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只有想著自己,和平、平衡、平安就遠

當人只有想著自己,和平、平衡、平安就遠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有自己,和平就遠;只有自己;平衡就遠;只有自己;平安就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昇達

關於尼泊爾強震,想起了一些事。(相關新聞:尼泊爾7.9強震逾2000人死亡…台灣網友發動「鍵盤救災」

想起了成龍溼地、蘭嶼這些台灣土地上,那些很近,又與世界緊緊相連的道理。

「成龍溼地是海水倒灌產生的濕地,他的前身是農地,你看,水裡還有墳墓和電線桿,墳墓是因為以前的農人會把自己的離世的身軀留在他一輩子努力耕耘的土地邊,靜靜守候。」這是在來到成龍溼地前,對於這塊「倒灌」的土地最深刻的印象。

直到我走進去。

「你聽說的那些都只聽了一半,海水倒灌前是農地,你知道農地的前身,就是海水嗎?他們是把原來就是濕地的這裡,開墾成了農地。」李大哥停頓了一下,「海,只是拿回原本就屬於他的東西。」

又想起了蘭嶼的加油站和農會因為颱風而從小島完全消失時,老人家說,「你有看到旁邊有其他建築嗎?沒有嘛!因為那裡本來就是海浪休息的地方。」異地,不同的事件,傷害,一樣都來自於對於「跡象」的覺察。

我曾經離尼泊爾很近,大概幾個月前,在印度旅行時,三不五時會聽起旅伴承漢提起這片美麗的土地。尤其他長得跟尼泊爾人一模一樣,甚至在當地被尼泊爾人認證,每一次的開場,都是對他說著尼泊爾的語言。

瀏覽著承漢拍攝前往喜馬拉雅山安娜普娜基地營路途的照片、尼泊爾的街景,默默的在心裡埋下「啊,得去一趟」的種子。雖然我還沒去過,種種的碎片,默默地將自己與這片土地產生了連結。

昨天(25日)尼泊爾的大地震,死傷人數不斷向上攀升,聖母峰基地營毀壞,雪巴人、登山客死傷程度還在持續更新,心像是馬桶阻塞般,有東西塞住,但又有許多東西湧出來。

是一種掙扎,亦或是更深、更深的無能為力。

地震,只是「這是自然現象,我們無法評估他何時來,會造成多大影響」這樣而已嗎?

「所有的一切,都有跡象」達觀部落的泰雅族老人家站在九二一地震造成「走山」現象的現場,鏗鏘有力的丟下這句話。「我發現青蛙怪怪的,還有好久不見的烏龜,那天本來沒有要下山,但又發生一些事,所以提早下了山,再回來的時候,很多東西就沒有了。」

整個世界快速發展,意味著「進步」?同時也讓我們丟失了與這個唯一一個地球「互動」的能力,能夠參與互動的前提是「觀察」對方的喜好與「異常」,適時的進退,與土地相處就和與「人」相處無異。

孟加拉虎罕見的從森林跑道的曠野中,大量的鳥群紛飛。

她其實在跟我們說話,一直一直,在說話。

只是我們沒聽見,更準確的來說,是「聽不見」。

看見尼泊爾新聞前,其實正在前往觀賞「行者」電影的路上,正好遇見了台北市大巨蛋旁的護樹遊行,許多大人帶著孩子去捍衛下一代還能擁有樹木的權利。

走進電影院後,更被林麗珍老師對於「人與土地、各式生命的互動」衍生而出的作品感動的無以復加,甚至不斷流淚。林麗珍老師的那句話,很適合作為這一切一切感受的總結。

「當人只有自己,和平就遠。」

只有自己,和平就遠;只有自己;平衡就遠;只有自己;平安就遠。

只有自己,地球即將,也只剩你自己。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