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豔后的後代,曾與羅馬帝國三分天下的「一代女王」芝諾比亞

埃及豔后的後代,曾與羅馬帝國三分天下的「一代女王」芝諾比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芝諾比亞高潮迭起的人生在後世廣為流傳,從中世紀作家喬叟在故事中提及芝諾比亞的一生以來,各時代的作家均以類似的浪漫創作來紀念這名東方的沙漠女王。現今她在中東地區更是廣受愛戴,人們經常將她視作力抗西方霸權的精神象徵。

文:Satoman

在1800年前,在羅馬帝國的遙遠東方曾有一名女王。

女王冰雪聰明、姿色亮麗、勤於政事且野心勃勃,她建立了一個橫跨亞非兩大陸的王國,撼動了羅馬近千年以來的根基,甚至讓帝國面臨了史上第一次的崩解危機。

面對來自西方的羅馬強權,她毫不畏懼的號召子民力抗死戰,儘管連戰連敗,但女王在她的籠城中仍讓她看似無敵的對手嘗到苦頭。

最終女王兵敗被俘。敵人以黃金的鎖鏈將她綑綁束縛,並當作戰利品遊街示眾了3日以慶祝帝國的勝利。隨後她的王國在風沙中瓦解,女王也於歷史的幕後消失而去,但人們從未將她遺忘,人們仍以東方的女王為主題創作了眾多浪漫的詩文與劇作。

她就是芝諾比亞女王,東方沙漠的女傑,最後的(亞歷山大大帝)繼業者。

羅馬3世紀危機

3世紀,橫跨歐亞非3大陸的羅馬帝國正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西元212年,羅馬帝國第22任皇帝暴君卡拉卡拉頒布了安東尼努斯敕令,予以所有帝國領土中的男人完整的羅馬公民權。此舉是為了擴張帝國的志願兵源與稅收,但當時羅馬已是個領土龐大的多民族國家,此敕令在給予外族公民權的同時,也予以了他們爭權奪利的野心與權力。

在敕令發布的短短23年後,羅馬皇帝亞歷山大.塞維魯就被外族掌控的軍隊推翻並被處死,取代其地位的則是色雷斯出身的外族軍人皇帝馬克西米努斯。但馬克西米努斯還沒在皇位上坐熱,其大位就受到羅馬各地軍閥的挑戰,他在征伐途中遭到軍隊叛變而死,在位期間僅3年1個月。

之後的羅馬的帝位與國政可說是一團混亂。在短短的半世紀中就有超過40名軍人皇帝繼位或自封為羅馬皇帝,這些皇帝平均在位時間不到兩年,最短的甚至不到1個月就被推翻或死於戰爭。

這段混亂的期間被稱作3世紀危機或是軍人皇帝時期,內憂外患、稅收不足與通貨膨脹正日漸將偉大的帝國撕扯碎裂。

西元244年,羅馬皇帝戈爾迪安三世親征新興的東方強權波斯薩珊王朝無果戰敗身亡。之後的西元260年,羅馬皇帝瓦勒良同樣嘗試親征波斯,但下場卻是兵敗被俘後死於異鄉。接連的戰敗讓羅馬帝國的聲望與權勢一落千丈,當時為羅馬行省的敘利亞也日漸遭受波斯的蠶食併吞。

iStock-137452058
Photo Credit: iStock
現代敘利亞發行,以芝諾比亞為主題的郵票

帕米拉的興起

帝國的無能與波斯的進逼,讓當時的敘利亞綠洲貿易大城之一的帕米拉感到雀躍又不安,雀躍在於他們的獨立自主性提高,不安則是來自波斯的威脅。對於此狀況,帕米拉決定選拔出自身勢力的統治者來領導他們渡過亂世時代。

帕米拉選擇的人選是奧登納圖斯,一名在當地享負盛名的軍隊領袖。在奧登納圖斯的領導下,帕米拉的貿易路線與領地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障。羅馬皇帝瓦勒良被俘後,奧登納圖斯更是直接被推舉為帕米拉之王,他召集周邊部族集結為軍隊,代替兵敗的羅馬帝國守護敘利亞不被波斯侵犯。

