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照被中企扣押被迫偷渡,「一帶一路」成了中國勞工在印尼的血汗不歸路

護照被中企扣押被迫偷渡,「一帶一路」成了中國勞工在印尼的血汗不歸路
突圍在北京的中國工人(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在印尼「一帶一路」倡議的重點企業裡,許多中國工人正遭到剝削。有人不敢吭聲、有人冒險偷渡、有人客死異鄉家屬卻找不到遺體。德國之聲訪問數名中國工人,他們說,「活著回家」是他們唯一希望。

文:蔣曜宇、李宗憲

(德國之聲中文網)自7月28日開始,32歲的張超心底總是迴繞著一個問題:「父親的遺體究竟在哪?」

張超的父親名叫張廣永,來自中國江蘇,他在2019年11月與從事境外勞務派遣及分包的南通京唐勞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唐」)簽署合約後,到江蘇德龍鎳業公司(以下簡稱「德龍」)位於印尼蘇拉威西的「德龍工業園」從事木工工作。

這是一座面積達2200公頃的工業園區,專門生產鎳鐵與不銹鋼,是中國在印尼「一帶一路」倡議的重點發展項目——印尼是世上紅土鎳礦含量最多的國家,而鎳礦則是製造電動車電池的必要原料。該工業區有多個由不同公司合資執行的項目,而張廣永隸屬的PT OSS公司為德龍與廈門象嶼集團合資的德龍工業區二期項目。

2020年時,張超的祖父及母親不幸相繼去世。張廣永曾兩度申請回國奔喪,卻都被公司拒絕。張超稱,父親的護照在抵達印尼時,就被德龍收走了,張廣永最終未能見自己的父親與妻子的最後一面。

今年7月28日,人在江蘇的張超突然收到京唐的通知,告訴他父親因糖尿病併發症搶救無效而過世的噩耗。他向京唐詢問,「遺體在哪裡、存放在哪個殯儀館」,對方卻始終不透露更多訊息。

三個月後,京唐於10月27日又以書面通知張超,寫道:「張廣永在印尼因病去世已兩個多月了......我司一直在墊付屍體保管費用至今,現因印尼警方多次要求火化遺體,而我司並無法律上的義務繼續為你們墊付張廣永昂貴的屍體保管費用。」

京唐要求家屬在20天內前往印尼處理後事,並表示逾期公司將按照當地法律規定處理遺體火化的事宜。

這紙公文,對持續為尋找父親遺體奔走的張超而言,宛如晴天霹靂。過去這三個月,他從公安局到政府單位四處尋求幫助,卻始終求助無援。

「要我們20天之內前往印尼處理,但我們要訂航班、辦護照、等綠碼(中國電子通行證),到印尼後還得完成5天隔離,根本無法短時間做到,」張超著急地說,「這等於是在為難我們。」

張超不願意就此讓父親的遺體被火化——他希望透過驗屍,了解父親真正死因為何。 「說我爸爸糖尿病搶救無效死亡,我根本不相信。」張超說,7月11日時父子倆通過電話,當時他還很正常,而張廣永在出發前也做過體檢,身體也都很健康。他決定自己開始調查。

張超四處向父親的同事打聽,得知張廣永在7月24日因呼吸困難被送往醫院,並在隔天被檢測出COVID-19確診。他後來找到父親當初入住的醫院電話,順利聯繫上其主治醫師,才終於得到新冠確診的證明書。

德國之聲多次致電張廣永所屬的京唐公司、並寄發郵件,但至截稿前並未得到任何回應。在確認父親感染COVID-19後,張超有了另一個疑惑。他指出,父親的工地執行的是半封閉式的管控,中國工人被禁止離開園區,但當地印尼人則能正常上下班。 「因此,我們認為他不是病亡,是工亡。他在工地內工作,被人傳染,怎麽能算病亡?」

張超向京唐指出,父親應是COVID-19死亡。但對方不承認,要求他把醫院提供的死亡證明拿去給中國駐印尼大使館做公證。聯絡上使館,對方要求他先出示父親的護照,但他的護照卻仍被德龍扣著。

「他們提的都是我辦不到的事情,」張超無奈地說。

RTX17WKB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在印尼蘇拉威西島鎳礦場的工人,看著卡車裝載未加工的鎳。(示意圖)

走不出的工業園區

生前長達一年半無法回家、逝世他鄉的張廣永,只是眾多滯留在印尼的中國工人中的其中一個不幸案例。根據印尼人力部統計,2020年在印尼的中國工人有3萬5781名,但多名工人向德國之聲表示,許多人沒有取得正式工作簽證,他們入境時由公司協助取得不能合法工作的旅遊簽,因此在印尼的中國勞工可能比官方統計的還要更多。

長期關注中國勞工的勞權團體指出,這在印尼是普遍現象,位於美國紐約的「中國勞工觀察」創始人李強向德國之聲表示:「我接觸超過100個在印尼的中國工人,他們用的都是非法簽證;而光是在德龍,就有約一萬名中國工人。」

根據東南蘇拉威西省政府資料,2021年當地最低薪資為每月約194美元(約新台幣5403元);而張超表示,父親工作一日的所得就有人民幣350元(約新台幣1532元)。相當於對公司來說,中國工人工作4天所需的成本,印尼工人可以工作一個月。

即便如此,比起當地勞工,中資企業似乎還是更願意僱用中國勞工。李強指出:「雖然當地勞工工資較低,但他們可以組織罷工、且因受當地法律保護,享有各種福利。相較之下,中國勞工乍看工資相對高,但他們的勞動強度可以更大,也較好管控。」

護照遭扣押、沒有合法身份,再加上公司的嚴格管控,許多中國工人就這樣被困在距離首都雅加達近1800公里的蘇拉威西,就連要踏出工業園區,也需要領導批准的書面字條——據工人所說,公司內部以防堵疫情為由,基本上已經不准工人出去。

同樣在德龍工業園二期項目打工的鄭玉榮(化名)也已經一年多沒有回家了。 51歲的他於去年10月在一間外包商的引介下來到德龍鎳業的二期項目工作,他的護照也在入境時就被公司扣押,至今仍拿不回來。

「合約約定的6個月工期已結束5個月了,沒給一份收入,連生活費也沒有,最多就給點飯錢去食堂,」鄭玉榮氣憤地向德國之聲說,「我嘗試拿回護照也試了快半年了,但保安配著槍站在園區裡,最後你連領導辦公室的門都進不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