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好奇心,有一天你喜歡的事情終究會找到你」 區雪兒用MV拍出電影的詩意,在香港音樂圈掀起性別美學革命

「保持好奇心,有一天你喜歡的事情終究會找到你」 區雪兒用MV拍出電影的詩意,在香港音樂圈掀起性別美學革命
Photo Credit: KKBOX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要這麼趕?不去感受生命?太有目的性,而不是去思考一個過程,對創作很傷。

文:馬欣|攝影:宿昱星

她風塵僕僕地來,望著一桌看著她執導的經典〈春光乍洩〉長大的人(不見得比她小,但都受過她作品啟發),那樣的花樣年華,曾是那樣地興盛在音樂的MV中,王菲黃耀明關淑怡,那些美麗的人兒是如何自開自落在歌曲裡,如藝術一般風華絕代,然MV這產業怎麼不一會兒就花謝了,聽她細數這行的花期是怎麼過了?我們還能再等到下一次的盛開嗎?

保持好奇心,有一天你喜歡的事情終究會找到你,這是區雪兒導演給我的印象,她擁有孩子般的眼神,喜歡思考的表情,關不住的思緒在話語中雀躍飛舞著,這樣的人生,沒時間跟從別人,也無暇被任何價值觀綁架,她精神上的自由,讓人心生嚮往。

是的,她就是拍過多部經典MV的香港導演區雪兒,90年代是MV最興盛的時期,從紐約學電影回港的區雪兒,為原本公式化的亞洲MV思考帶入活水,最經典的莫過於影響後世甚廣的〈春光乍洩〉。

之後她為關淑怡、王菲、張學友彭羚楊千嬅等天王天后拍攝的MV,交錯真實與意境中的手法,為當時台港樂壇提供另一種新的影像思考方式,為90年代音樂增添了豐富性與不同註解,尤其她執導的作品,對兩性思考都有顛覆性的拍法,身體成為自我想像與辯證的畫布,如此勃發的思考,如在水泥地生出花般革命性。

新浪潮電影的啟發 藝術讓人終獲自由

在香港,正因生存機會的擠壓,在那裏能開出一朵花來的,都異常地光彩四射,如他們的歌詞腐朽中搖曳生姿,如梅艷芳、黃耀明等歌手,所佔之地即成舞台的魅影,「黃耀明有西方元素,香港習慣從各國文化吸收特色,黃耀明跟我一樣,我們從童年開始,就很愛看國外電影,我跟他聊過,我們受歐洲電影影響很大,尤其是當年的新浪潮電影,因此很多象徵性符號進入音樂創作跟影像思考中。」

Photo Credit: KKBOX

她從小就求知若渴,「啟發我的是電影,在紐約修讀電影時,不用上課的周末會去看很多電影。」她平常也從沒跟創作斷線,「我腦中總有很多想法,也常會拍照,比方我現在在跟你聊天,我腦海中也有個攝影機,在觀看拍攝這樣的場景、光影之間的關係,像畫家一樣,會不停地畫。我的熱情很像梵谷,會跟他一樣,想把風描寫出來,就會一直去拍風跟山,我在美國時很愛布魯克林橋下的景物,我每天都去拍一分鐘,拍它每天不同的變化。」

我從不覺得累,也忘記其他人會累

她告訴我們一個小故事:「拍王菲〈情誡〉時,我構想出的是間倒轉屋,人與物都是倒轉的,那時後製無法做到,於是要求美術要把整個東西都倒轉釘好,畫面上的王菲要站在天花板上,拍了23小時,大家累倒,整個道具屋也倒下來,王菲以為收工了,我當時喊不可以走,給我兩小時,把屋子重釘好,當時的我不知道,我讓大家很辛苦,我不覺得累,也忘記其他人累,後來好像是拍了28個小時。」

但她的確把女歌手個個拍出了靈魂,聊到楊千嬅的〈小城大事〉,區雪兒說;「所有人拍她的感覺都是大笑姑婆,但〈小城大事〉是種壓抑的感情,我想要拍得淒涼,要她的粉絲看到時也會流淚。」

以影像摔破花瓶,讓女人做回自己

一人成一景,慢慢說故事,愛讀張愛玲的她,讓「美」自己演繹它的殘酷,「我以前拍關淑怡,就給她一個椅子,在個舊廁所前,唱片公司就問我,你怎麼可能MV裡沒有男人?但女人不一定要有男人陪才性感。」

當初區雪兒回香港拍片,就是帶點革命的情懷,「我們在亞洲看到的女生影像,永遠都這麼被動,女星都被當是花瓶來著,她們也有人生態度,這種性別壓抑,總有一天會爆發的。」

不過她當年帶起的MV性別美學革命,如今音樂界開了倒車,「以前想把電影概念帶進香港音樂圈,可惜的是,MV已不能這樣做了,這幾年MV這行業的人也開始不爭氣了,你看得出來變得很公式化。」

MV淪為一個為形象加工的產業 失去創意與熱情

MV的公式化,除了被要求快外,也跟現在歌手類型有關,區雪兒說;「關淑怡、王菲那代,會融入歌裡的情境,但這年代,多半是創作歌手,比較自我,不容易釋放自己感情,他們覺得自己就是自己,反而包袱多,拍攝前必須溝通更多,但一首歌未必只屬於創作者的想像,而該是聽者與創作者的撞擊交流,這樣影像才更自由、更好玩。」

Photo Credit: KKBOX

她直指重點,如今壞在形象大於一切,「MV本是綜合的藝術,導演、美術是基礎,彼此信任很重要,藝人來拍MV時,他們的造型是由MV的靈感而出現的,比方王菲要在MV裡倒轉走路,髮型就是倒立設計。但現在我們拍一個MV,不是為音樂,是為了完成某種形象而服務,比方歌手路線是小清新,全循著小清新的公式做,而不是為了音樂。」在流水線的生產中,專業成為最不重要的事。

不會有失去的機會,也不會有珍惜的理由

因此區雪兒想去講課,「我想去講課,因為我很想了解大家現在在想什麼?怎麼去創作的?科技改變大家表達的方式,但現在剛畢業的人沒有接觸到以前的好處,不知道失去,大家看不出來膠捲與數位的不同,因為整個世代的轉變,感官反應已經不一樣了。」

音樂也如此,她指出MV思維的流失,「你在電視上看到MV,可能因為趕時間,以後上網看,久了,什麼都可以留著以後看,不會有失去的機會,我覺得這點很恐怖,所有在數位上看到的東西,大家都不可以慢,為什麼要這麼趕?不去感受生命?太有目的性,而不是去思考一個過程,對創作很傷。」於是我們追不上時間,永遠在失憶的過程。

在這個沒有經典的年代,注意力被分散的年代,區雪兒在等一個集體的覺醒,在人們趕路的身後,她撿起人們遺漏的吉光片羽,藝術家的春光,如修行,沒有乍洩,只有堅持下去。

本文獲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原標題:或許,我們還能再度看見春光:音樂推手區雪兒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