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騎士法」保障外送員,各大外送平台卻鑽法律漏洞、甚至退出市場

西班牙「騎士法」保障外送員,各大外送平台卻鑽法律漏洞、甚至退出市場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班牙數週前剛實施「騎士法」(Rider Law)賦予外送員勞權,但英國外送平台戶戶送(Deliveroo)隨即宣布退出西班牙市場,遭工會嚴厲批評的Glovo公司選擇只替自家的線上超市或有簽約的公司雇用2000名外送員,但有8000至1萬名替餐廳送餐的外送員仍屬自營作業者。

西班牙數週前剛實施新法「騎士法」(Rider Law),成為第一個賦予外送員勞權的歐洲聯盟會員國。

該法在8月12日生效後,外送平台必須把騎腳踏車或摩托車的外送員視為受僱員工,不能像以前一樣把他們定性為自由業者,這代表將來外送員能向平台請病假、並享有解僱的保障,新法還規範外送平台必須向外送員告知演算法和人工智慧如何影響他們的工作。

根據《法新社》報導,騎士法只適用於外送員、不適用其他零工類型。「Uber Eats」和「Just Eat」兩大外送平台表示,騎士法威脅西班牙價值7億歐元(約225億新台幣)的外送產業,這樣的改革讓部分平台開始尋找法律漏洞,但也有平台選擇要和工會談判。

工會向《法新社》表示,近年來西班牙的外送員數量激增到3萬人,西班牙工人委員會(CCOO)的Carlos Gutierrez指出:「這些人現在全都受到社會的保護」。

西班牙勞動者總聯盟(UGT)的Ruben Ranz也同意這樣的看法,並稱新法對工作不穩定的外送員來說是一項重要進展,「但我們仍要保持警覺,因為還是有問題需要被解決。」

戶戶送直接退出西班牙、Uber Eats以轉包取代雇用

英國外送平台戶戶送(Deliveroo)在7月下旬、「騎士法」生效前幾天宣布退出西班牙市場,他們從9月起和受到影響的員工進行協商,到10月完全停止在西班牙的外送服務。

Ruben Ranz向《法新社》指出,Deliveroo的遣散作業還沒有完成,這家公司正在進行一項涉及3871名員工的「集體裁員流程」。

根據《衛報》報導,戶戶送認為和其他市場相比,他們在西班牙較小的市佔率會需要過多的投資以維持營運,並分析長期下來的潛在回報將有高度不確定性。戶戶送的發言人堅稱,騎士法並不是退出西班牙的決定性因素,但這的確導致他們提前退出。

反觀在西班牙經營了11年的英國公司Just Eat就支持這項改革,他們已經開始和工會進行談判。

至於總部設在加州的外送平台Uber Eats則轉而使用轉包的方式,讓Closer Logistics、Deelivers、Delorean等物流公司雇用平台外送員,儘管Uber Eats堅稱這符合「騎士法」規範,但工會仍指控他們違法解雇員工,且堅持外送平台必須擁有自己的員工。

巴塞隆納的Glovo公司遭到工會最嚴厲的批評,Glovo為自家的線上超市或有簽約的公司雇用2000名外送員,但有8000至1萬名替餐廳送餐的外送員仍屬自營作業者。

工人委員會的Gutierrez認為,Glovo的做法是為了繞過法律、切斷和外送員間任何的直接關係。這兩個工會已經把此案提交給勞工當局,此舉會為外送市場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最近幾週又有兩家新公司投入瓜分西班牙外送市場大餅,分別是土耳其的Getir以及荷蘭阿姆斯特丹的Rocket,它們遵守騎士法的規範,在下個月開始營運後,會把外送員視為公司員工。

歐盟密切關注零工經濟

西班牙新法上路,又會對歐盟帶來怎樣的影響?歐盟委員會在今年2月就曾提出關於平台勞動的倡議,根據《POLITICO》5月的報導,在那之後,許多產業、工會和政策制定者都在密切關注零工經濟的發展。

歐洲工會聯合會(ETUC)在西班牙通過騎士法之後指出,歐盟必須跟著西班牙的腳步;來自法國的歐洲議會議員Leïla Chaibi等人也有相同看法,並堅定捍衛外送平台勞工的權益。

不過,歐洲聯盟副主席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無意積極在全歐洲推行這項政策,她告訴《POLITICO》:「根據我的經驗,在我們創造一個新的種類時,討論會變得非常複雜。」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