西元262年,奧登納圖斯率軍隊反擊波斯於敘利亞侵占的領土,之後更是一路進攻至薩珊王朝的首都泰西封。儘管波斯的死守讓奧登納圖斯下令撤退,但他並非無功而返。相反的,他將豐盛的戰利品帶回了帕米拉,並且完全將波斯從敘利亞驅逐而出。

凱旋的奧登納圖斯被加封為萬王之王,一個中東統治者慣用且相當於皇帝的稱號。他同時也加冕了自己的長子海然一世為共治王。至此,奧登納圖斯已經擁有足夠的地位與勢力成為一名獨立的王者。

奧登納圖斯權勢的竄升讓母國羅馬相當不安,但是當時衰弱的羅馬已無心力管轄東方的敘利亞與西境分裂的高盧。在皇帝加里恩努斯的默認下,帕米拉此時已幾乎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僅在表面上維持對羅馬帝國的效忠。

奧登納圖斯之後的統治持續了數年,直到他和長子在西元267被親戚暗殺為止。奧登納圖斯之死的首謀與詳細過程現今已不得而知,其幕後黑手從羅馬、波斯到其年輕的妻子芝諾比亞都有人猜測。

但我們能確信的是,隨著他與長子的死亡,繼承萬王之王位置的是其未滿10歲的幼子瓦巴拉圖斯。由於國王仍然年幼,身為母后的芝諾比亞便垂簾聽政,代子治理亡夫遺留的國家。

Zenobia_obversee
Photo Credit: CNG @ CC BY-SA 2.5
芝諾比亞所發行,印有自己頭像的貨幣

女王芝諾比亞

芝諾比亞的出身現在仍沒有定論,但大多肯定她出生於一個富裕的家族,並自幼養成了良好的教養。基於考古證據,有些學者認為芝諾比亞擁有曾統治當地的塞琉古帝國王族的血統。但在較接近當世的紀載中,她則被認為是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後裔。

但不管是賽琉古帝國的統治者還是豔后克麗奧佩脫拉七世,他們均是爭奪繼承亞歷山大大帝霸業的繼業者之後。這也代表了芝諾比亞可能是大帝的部將「勝者」塞琉古或「救主」法老托勒密的末裔。

基於這層關係,她也可說是曾制霸各方的繼業者們在歷史所留下的最後一道軌跡。

羅馬帝國不樂見芝諾比亞的掌權,因為這意味著東方權力的變動與自主。但是在嚴重的通貨膨脹和哥德人仍威脅著帝國的情況下,羅馬仍然沒有收復東方權位的本錢,皇帝加里恩努斯之後更是因政變倒台駕崩。繼位的克勞狄二世也將精力花費在對抗哥德人與先前分裂而出的高盧帝國之上,並未對芝諾比亞做出干涉。

帝國的無暇控管給予了芝諾比亞極大的擴張權勢的空間,她先是讓兒子繼承了原先並非世襲的羅馬軍職,隨後更是獲得當地羅馬官員的支持並擊退了波斯外患,確保了帕米拉內部的穩定。

穩固根基後,芝諾比亞開始驅使軍隊擴張帕米拉的勢力範圍。帕米拉的軍隊一路南下,沿著約旦河谷將今日的敘利亞全境、巴勒斯坦、西奈半島等地納入掌控之中。

芝諾比亞表面上仍臣服於羅馬,對外僅是宣稱自己代替皇帝「代管」這些東方的領土。但若是以現實來看,芝諾比亞無疑已成為一個遼闊王國的領導者,並且正野心勃勃的看著西奈半島另一方非洲大陸上的富庶三角洲——埃及。

西元270年,力阻哥德人入侵的克勞狄二世因瘟疫駕崩。這項消息讓芝諾比亞認為時機已到,她的軍隊開始向非洲進發,準備奪取羅馬帝國的最大糧倉,同時也是自己先祖托勒密與克麗奧佩脫拉所擁有的埃及。

當時埃及省長特納吉諾.普羅布斯正忙著剿滅海盜,帕米拉軍趁虛而入,一舉攻下了亞歷山卓和周遭區域。雖然特納吉諾之後一度奪回亞歷山卓,但當地人對芝諾比亞的支持讓亞歷山卓在短時內再次易主。

