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是個陷阱,請學著饒過自己

「完美」是個陷阱,請學著饒過自己
Photo Credit: elementus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完美」跟「美好」兩個概念,分得清楚的人異常少,但對人的價值觀影響重大。

母親節剛過,大家剛溫習完一輪「完美母親」的各種形象刻畫。從不辭辛勞到無怨無悔,甚至年輕的時候多麼美,好像不這樣形容母親就是道德不正確一樣。我想為這個現象平反一下。

「完美」跟「美好」兩個概念,分得清楚的人異常少,但對人的價值觀影響重大。

分不清楚的原因是,「完美」跟「美好」都是一進入大腦,就馬上被歸類成「好」的概念,以致於大腦不習慣進一步了解概念內容。因為對行動決策來說沒有差別,不覺得需要。

試想,採到野果來嚐嚐看,「甜」跟「很好吃」的食感都能決定這東西可以繼續採、繼續吃,我們的老祖宗就沒什麼動機仔細研究甜滋滋和香噴噴的差別了,反正結論都是拿來吃。我們對概念的了解程度在找到行動決策的答案後,往往就是一片荒蕪的空白,剩下的就憑感覺了。

但是就跟甜滋滋、香噴噴的野果不見得都可以吃一樣,大腦放在「好」這個分類底下的概念和價值,也不見得都好到保證值得追求。「完美」就是一個備受誤解,甚至被人近乎苛求地專注追求的價值。

美好的事物和感受,是人生追尋的目的,本身就很有價值。例如幫助他人的滿足感,或者好天氣帶來的好心情。相較於美好的事物和感受,完美不是一個本身顯然具有價值的概念。完美也能帶來美好的感受,甚至能讓事物更美好。但是完美其實是一種工具性價值,不是目的性的價值。完美是一座橋,但是我們不會在橋上久留,只會想到橋的另一端去。

完美到不了彼岸,充其量只能當個過道橋樑的秘密是:完美是一種排除性的概念。完美的另一面是「無瑕」,是否定型的概念(例如不難吃),而不是定義或描述型的內容(例如爽滑彈牙)。常見的排除性概念例如外國人、奇怪、生病,都沒有什麼概念的內容描述,只是概括總稱不在本國人、正常、健康這些範圍之內的案例。至於他們到底是哈薩克人、無政府主義者,還是神經纖維瘤患者,一旦被排除在我們想了解的概念之外,我們就根本不在意。不能吃的野果就不用管是酸是苦還是辛辣刺激了,全部分類成有毒植物就是了。

說穿了,苛求完美並沒有創造什麼新的價值,只是比較高標準的品管而已。「把全網路的資訊連結到每個使用者的搜尋功能」或者「讓窮人用微額貸款改善生活」這種價值,不是完美能帶給人類的。

完美的確有其價值,只是範圍有其限制。講到產品設計跟生產,高標準品管就很不錯、值得追求。不過大家心裏都很清楚的事是:沒有完美的產品。選擇蘋果,就得犧牲價格;選擇小米,會有資訊安全疑慮;想選擇高獲利的金融產品,就等著擔高人一等的風險。完美,都得拿些什麼來換。

到目前為止,完美聽起來都沒有毒,只是要多花一點代價取得,好像公平的很。代價評估一下似乎也很合理:多花一點錢用開採風險更高但是更稀貴的原料來打造更穩定的品質、花多一點錢讓知識扎實的工程師用多一點時間把產品去蕪存菁、多花一點錢用經驗豐富的管理人才研發最能降低不良率的製程。當討論的對象停留在產品或作品時,完美聽起來都沒有毒。

不過,打造一個完美產品的過程裡,要求一個「完美的工程師」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完美總得拿些什麼來換,所以問題還得在犧牲裡頭找。一個經驗豐富、判斷精準、產出迅速、缺漏罕見,甚至還能與產品經理溝通順暢的工程師,需要大量的時間、自我要求、資訊刺激、人際經營才能養成,而且前提是這個人既有天份、又有興趣,還能把大把的時間精力投注在自己的專業上,最好還能犧牲個人生活。

一個完美的工程師,為了在業界追逐第一線的知識水平,視力很難維持完美。為了全程掌控生產流程,大概很難請一整年的育嬰假,陪女兒從出生到學會走路。為了隨時應付生產線層出不窮的狀況,錯過見老爸的最後一面,也可能發生。

