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公教明年調薪4%算多還是少?不知道,因為政府一直不肯公開資料

軍公教明年調薪4%算多還是少?不知道,因為政府一直不肯公開資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行各業的勞工,應該意識到他們面臨的工資低迷是一場共同的鬥爭,團結一致,以確保工資能夠調高到足以滿足台灣勞工生活成本需求的水平。但首先,政府需要公開公務員工資數據。

上週,行政院長蘇貞昌宣布,台灣軍公教明年將加薪4%。

但你是否想過,台灣公務員的具體工資是多少,新一輪加薪後,他們的工資會增加多少?

眾所周知,公務員每月最低工資為30,235元,而私人企業勞工明年的基本工資將上漲為25,250元。換句話說,公務員的收入比私人企業勞工高20%。

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上週也透露,經濟部轄下油糖水電四大國營事業、約5萬名從業人員的正式進用薪資約38,000至39,000元,加上軍公教的人事預算上調升4%,明年有望突破4萬元新台幣。換言之,國營事業的最低工資比私人企業勞工高60%。

正如我在幾篇文章解釋過的,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要與其他先發達家的生活成本相對應,台灣的基本工資應該在新台幣4萬左右——這表明國營事業賺取的工資足以支付台灣的生活費用,但私人企業勞工的情況並非如此。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公務員的中位數或平均工資,卻沒有公開資料。

我只能找到一個資料源。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找到的數據,公務員的月平均工資在2006年為63,167元,2007年為63,833元。相比之下,私人企業勞工的平均工資是分別僅為35,725元和36,318元。

我找到的另一個數據來源,是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寫的一篇文章,他指出,2006年公務員的平均工資為62,167元,而私人企業勞工的平均工資為36,126元(這個數據應該也是來自主計處)。

換句話說,公務員的收入幾乎是私人企業勞工的兩倍。

a
作者製作提供

但是,我無法從政府網站上找到其他數據。

不僅如此,在我上個月的文章中討論過公務員工資後,主計處網頁上的數據已被刪除——主計處並沒有讓公務員的工資資訊更加透明,而是通過增加對數據的保密來做出回應,實在令人驚訝。

然而,我保存了Word檔案的副本,如下圖所示。該檔案仍可通過這裏的快照連結取得。

a
截圖自主計處資料

為什麼主計處刪除了公務員平均工資的資訊?

之前,我曾寫信給主計處和人事行政局以獲取更多資訊,但人事行政局表示它沒有編制這些數據,而主計處表示這些數據不公開。

除了以上數據,2007以來公務員的薪資與增長並沒有公開數據,與我聯繫上的公務員建議我自行進行估計。自2007年以來,政府三度宣佈,公務員工資分別在2011年與2018年增加3%,明年增加4%。據此,明年公務員的平均工資估計可增至70,429元。

相比之下,2020年私人企業員工的平均工資為42,394元。根據以上估計,公務員的平均工資仍將是私人企業員工的近兩倍。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問題依然存在:公務員工資數據為何是保密的?

將台灣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水平相近的其他發達國家相比(兩萬美元至五萬美元),如果台灣的平均工資相對於生活成本要與其他國家掛鉤,那麼今天台灣的平均工資應該在85,000元左右。

然而,私人企業勞工的經常性平均薪資只有42,394元,而平均總薪資(含加班費、年終獎金、非按月發放之績效獎金與全勤獎金等),仍然只有54,160元。換句話說,根據其他國家的標準,私人企業勞工的收入僅為他們實際收入的三分之二左右。

根據上述推算,公務員2020年的平均工資為74,512元,也離最佳平均工資85,000元有一定距離,但該數據不包括加班費和獎金。

a4
作者製作提供

當然,公務員薪資停滯到什麼程度也不得而知,因為他們的薪資資訊並沒有公開。

然而,從2000年開始,軍公教人事預算只在2001年、2005年、2011年、2018年和明年(2022年)增加——所以工資實際算是停滯不前的。(下圖中的黃線也描繪了私人企業基本工資的增長,以顯示它如何同樣的受到抑制。)

image
作者製作提供

顯然,台灣公務員的薪資停滯不前,但同樣低迷的私人企業員工的薪資,不應該成為抑制公務員薪資增長的藉口。

與其壓低公務員的工資,好讓私人企業工資趕上,更正確的做法是繼續調高公務員的工資,同時更大幅度地調高私人企業員工的工資。

事實上,台灣所有勞工的工資都停滯不前、工資不足,少數高工資的勞工,也不應因而容忍自己的工資低速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任內,私人企業勞工基本工資和平均工資的增幅,比陳水扁、馬英九任總統期間的增幅更大。與前兩任總統相比,蔡英文執政期間軍公教工資的增幅也更大(下表中軍公教的加薪,是各總統任期內的加薪總和)。

a
作者製作提供

林伯豐抱怨「勞工加薪比公務員高」,其實是非常錯誤的觀點

針對軍公教加薪,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繼續譴責,在軍公教工資僅增長4%的情況下,上個月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會議確定的2022年基本工資增長5.21%「沒有道理,還是太高了」。

但這是一個非常不誠實的觀點。

如果公務員今天的收入確實是七萬元左右,增加4%相當於增加2800元。然而,對於年薪24,000新台幣的基本工資勞工來說,5.21%的增幅僅相當於1,250元——不到公務員增幅的一半。對於平均收入為42,394元的私人企業勞工來說,增加5.21%仍然只有2,208元。

換句話說,即使增加了5.21%,私人企業勞工的數值仍低於公務員。

當然,工商團體肯定知道這一點。

此外,鑑於國營企業的員工基本工資已經在38,000至39,000元之間,明年很可能會增加到4萬元——比私營企業的員工高出60%,如果林伯豐如此擔心私人企業勞工的收入應該與公共部門勞工持平,難道他不應該提倡明年將私人企業勞工的基本工資提高到新台幣4萬元嗎?