特納吉諾撤退至位於現今開羅的巴比倫要塞固守,最終兵敗自殺。

芝諾比亞的征服在北方也大有斬獲,她的軍隊入侵小亞細亞——也就是現今的土耳其,並將勢力擴張至現今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附近。

Palmyrene_Empire
Photo Credit: Sémhur @ CC BY-SA 4.0
芝諾比亞治理下的最大疆域

羅馬天下分三國

如今羅馬帝國可說是岌岌可危,西方的高盧帝國分裂,東方的帕米拉王國實質上和獨立沒兩樣,還不時蠶食帝國的領土。

若從當時的領土來看,可說是一個羅馬版的短暫三國時代,被夾在中間的羅馬則是搖搖欲墜,看起來隨時會被入侵的蠻族和獨立的兩國傾覆。

先前一直維持表面上效忠的芝諾比亞也終於摘下忠誠的面具。西元271年開始,帕米拉發行的硬幣上不再有羅馬皇帝的肖像,芝諾比亞和其子的肖像取而代之,並且被標註為奧古斯塔與奧古斯都——女皇與皇帝。

芝諾比亞治理著一個多民族國家,她得同時兼顧羅馬、希臘、閃族、波斯等各民族的勢力,她有時以波斯之禮待客、有時又以羅馬裝束面對子民、有時又前往閃族諸神的神殿祭祀,在文化與宗教上抱持著開放與接納的態度。來自各方的學者與教士拜訪了她的國家,甚至連當時普遍被迫害的基督徒都在帕米拉找到了安身之所。

與羅馬帝國決裂後,屬於她自己的帕米拉帝國則是儼然成型——一個橫跨亞非兩大陸的東方帝國,同時承接希臘化與閃米特文化的多元新帝國。

Busto_di_Claudio_II_il_Gotico,_Brescia,_
Photo Credit: Lotho2. @ CC BY-SA 3.0
「世界修復者」奥勒良

世界修復者

此時,一直以來對帕米拉放任無視的羅馬帝國終於有所行動了。

克勞狄二世死後,元老院原本擁立其弟昆提盧斯繼位,但軍隊卻不認同此人選,而是另立時任騎兵司令的奥勒良為帝。握有兵權的奧勒良很快地掌握了實權並取得元老院的認可,在位僅17天的昆提盧斯則是以自盡表示抗議。

雖然流程和先前許多次的軍人奪權相當類似,但連開了40幾次軍人皇帝福袋的羅馬帝國終於開到了大獎——「世界修復者」奥勒良。

軍眷出身的奧勒良作風以鐵腕著名,面對慣於製造劣幣貪汙的鑄幣廠發起的罷工,他毫不留情的派遣軍隊進行肅清,殺死了7千名鑄幣工人的同時也處死了在背後煽動的元老院議員。在他的規劃下,羅馬也再次成為了有城牆守護的城市,以對付不時南下劫掠的蠻族。

在帝國一大憂患哥德人被擊敗後,奥勒良則是開始著手「修復」破碎不堪的羅馬帝國。而他要修復的首要目標,就是位於東方虎視眈眈的芝諾比亞與她的帕米拉帝國。因為當時芝諾比亞已開始著手切斷羅馬的糧食供給,繼續容忍等同於坐視帝國覆滅。

奥勒良與羅馬軍團從小亞細亞進發,一路輕鬆地攻下缺乏防備的東方都市。傳說中奥勒良在行軍的過程中,夢到了自己相當尊敬的大哲人阿波羅尼烏斯,而哲人則是請求皇帝對他的故鄉提亞納網開一面,不要趕盡殺絕。

皇帝允諾,之後在攻下提亞納時便從寬處置,並未對城市的反抗做出報復,提亞納的例子讓許多仍在芝諾比亞統治下的城市爭相效仿,紛紛主動開城避免血光之災。而芝諾比亞則是將軍隊撤離小亞細亞,集中至敘利亞為決戰進行準備。

在行軍了半年後,奧勒良與芝諾比亞的軍隊在安條克近郊正式對壘。儘管帕米拉軍隊佔有地利之便,但奧勒良老練的軍事手腕彌補了這一點。

在戰場上,以重裝騎兵為主力的帕米拉軍隊看似輕易的擊敗了羅馬的輕騎兵部隊,芝諾比亞的軍事統帥札布達斯為了追求戰果下令部隊立刻追擊,卻沒想到這正是奧勒良誘敵深追的計略。