設想,這個完美的工程師是一個母親。她有機會做一個完美的母親嗎?完美的工程師也許存在,完美的母親也許存在,但要一個完美的工程師同時是一個完美的母親,即使是疲於奔命都做不到,何況還有超完美嬌妻或者孝女等各種身份可以用來要求一個人。人如果把全部的精力拿來苛求完美,就沒有力氣追求美好了。

Photo Credit:Becca Peterson@Flickr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Becca Peterson@Flickr CC BY ND 2.0

完美,在要求產品或作品時,是非常有益的價值;但是拿完美來要求任何人類,都是不道德的。

首先,人類的規格和任何產品的規格都不一樣。每個產品都有明確的任務,例如儲蓄型保險就是提供不習慣存錢的人強迫儲蓄,再附加一點保險功能,而廂型車就是為了塞很多東西而設計的,不像跑車一樣空間小但很流線。人類不是為了達成某項任務而設計出來的功能型產品,不能為了攜帶方便就犧牲整體強度,設計成折疊式的。所有的設計,都在排除跟功能不相關的條件,以便最有效地完成任務。

既然沒有最有效地完成任務的評估標準,就沒有完美這種品管型工具價值該插手的地方,以免犧牲對人類而言真正重要的價值,例如同情心。

再者,理論上我們可以只要求一個人在一個角色上完美,例如只做個完美母親,不需要專業能力出眾。但就連在單一角色扮演上要求完美,也是不道德的。

例如一個完美工程師難免犧牲家庭生活,一個完美母親也難免犧牲自我,因為一個完美的角色,就是為特定目的服務極為周到的表現。當服務目的是公司或組織,完美就是要求個人無條件為法人犧牲自我;當服務目的是家庭或家人,完美就是要求個人為他人犧牲自我。把任何一個人看得比其他人還不重要,可以為他人犧牲,都不平等、也不道德。即使要求母親為孩子可以追求美好人生而放棄自己人生的美好也一樣,應該要在雙親和孩子之間找到平衡,而不是一味期待單方面犧牲。

最後,完美總不如表面光鮮,它是一個犧牲型的概念。蘋果為了完美,選擇犧牲價格;IKEA為了完美,選擇犧牲稀有性;模特兒為了完美,選擇犧牲健康。為了達成核心價值的完美,必定有什麼重要的面向得犧牲。但是人犧牲不起.不只是因為一天只有廿四小時,還因為累積的情緒和壓力,必須要紓發。維持完美,是一種挖東牆補西牆,把壓力從此刻累積到下一刻,寅吃卯糧,這種緊繃的狀態,撐久了人會崩潰。

把對完美的要求留給事物,不要放到人身上。尤其是不要放到自己的身上。不管是擠不出母奶硬要全母乳哺育,還是溝通時每一句話都可能被挑語病,我建議得饒人處且饒人。因為每個人類都值得被寬恕。尤其是對自己和家人.以愛之名的要求往往塞滿生活的每一個細節,簡直是窩藏完美主義的深窟。

請學著饒過自己,容許碗盤放一整天不洗。

Photo Credit: geralt CC0

Photo Credit: geralt CC0

完美在產品或作品上的好處是:無瑕可挑。例如photoshop後腰瘦腿長、無贅肉無雀斑的模特兒,但是不保證討人喜歡。有些特性毫不完美,但是一點都不會怎麼樣,例如抬頭紋。如果為了怕被看出皺紋而打肉毒,把原本溫暖親切的笑容弄僵了,就是為了完美而犧牲美好、為了恐懼而放棄愛。我們太害怕有了瑕疵就失去被人喜愛的資格,只好一味追求完美,反而沒空搭理生活中的美好。

為了不被工具性價值牽著鼻子走,最好的方法就是學會判別目的性價值跟工具性價值的差別。

判斷的方法異常簡單:沒弄好會讓人感到坐立難安的事情,幾乎都只有工具性價值。都在排除某些恐懼或焦慮,例如鏡面上的指紋。而目的性的價值往往是一旦開始就能讓人發自內心感到快樂的事,例如開啟一個社區資源共享的交換平台,這種心理上的滿足感。兩種都值得追求,只是不要讓追求完美阻礙了發展美好。

即使是以愛之名,對任何人類要求完美,都不合理。模範生是很過時的概念,完美母親也是。如果真的難忍對完美的追求,留在對事物的掌握裡,千萬不要把它放到對任何人的要求上,尤其是對自己。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