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範嫖客」李雲迪被全面封殺,凸顯中國對「失德藝人」處置失去比例原則

「模範嫖客」李雲迪被全面封殺,凸顯中國對「失德藝人」處置失去比例原則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雲迪嫖妓是暗中進行的,在私人地方,也沒有證據顯示他與他人分享「嫖妓經歷」。可以說,如果不公開的話,對社會風氣的影響極小,毫無所謂「壞示範」的作用,談不上「損害社會風氣」。

中國鋼琴家李雲迪「嫖娼」一事在中國沸沸揚揚。

中國警方「平安北京朝陽」和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等微博,通報了李雲迪(雖然以李X迪的名字,但眾人皆知是李雲迪)之後,李雲迪的廣告合約被中止;廣州紛紛取消其城市形象代言人資格;中國音樂家協會把他除名;他參加的綜藝節目先被停播,再是用巨型馬賽克掩蓋才播出;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呼籲會員單位對他進行「從業抵制」。

李雲迪在社交媒體被封殺變成社會性死亡,全國絕大部分媒體對其口誅筆伐。

李雲迪是中國第一個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的金獎獲得者(2000年),也是史上最年輕的金獎得主(時年18歲)。獲獎之後與國際大唱片公司合作,出版了多達十幾張唱片。他是中國的鋼琴王子,本來前途無量。

然而,在過去幾年,李雲迪開始頻繁現身電視娛樂節目,大大擠壓了練琴時間,在2015年在韓國表演時,居然彈到一半彈不下去,需要停下重新彈的嚴重演出事故。可以說,他作為音樂家的發展低於預期。是彈琴沒有突破讓他把重心轉向娛樂圈,還是在娛樂圈中花了太多時間以致練琴不專心,可能是一個螺旋形的發展。

無論如何,從「吸金」的角度看,他也早算是「成功人士」了。而且即便他水平下降,在今(2021)年春節晚會還能上臺表演鋼琴曲,可見水平「爛船還有三斤釘」。只是經歷這次「嫖妓」事件,李雲迪的演藝生涯和娛樂圈生涯極有可能就此雙雙終結了,據聞還面臨廣告商的巨額索償。代價不可謂不大。

然而,對李雲迪嫖妓事件的爭議尚存。

首先,嫖妓和賣淫並非罪大惡極

嫖妓對應的是「賣淫」,兩者結伴雙生,沒有賣淫就沒有嫖妓(當然倒過來說也一樣)。縱觀歷史,沒有一個人不承認,賣淫是「自古以來」就存在的行業,肯定比「XX自古以來屬於中國」更「自古以來」。它能存在這麼久,就說明有存在的必要性。因為,它解決的是兩個從人類社會誕生以來的基本問題,第一是性需要,第二是物質需要(即金錢)。性服務既有需求,性工作者(妓女和男妓)也可以從中獲利。

中國作為歷史悠久的大國,又常常被說為最講究「道德」的文明古國,賣淫也貫穿了整個中國歷史,直到中共建制才取締賣淫。在最一本正經的朝代諸如宋朝、明朝,道德被無限推崇,然而賣淫業不但沒有被取締,還成為文人雅士蜂擁流連之所。

中國歷史既充斥著「風流才子」,也不乏傳奇「名妓」,數量之多令人咂舌。很多「才子佳人」實際都是「嫖客和妓女」。可見,賣淫業在中國傳統社會並非什麼不見得光的下三濫行業。

即便在現在中國取締了賣淫,但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賣淫業幾乎是公開地存在。在北方,北京擁有「天上人間」等四大夜總會這類高級會所。在南方,東莞一度成為「性都」,色情行業遍地。只是在2014年開始中共「嚴打」,才把賣淫業又壓回地下狀態。可見,賣淫業在中國並非沒有需求,而這種需求即便在打壓狀態下,也有其生命力。

以「嫖客與妓女」的性交易為例。中國現在男多女少,很多男性找不到婚配對象,甚至連女朋友也找不到,但性需求又不可壓抑。現代男女婚嫁推遲,更令性需求問題嚴重。很多中老年人因為伴侶去世,性需要也無法解決。當然,除了這些「剛需」之外,還有很多「非剛需」。

賣淫業當然造就了很多社會問題,但問題出自「強迫賣淫」、拐賣人口、逼良為娼、操控賣淫,以及其衍生的社會問題。如果是完全出於自願的性交易,對社會造成的影響,最多說是「社會風氣敗壞」。

然而,社會風氣是一個非常相對、非常主觀的事項,還隨著社會的變化而發生標準偏移。比如,在改革開發初期,中國的道德標準認為,非婚性關係都是「耍流氓」,不但用上「非法性關係」這個名詞,還會用「流氓罪」治罪。當時,不但男女朋友之間的婚前性行為也被認為「不道德」,婚前同居更是「作風敗壞」,更遑論一夜情和「約炮」。但現在這些行為都被普遍接受。

更何況社會風氣也不是評價社會好壞的唯一因素。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有空間允許讓人做自己願意做的事。越嚴格要求「社會風氣好」,反而就會制約自由,讓「社會自由度」降低,反而損害了社會整體的利益。因此,社會風氣和社會自由度之間,不能只強調一面,而需要取得一個平衡。

在很多國家和地區都打擊「強迫賣淫」,以及與之相伴的人口販賣和操縱賣淫,但對出於自願的賣淫都網開一面。在香港,「一樓一鳳」式的賣淫並不違法,她們甚至可以公開打廣告。

在美國,雖然在絕大部分州,賣淫都是非法的(除了内華達州的一些縣之外),但對所謂「escort」這種性交易方式,基本上「不執法」。所謂escort,就是那種並非在「妓院」工作(上門服務或自帶房間)的性工作者,以前多在街邊或小報紙打廣告應召,但網路興起後,基本用網上廣告的方式招攬客人。乍眼看來類似香港的「一樓一鳳」,然而在香港,組織賣淫是犯罪;但在美國,公司形式運作的escort agency依然大行其道。美國警方主要打擊的是「妓院」形式的賣淫。在歐洲、大洋洲和亞非拉很多國家,賣淫都已經非罪化。

其次,即便李雲迪嫖妓是不對的,真的需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嗎?

誠然,現在中國法律還規定「嫖娼」和「賣淫」都是違法行為,於是也不能說政府處罰就無理。然而,即便按照中國法律,嫖娼和賣淫也不過是「治安問題」,用中國的術語是「違法」而不是「犯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