在中東的艷陽下,帕米拉重騎兵很快的筋疲力盡,反而被羅馬軍隊反擊導致大敗。奧勒良之後又故技重施,在現今的荷姆斯近郊以持棍的步兵攻擊馬腳的方式大敗追擊過深的帕米拉重騎兵。接連兩次大敗讓芝諾比亞的軍隊再也沒有反擊之力,女王只能撤回帕米拉城中固守。

這下就輪到奧勒良頭痛了。帕米拉是一座綠洲城市,四周被沙漠圍繞。儘管羅馬軍隊將帕米拉團團包圍,但起初難以得到補給的卻是身處沙漠之中的羅馬軍團,而非固守於綠洲之中的芝諾比亞。

再加上周遭效忠於芝諾比亞的貝都因人不時前來劫掠糧草,種種原因讓奧勒良原先順利的東征碰上了苦頭,他自身甚至差點因冷箭而死。

久攻不下的奧勒良曾寄信給籠城中的芝諾比亞,表示願意保證其家族與城市完好無缺以換取對方的投降,但卻反被芝諾比亞反諷了一番,並舉了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例子誓言絕不投降。

而遠在天邊的安逸羅馬也傳來了訕笑,認為皇帝連一個女人都無法順利征服,這讓奧勒良不得不替寫信自己和他的敵手辯護:

事實上,敵人所擁有的實力根本就和一個男人開戰沒兩樣,而恐懼與罪惡感讓她成為了更加棘手的敵人……

在另一封給元老院的信件則是如此寫著:

他們根本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女人……她的決策是何等聰慧、計畫是何等堅定、用兵是何等果決、必要時是何等慷慨、所要求的紀律又是何等嚴厲……

奧勒良忍辱負重,繼續在嚴困的環境中圍困帕米拉城,最終還是讓他等到了城中接近彈盡糧絕的那天。芝諾比亞騎乘駱駝逃出城外,嘗試前往波斯求援。但是她在中途被羅馬軍隊攔截,女王在成功橫渡幼發拉底河前就淪為羅馬的階下囚。

知曉芝諾比亞被俘的消息後,群龍無首的帕米拉只好開城投降,奧勒良也才完結了修復帝國東方的戰事。

Herbert_Schmalz-Zenobia
Photo Credit: Herbert Gustave Schmalz @ public domain
描繪芝諾比亞被黃金鎖鏈束縛的畫作

女王的結局

關於芝諾比亞最後的命運,史學家各自留下了相互矛盾的紀錄。有人說她在押送返回羅馬的途中就因病死亡,也有一說奧勒良將她處斬示眾。

但流傳最廣,最為知名的版本則是《羅馬帝王紀》中的記載。根據《羅馬帝王紀》,奧勒良在降伏西方的高盧帝國並完成帝國的統一修復大業後,他在羅馬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慶功遊行以炫耀自己的武勳。

在這場遊行上,芝諾比亞被黃金鎖鏈束縛著,並以巨大華美的珠寶層層裝飾,作為羅馬帝國的戰利品供市民觀賞。

由於奧勒良欣賞芝諾比亞的膽識與才華,也認為她代替帝國守護東疆確實有功,所以儘管皇帝處死了帕米拉諸多重臣,但他留下了芝諾比亞的性命。《羅馬帝王紀》紀載的結局中,芝諾比亞之後成為了一名羅馬貴婦並居住於莊園之中,在該書撰寫之時,她的故居仍被人們稱為芝諾比亞。

芝諾比亞高潮迭起的人生在後世廣為流傳,從中世紀作家喬叟在故事中提及芝諾比亞的一生以來,各時代的作家均以類似的浪漫創作來紀念這名東方的沙漠女王。現今她在中東地區更是廣受愛戴,人們經常將她視作力抗西方霸權的精神象徵。

如果說不列顛有凱爾特女王布迪卡、印度有詹西王后拉克什米.芭伊、法國有奧爾良的聖女貞德……那帕米拉的女王芝諾比亞無疑便是中東女傑的代表人物。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