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文化協會到顏清標家族:百年來的台中海線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從台灣文化協會到顏清標家族:百年來的台中海線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Photo Credit: Satashimori @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台灣在日治時期是台灣文化協會主力,有著反抗殖民的榮光歷史。今日中台灣卻成為地方派系政治家族勢力主宰的地方,特別是台中海線地方。在陳柏惟被罷免後,許多人討論台中第2選區是個怎樣的「地方」?

文:周馥儀(海線清水人,曾任賴和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彰化縣文化局長)

今年是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台灣文化協會成立100年。最近跟幾位中部文化工作者聊到,中台灣在日治時期是台灣文化協會主力,霧峰林獻堂、清水蔡惠如、楊肇嘉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大肚趙港領導農民運動,有著反抗殖民的榮光歷史。今日中台灣卻成為地方派系政治家族勢力主宰的地方,特別是台中海線地方。在陳柏惟被罷免後,許多人討論台中第二選區是個怎樣的「地方」?

中台灣曾是日治抗爭大本營

台中第二選區原屬舊台中縣,從海線八鄉鎮中的沙鹿、龍井、大肚,延伸到屯區四鄉鎮中的烏日、霧峰,有為特定地方政治家族勢力而劃的「蠑螈選區」爭議。這個地方所在的中台灣,在日治時期,是台灣青年走入民間,推動議會設置請願運動,舉辦文化演講,用台語傳播新思想、新知識,召喚民眾覺醒的「地方」。

一戰後,國際間瀰漫美國總統威爾遜的「民族自決」主張與殖民地獨立風潮,影響東京的台灣留學生思辯殖民地台灣的問題。1920年霧峰林獻堂、清水蔡惠如與留學生在東京組成新民會、創辦雜誌《台灣青年》,根據《日本帝國憲法》賦予的人民請願權,向帝國議會要求設立台灣議會,展開長達14年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

同時,台灣島內也掀起文化啟蒙運動,1921年台灣文化協會(文協)在大稻埕靜修女中成立,成員主要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校、台北師範學校、及從日本留學回台的青年,幹部成員以台中州的比例最多。

c3ntdz7mhe0t7z4qyngje2mukh6cts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台灣文化協會第一回理事會合照

文協成員受的是日本殖民者的國語(日語)、新式教育,在1920年代推展運動時,面對的是多數不識字的基層民眾、以農業為主的鄉民社會,文協透過讀報社、文化演講、放映電影、新劇演出等方式,傳播民族自決、階級平等、婦女解放等主張。

文協特別借重「文化演講」的口語傳播,在民眾日常親近的廟口,用民眾熟悉的台語演講,初期講「純文化」的教育、衛生、婚姻、家庭等常識。隨著文協成員增加,聲勢擴大,文化演講抨擊日本警察的橫暴、農工被壓榨剝削、殖民地各種差別待遇、本地文化被歧視等,呼籲人民團結反抗。

文化演講常遭日本警察「中止」,但越「中止」越受到民眾熱烈支持。二林事件後,台灣農民組合、日本勞農黨也曾全島巡迴演講,在中台灣鄉鎮留下足跡。

中台灣在日治時期是如此受文協、農民運動影響,接受新知識、新思想洗禮,戰後仍存在抵抗精神。二二八事件中,中部青年組成二七部隊,保衛台中,浴血抗暴國民黨軍隊鎮壓。

二二八事件後,有許多中部青年對腐敗的國民黨失望,擁抱社會改革的紅色理想,加入地下黨組織,在1950年代白色恐怖中,因台中市工委會案、台中武裝工委會案、台中商職自治會案等被逮捕判刑,送往綠島監禁,甚而在馬場町槍決。

紀念二七部隊 林佳龍為百歲鍾逸人慶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中市新文化協會7日舉行2021紀念二七部隊活動,交通部長林佳龍(前右2)與已滿百歲的部隊長鍾逸人(前右3)一起切蛋糕慶生。 中央社記者郝雪卿攝 110年3月7日

國民黨徹底消弭中台灣的抗爭元素

戒嚴時期,國民黨以動員戡亂體制,禁止民眾集會結社、旅遊、言論出版,以白色恐怖清除反對者,黨國組織滲透台灣各個單位,高度控制政府機關、學校教育、社會文化。原由知識分子主導的地方組織,逐漸被黨國的地方代理人掌控,具理念的仕紳青年要參與地方政治越來越艱難。

國民黨為避免本土勢力坐大,動搖威權統治基礎,在地方選舉中以「提名」建立地方派系輪政的傳統,再加上買票、顧票、做票,穩固一黨獨大。

以原台中縣而言,國民黨扶植紅派、黑派輪流當縣長、議長,從1950年代到縣市合併升格前(1951~2005年),台中縣第1、3、5、7、8、11、12屆縣長為紅派,其他屆縣長為黑派,只有第13屆雙方喬不攏,讓民進黨籍的廖永來得以突圍當選。

而在台中縣市合併改制後,紅黑派以合作共治,面對民進黨挑戰,今日的台中市議會即是例證,議長張清照為紅派要角張清堂之弟、副議長顏莉敏為黑派要角顏清標之女,盧秀燕市長曾說「這是最完美的組合」。

早期,台中海線的紅派大致掌握水利會、農會系統;黑派則掌握部分農會、合作社及地方金融系統,投資客運、紡織等行業。這些都涉及民眾的日常所需,當遇到工作請託、農田水路、道路建設、放款融資等問題,需拜託這些組織頭人解決,層層疊疊形成綿密的人情網絡。選舉時,這些地方派系組織成為國民黨的動員系統,運用婦女會、水利會、農會,口耳相傳不實的流言,抹黑黨外候選人。

同時,動員軍警公教學生為黨提名的候選人助選,開票時更排除黨外人士參與監督開票,「停電」做票、製造廢票、記票灌票,形成不公平競爭。

對民眾而言,戒嚴下不能公開談論政治,這些地方組織與村里長,在鄉里間形成選前買票、投票時顧票的網絡,讓民眾「心中有小警總」的自我制約,投票給國民黨的候選人。即使具民間聲望的黨外人士參選,何春木參選台中市長、楊基振參選台中縣長、石錫勳四度參選彰化縣長,最終都「廢票高票落敗」。

如此黨國威權結合地方派系壟斷地方政治的情形,在解嚴後仍存在,甚而在1990年代民主化過程中,有不少黑道人士透過參政漂白,形成中央國會、縣市議會的「黑金政治」現象。

大甲媽祖遶境日期定 顏清標:祈福盼疫情獲控制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顏家崛起就是民主政治的曲路改徑

這次陳柏惟罷免案中,不斷被提及顏清標家族耕耘台中海線20多年。「大家說他是黑道,免驚啦,阿標做人實在。」李登輝前總統曾毫不避諱公開說出顏清標的黑道背景。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