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z身陷「大麻」煩,吃瓜之餘兼談台灣法律對毒品的處置

Toyz身陷「大麻」煩,吃瓜之餘兼談台灣法律對毒品的處置
Photo Credit: Toyz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知名實況主Toyz家中被搜出有大量大麻菸彈的新聞,一時間在年輕族群廣為流傳,有人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也有忠實粉絲難過不解為何他會這麼做。這篇文章將從自用、持有、販賣等等不同層面,來探討大麻在台灣現行法律下的罰則,以及大麻合法化的可能性。

文: 潘祐霖律師、黃柏源律師(柏盛國際法律事務所)

在今年9月底的時候,經新聞媒體報導,知名遊戲實況主兼YouTuber「Toyz」劉偉健(下稱劉男)因涉嫌販賣大麻而被台中地方檢察署調查,檢警機 關經過搜索相關證據及對劉男偵訊後,已向台中地院聲請羈押獲准,目前劉男收容於台中看守所中。由於牽涉到知名電競圈網紅及話題人物,又是在青少年族群中廣為知悉的劉男。但因為刑事犯罪偵查不公開的緣故,廣大吃瓜群眾也只能透過台中地檢署的公開發言以及台中看守所採訪報導中略知一二,在其餘媒體的懶人包、獨家爆料等繪聲繪影,彷彿尚有其他「黑吃黑」、「案外案」撲朔迷離劇情發展,更讓非電競圈的民眾有如霧裡看花。

就現有的媒體報導、公開資料中,可以大致勾勒出劉男遭逮捕的過程, 是彰化警局在今年5月執行網路巡邏任務時,發現有人涉嫌販賣大麻菸彈,於是喬裝成買家逮人,並從賣家住處搜出一堆大麻菸彈。在追查上游時,查出貨源來自台中地區的一名藥腳,再往上溯源追查毒品來源,旋即報請檢方擴大指揮偵辦。 今年8月間發動第二波搜索時,逮到該名下盤商藥腳,不但從住處上百顆大麻菸彈,並根據該名藥腳之LINE通訊軟體對話紀錄與帳戶資金流向,竟然追出毒品是由劉男所提供,直到9月下旬發動第三波搜索,在劉男三重住處搜出大麻花及吸食器,遂於販賣毒品之嫌逮捕、聲請羈押獲准。

整個事件讓社會震驚,除了電競圈內的愛恨糾葛外,販賣大麻一事更是直接將話題延燒至犯罪重嫌,更有團體藉此時站在支持大麻除罪化的立場出來製造聲量,我們不彷在吃瓜之餘,也多了解一下為何總是大麻生出類似爭議?到底大麻相關的責任在法律上又應如何評價?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其前身為《肅清煙毒條例》,光從法規名稱即可看出存有清朝時期滅煙毒政策的痕跡。在民國87年5月20日正式更名為《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其立法目的係為肅清煙毒、防制毒品危害,維護國民身心健康,藉以維持社會秩序及公共利益。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二條,是關於所列為「毒品」之物質、製品,依照成癮性、濫用性及危害性區分為4級。其中有關大麻的規定如「二、第二級罌粟、古柯、大麻、安非他命、配西汀、潘他唑新及其相類製品⋯⋯」,將大麻列為第二級毒品。

只不過有別於其他同樣歸類於二級的物質,大麻對於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方式非常複雜,對某些神經系統功能有興奮作用,對另一些神經系統功能卻又有抑制效果,但又沒有很強的成癮性和急性生理毒性,甚至還具有治病的能力,相當於同時具備大部分毒品的特性,但危害程度並沒有那麼高,這也就是大麻之所以在近期衍生眾多討論及爭議的主要原因。

大麻是一種生長在熱帶地區的草本植物,其植株內含有許多化合物例如四氫大麻酚(THC,依照管制藥品條例,THC亦屬第二級管制藥品)、以及大麻二酚(CBD,僅以CBD為成分者,不屬於管制藥品),吸食可以讓人產生迷幻的愉悅感、也可以減緩癲癇等症狀的不適感。而常見吸食大麻的方式包含使用大麻捲煙、水煙槍,或加入食物中食用,甚至可以將大麻植株曬乾後直接吸食。

依照《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施用第二級毒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依照該條規定,單純施用大麻(自用),仍會面臨刑事責任;但在實務上,對於初犯者,常會用「附戒癮治療之緩起訴處分」的方式,將犯人視作病人,以減量藥害的方式進行治療。以上看似刑罰效果並不嚴重,但法律效果仍然是鐵錚錚的刑事處罰。

也因大麻並無特別精煉萃取之需求、本身又是天然草本植物的植株,進入門檻較低,甚至有一般民眾透過網路先取得大麻種子後自行種植、栽種的案例。大麻、包含其種子在《毒品危害防制條例》中的適用上,需參考第4條第2項、第12條第2項、第13條第2項、第14條第2項以及第14條第4項,若類型化上開規定,以行為舉例如下(以下就有期徒刑做比較區別):

  1. 購買大麻種子並持有者,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刑事責任。
  2. 持有大麻種子而有意圖轉賣、轉讓者;或意圖供栽種之用,而運輸或販賣者,兩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刑事責任。
  3. 若是為了製造大麻成品者而栽種大麻的「自耕農」,則躍升到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刑事責任。
  4. 若是製造、運輸、或販賣大麻成品者,刑期則來到最輕十年的刑事責任(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有兩點必須特別提出說明,首先,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790號解釋即認為在「自耕農」的類型,現行規範並無特殊減刑規定,因此構成本條犯罪之人並無法因應特別可以寬恕的情事而得到緩刑的宣告。大法官認為這樣並不符合比例原則,因而創設了特別的減刑規定,這也讓一些無法取得止痛劑、逼不得已鋌而走險的「自耕農」有望獲得刑期減免。

另外,因為大麻植株長成之後,各部位均可輕易分離,並無向其他毒品需要特別化學提煉而有明確的「製造」過程,因此「製造大麻」以及「栽種大麻」應該要如何區分,便是一個棘手的問題。畢竟,區分結果將決定應適用法條,其法定刑更是有「低消」五年或十年的天壤之別。

調查局查獲1608株大麻植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關於這個問題,早期最高法院似乎採取「包裝說」,認為「製造」 是指將栽種成長後之大麻葉予以加工,製成易於吸用之製品而言。換言之,行為人必須將大麻摘取、曬乾、剪碎或捏碎,再用「紙張或其他容器予以包裝做成製品」,始能認為屬於製造。而最近最高法院似已改採「人工乾燥說」為穩定見解,此說不若「包裝說」嚴格,認為大麻之製造方法可直接摘取植株上之葉、嫩莖乾燥而得。因此所謂製造行為,重點放在「人工取得」大麻植株部位以及加工(乾燥)到易於施用的程度,只要達到這些條件,即便沒有包裝,也會認定成「製造」大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