否則,林伯豐不就是一個偽君子,既要阻止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增長,又要阻止他們獲得足夠和更高的工資嗎?

林伯豐:若新台幣升到27元 外銷將會很困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工商協進會理事長林伯豐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也感嘆,鄰國的公教調薪制度「主要是參考民間企業薪資漲幅做調整」。然而,現實是台灣公務員的工資遠遠領先於私人企業的勞工。在兩者的工資達到共同點之前,使用按比例增加來辯論這個問題,是非常去脈絡化的。

全教總還表示,「政府對待軍公教應該擯棄專制極權的心態,尊重軍公教的勞動權益,讓軍公教調薪走向制度化,納入基層團體代表,使台灣成為真正的民主法治國家」。

確實如此,將軍公教工資調高到4%的決策似乎是在沒有與他們廣泛協商的情況下做出的,這令人憤慨。更重要的是,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之間的工資水平不平等,是台灣國民黨專制歷史的遺留問題,今日的民主台灣確實需要迎頭趕上,讓工資均等化,並加強勞工協商工資的權利。

舉個例子,國營事業的正式進用薪資是約38,000至39,000元,而約聘人員的基本工資只有約3萬元出頭,但當這兩種類型的勞工都在這些國營事業從事類似全職工作時,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差異呢?如果政府承認需要向國營事業支付大約4萬元的基本工資才能與在台灣的生活費用相稱,那麼為什麼不將這項權利擴展到雇用人員?另外,為什麼私人企業勞工的基本工資也沒有達到新台幣40,000元?

不過,關於公務員平均工資或薪資分佈的公開數據是無法獲得的。公務員今天的平均收入是否超過新台幣7萬元,或平均行業勞工的兩倍?我們都不知道。

為了讓關於公務員工資的辯論更有意義,這些數據應該透明化,這樣我們才可以就需要增加工資的程度,進行更合理和基於數據的辯論,以與台灣的生活成本相稱。

然而,問題仍然存在,為什麼公務員薪資的數據細目不公開?

公務員工資是由私人企業勞工繳納的稅款支付,政府有義務透明公開這些資訊,否則可能造成腐敗(而且,這種隱蔽的做法是從過去的國民黨政府那裡繼承下來的,為什麼政府至今仍選擇對這些資訊保密),因此,缺乏工資透明度是會產生問題的。

w6265afpy8kj3ifbh6mialmqlmlpy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例如,當蘇貞昌表明年軍公教工資將調高4%,更準確的說,其實是軍公教的人事預算將增加4%至新台幣314億元。

但這對普通公務員來說意味著什麼?是否意味著公務員的基本工資將調高4%?或是否意味著所有公務員的薪資都會增加4%,還或者是否意味著公務員的工資中位數將會增加4%?

事實上,全國工聯指出,在過去20年公務員人力預算增加3%的年份,中小學校長、教師的實際加薪幅度僅在2.49%至2.85%之間,副教授以下的大學教師的調薪幅度僅低於2.17%至2.5%之間——低於人力預算的3%調漲。

但是,沒有人確切地知道公務員的工資,因為政府沒有公佈更多這方面的數據,沒有人有辦法知道納稅人的錢,是如何分配給公務員的工資的,也無法知道他們的工資中位數或平均工資。

為什麼會這樣?私人企業勞工工資的資訊是公開的,為什麼公務員的資訊不能公開?

台灣的納稅人應該在這方面得到更清楚的資訊。事實上,政府似乎正在收集有關公務員工資的數據。在主計處的人力利用調查報告中,計算了受私人僱和受政府僱用的工資數據。但是,沒有提供受政府僱用的工資的細目分類。

此外,如前面的資料所視,政府能夠計算出2006年和2007年公務員的平均工資,此外,公務員每年都要預留人事預算,所以平均工資數據、工資中位數和工資分佈數據也應該有。

那麼為什麼沒有公開呢?

如果我們將台灣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與人均GDP水平相近的其他發達國家的工資進行比較,你會發現在這些其他國家,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大致相當。

只有台灣才有如此巨大的差距。

此外,雖然台灣的平均工資應該接近生活成本類似的義大利,但台灣的平均工資,卻是生活成本僅為台灣20%至30%的國家水平(也就是下表右側的國家)(台灣公務員的工資,使用了前文計算的估計數據)。

a
作者製作提供

下圖更清楚地說明了這一點——在其他國家,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相差最多20%,但在台灣,公務員的收入比私人企業勞工高出近80%。台灣公務員的生產力真的是私人企業勞工的兩倍嗎?還是私人企業勞工的生產力只有公務員的一半?

a
作者製作提供

台灣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之間的巨大工資差距,是不正常的。

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一直低迷,無法滿足台灣的生活成本,因此有必要增加他們的工資。其中,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停滯更為嚴重,他們的工資應該更大幅度增加,以趕上生活成本。

不僅如此,即使公務人員和國營事業勞工的工資更接近台灣基於生活成本所需的最佳水平,但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低迷,不應成為阻止公務員加薪的藉口,更不應以工資差距為藉口,對公務員工資的細目數據保密。

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應該平等,需要有一個明確的計劃,將公務員和私人企業勞工的工資調高到同等水平,並與台灣的生活成本相稱。

私人和公共部門的工資數據都需要更加公開和透明,以便對台灣勞工和公民負責。

各行各業的勞工,應該意識到他們面臨的工資低迷是一場共同的鬥爭,團結一致,以確保工資能夠調高到足以滿足台灣勞工生活成本需求的水平。

而首先,政府需要公開公務員工資數據。民主國家不應該有工資保密的理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