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竹枝詞的人文風情(上):專寫各地「自然風土」及「民情風俗」的詩歌載體

唐宋竹枝詞的人文風情(上):專寫各地「自然風土」及「民情風俗」的詩歌載體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竹枝詞在文類混淆方面,晚近學者已經作了一些釐清,值得參酌 。據劉怡伶之考析,現存竹枝詞無論是近體詩、樂府詩或詞的形式,或以圩丁詞、櫂歌、漁唱、欸乃、舫歌、市景詞、雜事詩定名,均已納入竹枝詞,如此,則無「詩體混淆」之虞。

文:李建崑

壹、由民歌俚曲到風土載體

在中國傳統文學領域,竹枝詞由俚俗的民間歌謠,雅化為書寫風土的詩歌載體,千餘年來這種能歌、能舞、可記述的作品,普受關注與喜愛。歷代論者對於竹枝詞之文體屬性,往往存在認知差異。

有人認為竹枝詞並非「七絕詩體」,因為如果是七絕,理應在一定程度上講究格律,然而歷考現存竹枝詞作品,絕大多數缺乏嚴謹格律;也有人認為竹枝詞亦非「歌謠」,否則其句式應更為自由開放,然而現存竹枝詞,卻絕大多數是七言四句形式。對此一問題,應自竹枝詞的源頭論起。

「竹枝詞」原稱「竹枝」,本為流行於巴、渝、楚地之民間歌謠,並非指詩歌形式。這種民間歌謠原義,可由皇甫松六首〈竹枝〉略窺端倪。按皇甫松(生卒年不詳-約西元859年在世),為皇甫湜之子,自稱檀欒子,生活年代應在晚唐。其〈竹枝〉有云:「芙蓉並蒂(女兒)一心蓮,花心槅子(竹枝)眼應穿(女兒)」。有「竹枝」「女兒」之和聲,由此可知「竹枝」立名由來 。

其實早在杜甫詩中即已提及「竹枝歌」。按杜甫〈奉寄李十五秘書(文嶷)二首〉其一有云:「避暑雲安縣,秋風早下來。暫留魚復浦,同過楚王臺。猿鳥千崖窄,江湖萬里開。竹枝歌未好,畫舸莫遲回 。」

所謂「竹枝歌未好」,似指此歌之俚俗,未足以此多作留連。然而根據後唐・馮贄《雲仙散錄》所記:「張旭醉後唱竹枝曲,反復必至九回乃已。 」由張旭之酣唱竹枝,則似乎與杜甫負面觀感迥然不同。

竹枝詞的聲情究竟如何?詳參白居易〈聽蘆管〉,則能窺其一斑。按白居易詩如此描述其聆曲感受:「幽咽新蘆管,淒涼古竹枝。似臨猿峽唱,疑在雁門吹。調為高多切,聲緣小乍遲。粗豪嫌觱篥,細妙勝參差。雲水巴南客,風沙隴上兒。屈原收淚夜,蘇武斷腸時。仰秣胡駒聽,驚棲越鳥知。何言胡越異,聞此一同悲。 」

由此知「古竹枝」風格幽咽淒涼,調高聲小,細妙可人;以竹管樂器觱篥作為演奏樂器,其聲情悲切,以致無論南人北人,一旦聆聽,無不感動。

就現存史料來看,唐人吟唱竹枝的方式有聯唱、齊唱、獨唱、對唱、接唱等不同方式。其演奏水準和演唱技巧也有提升。不但有一般庶民的吟唱,甚至出現專業歌手「巴娘」、「竹枝娘」進行職業演出。竹枝詞文本形制有二句體、四句體;每句有五字、有七字。唐宋之後,較少二句體,七言四句成為書寫定式。

中唐詩人劉禹錫為「竹枝詞」發展過程的靈魂人物。然而早於劉禹錫70年之顧況,已有類似作品 ,只是未曾以「竹枝」為題名。丘良任《竹枝詞紀事》謂:「夔女巴童唱竹枝,劉公按曲譜新詞。變風變雅風謠體,吟出千年萬首詩。 」正道出劉禹錫在竹枝詞發展上的地位。

馬穉青在《竹枝詞研究》說得好:「《竹枝》先本巴渝俚音,夷歌番舞,絕少人注意及之。殆劉、白出,具正法眼,始見其含思宛轉,有《淇澳》之豔,乃從而傳寫之,擬制之,於是新詞幾曲,光芒大白,於文學史上另辟境界,其功績誠不可沒焉。」 這個說法已是學界共識。

竹枝詞在文類混淆方面,晚近學者已經作了一些釐清,值得參酌 。據劉怡伶之考析,現存竹枝詞無論是近體詩、樂府詩或詞的形式,或以圩丁詞、櫂歌、漁唱、欸乃、舫歌、市景詞、雜事詩定名,均已納入竹枝詞,如此,則無「詩體混淆」之虞。

此外,不論是「在地人」的「在地書寫」或「非在地人」的「在地書寫」,均視為瑰寶。當竹枝詞從「專名」變為「通稱」,由口頭傳唱、變成文人書寫,竹枝詞無論內容及形式發展,均呈現多樣發展。

尤其新的事物、新名的相、新觀念、新民情進入竹枝詞;「本文夾註」成為寫作常態。雖然如此,以寫實筆法,書寫山川人物、百業民情、歲時風俗,則本質上並無太大改變。

總體而言,竹枝詞本為民間歌謠形式,受到文人注意時,又多表現邊地風情,於是有「蠻俗」、「夷歌」、「俚詞」、「其聲傖獰」之評。劉禹錫、白居易借用傳統竹枝體自造新詞,以平易自然的風格,影響文人創作。引起歷代詩人爭相模仿,演變成專寫各地「自然風土」及「民情風俗」的詩歌載體。

貳、由風土書寫到文化認同

歷考唐以來竹枝詞作者,無不以充滿感性態度紀錄各地風土,此種寫作態度實即表徵詩人對在地文化與生活方式之欣賞與認同。試想:詩人如非對在地生活懷抱感情,如非「久滯他鄉成吾鄉」、「人親土親鄰更親」,豈能寫出精彩的竹枝詞?

在地文化之研究,強調地區性與殊異性。竹枝詞雖是簡短的詩篇,而且是從詩人個人視角出發,但因竹枝作者親臨實境、貼近生活底層、記錄的是最真實的印象,所以,與在地文化關係之緊密,無庸置疑。

前輩學者雷夢水、潘超、孫中銓、鐘山等編《中華竹枝詞》六卷,(北京古籍出版社,1997年12月),在編選之前,已注意分地、分區的需要。

就其編目來看,第一卷包括京、津、冀、晉、內蒙、遼、吉、黑等地。第二卷包括滬、蘇兩地。第三卷包括浙、皖、閩、贛四省。第四卷包括滷、豫、鄂、湘、粵、桂、瓊等地。第五卷包括川、黔、滇、藏、陝、甘、青、新等地。第六卷則收錄了台港澳、其他地區、附錄海外竹枝詞。

從這六冊的目錄來看,「區分地域」正是此書的特色。這種分區收集方式,類似上古「采詩以觀民風」之精神,可以完整集中呈現在地風情,無疑是紀錄各地風土的寶庫;就文獻保存而言,分區收集也比較有可能去蕪存菁,體現文學總集的價值;對於研究者而言,有機會深入而集中地考察各地民風,並且作為創作的借鑑。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