐,或許是要跟大家說經濟學不只是模型推理,更需要從資料裡理解經濟是如何運作。

基於這樣的邏輯,建立在美國資料的實證研究一定可以用來解釋台灣的經濟嗎?很可能不是,如果市場不再建立在一個想當然爾的假設下,任何地方的經濟運作都有可能不一樣。所以,在歌詠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同時,我們或許可以更致力於台灣的實證研究,至少要更多檢視「一旦調高基本工資,廠商倒光,一粒米不能下鍋」的發言。

事實上,台灣基本工資的實證研究仍有許多發展空間。我在博士論文中以2007年基本工資調漲(基本月薪從15840元調漲9%到17280元、基本時薪從66元調漲44%到95元)為研究點,以月頻率資料,直接分析受基本工資影響之低薪者的就業在調漲後的變動。

結果同樣發現,對於所有廠商而言,基本工資的調升,並未顯著地影響其全職低薪者或兼職者的雇用量;但對於受影響較大、雇用人數小於30人的小廠商而言,全職低薪者的就業有些微的上升,兼職者的雇用量則呈現11%-24%的增加。

回想當時校園附近貼著的打工廣告從時薪66元一夕之間變成95元,這些商家卻各個屹立不搖,仍舊需人孔急,周遭打工的人也變多。那時深覺經濟學或許就是存在於課堂中,或是叫在市場中的弱勢者認命的工具。直到後來,恍然大悟,說著「一旦調漲、失業遍地」的人說的可能不是經濟學,而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