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韓國在柏林(一):港韓跨國婚姻,用哪種語言來溝通?

香港與韓國在柏林(一):港韓跨國婚姻,用哪種語言來溝通?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文同中文發音相對地接近。因此,「韓妹」只是學了一年的普通語,已經到高階的程度,發音甚至比很多香港人準確。可是,我一開口說廣東話,她便嘗到苦頭。

編輯的提議寫寫香港與韓國的文化差異。我覺得提議很好,一個香港男和韓國妹在柏林,有不少的趣事,讓我娓娓道來。

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沒有去過韓國。

後來,我知道其實有兩個「韓國」:南韓與北韓。我少時,香港的電視台,經常都會報道北韓對南韓的軍事挑釁,好像是危險的地方,大概是最早的印象。可是日子一久,也見怪不怪。當時,金正恩還沒有成為北韓的領導人。為免誤會,我說的韓國是指南韓。

好了,其實南韓人不太喜歡別人用北韓來開玩笑。也不喜歡別人將「紫菜捲飯」(김밥),說成是「韓式壽司」,因為捲飯和壽司根本是兩種不同的食物。

kimbap-4828808_960_720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後來,我在電視看了朴贊郁的電影《JSA安全地帶》,可是當時也看得不明不白。讀中學時,在學校圖書館看陶國璋的《哲學的陌生感》,有篇文章是討論韓國導演許秦豪的電影《八月照相館》,讀後相當喜歡。同時,香港漸漸吹起一股韓風,有不少機會接觸韓國文化。我也陸續看了不少的韓國電影。可是,我卻一直都沒有打算去韓國。也對韓劇、K-pop缺乏興趣。上大學後,我甚至嘲笑一位哲學系學韓文的女同學。雖然,我心中沒有惡意,但回想起來,相當抱歉。

然而,又有誰會想到,我最後竟然會和韓國女生結婚!命耶?天意耶?想不到我也有學韓文的一日,想不到當年哲學系的女同學是那麼前衛。如果不是幾年前,德文堂下課後,我順手扶一扶大門,等一等,那麼韓妹就不會和我聊起來,邀請我一起去喝咖啡;我也同她凌晨到柏林巴比倫電影院,看差利卓別靈的默劇。也不會第一次去首爾,就是去見外父外母,商討結婚的事宜。

世界就是那麼奇妙,或者,那麼奇怪。

跨國婚姻常常遇到的問題是:你們是用哪種的語言來溝通?港韓組合,自然是用中文或韓文,或退而求其次,用英文。一家便宜兩家著,既方便又快捷。不過,其實我們是用德文交談。既然在柏林相遇,又懂德文,乾脆就用德文作共同語言。況且,我們相識在德文課相識,用德文也不錯。可是,德文畢竟不是我們的母語,生活上一些特別的用詞,我們不懂用德文表達。因此,有時對話會出現幾種不同的語言,相當趣怪。柏林的朋友知道我們用德文作用共同語言,都覺得相當搞笑。

shutterstock_131837404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說起語言的問題,韓文同中文發音相對地接近。因此,韓妹只是學了一年的中文(普通語),已經到高階的程度。發音甚至比很多香港人準確。我說不是每個香港人都會說普通話。初初認識時,她以為普通話同廣東話應該不會相差太遠,兩者都是中文。可是,我一開口說廣東話,她便嘗到苦頭,因為發音同普通話可以差很遠,同一句話,表達的方式迥異。她說廣東話真的很難學,特別是發音,更不用說那些地道的廣東話俗語,令她常常摸不著頭腦。

說起廣東話,不得不提其中一次的經歷。去年春天搬屋,我在網上找二手沙發和家具,剛好在附近的鄰居有一張免費沙發。但沙發太重,於是我找了另一位香港朋友幫忙。兩人用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沙發搬上二樓的公寓。之後,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休息,飲杯咖啡。因為朋友都是讀哲學的,所以開始聊起哲學來。韓妹因為要上網課,所以在另一間房。聊到興高采烈時,也忘記了自己的聲浪。上完課後,她走出房門,問我們發生了甚麼事情。我和朋友有點迷惘,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只是像平時一樣,聊聊哲學而已。

原來她以為我們在吵架,不知道是否因為討論哲學的緣故……

黎明在電影《甜蜜蜜》一開始來到香港時,說廣東人講話大聲又粗魯。想想,可能是真的。

(待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