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侵後「放飛自我」到處約砲?深究她們的心理狀態,其實沒那麼簡單

被性侵後「放飛自我」到處約砲?深究她們的心理狀態,其實沒那麼簡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社會上,時常看到有些人被劈腿後就放飛自我,從原本的乖乖牌形象變成夜店咖,大家會說她是在報復前男/女友,但這種心態又是怎麼來的呢?作者從佛洛伊德的「死亡本能理論」來解釋。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裡面,有一段故事敘述是這樣的:

曉奇,是另外一位被李國華侵犯的少女。

她被李國華拋棄以後,覺得自己壞掉了。她開始玩交友網站,不停地約砲:

「她不知道她花了大半輩子才接受了一個惡魔而惡魔竟能拋下她。她才知道最骯髒的不是骯髒,是連骯髒都嫌棄她。」

在看到這一段話的時候,我非常地有感觸。因為我對這樣的故事並不陌生。我不僅在心理學的書上看過這樣的心理機制,更多次耳聞這樣的真實故事。

早在我大學一年級,閱讀《愛,上了癮:撫平因愛受傷的心靈》一書時,就曾聽過這樣的性愛成癮症。一位被性侵過的人,不斷誘惑別人和自己上床,在上床的過程中,她總是痛苦無比。但結束之後,她卻又開始誘惑下一位男性,和自己繼續地上床。

到底為什麼這些被性侵過的女性,會做出這樣的行為呢?她們總是說著這樣的話語:「反正我已經夠髒了阿,我只想把自己弄得更髒而已。」但深究她們的心理狀態,其實沒有這麼的簡單。

佛洛伊德早期的理論當中,認為人是趨樂避苦的;但到了他的生命後期,他開始發現人並不一定是追求快樂而活的。他提出了所謂的《強迫性重複行為》:他觀察到一個小嬰兒,在媽媽離開身邊之後,不斷地把一個毛線球丟出去,然後再把它捲回來,再丟出去,再捲回來......。好似透過這樣的過程,就能夠掌控媽媽的行為,把媽媽留在身邊一般。

小嬰兒做這件事情本身,並不是快樂的,而是焦慮的,但小嬰兒卻如此反覆地做著,也讓佛洛伊德提出了死亡本能的理論。這樣的理論,後來衍伸到很多地方,譬如說酒鬼老爸的女兒,常常嫁給酒鬼先生,她們明明痛恨酒鬼的,但卻和酒鬼結婚,其原因就在於,她們希望能夠透由和酒鬼結婚,改變酒鬼先生的行為,好似回到小時候,改變父親的行為,修復童年的創傷一般。

「那些被性侵的女性,也是如此。」

在被性侵的時候,她們失去了性自主權。為了奪回性自主權,她們開始約砲,儘管約砲的過程是痛苦的,但她們卻藉此取得了控制感:「是我允許對方插入我的」、「是我自願要被上的」、「是我掌握這一切的」,透由這樣的過程,她們讓自己得到了一種掌控感,好似回到被性侵的那一刻,重新掌握自己被性侵的局面。

當然,這樣的過程,其實是很痛苦的,就臨床診斷而言,常常是伴隨著性成癮症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這不僅需要進行精神醫學的治療,更需要進行長期的臨床心理治療,而心理的汙名、罪惡感,更是她們需要被處理的一部分。

單單要藉由一篇文章,來抹除受性侵女性心中的陰影,我想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我理解這種痛苦,有可能會烙印在性侵受害者心中,非常長的一段時間。

但我撰寫這篇文章,也並非毫無目的。我希望透過心理層面的分析,幫助性侵受害者,以及社會大眾,更貼近、更了解性侵受害者的心靈,了解她們為甚麼有可能會重複約砲的行為。這看似難以理解的表層行為,其實富含著糾結的內心情緒,期盼社會大眾,能夠對這件事情,能夠有新的一層認知。

最後,我想要提醒讀者的是,被性侵和約砲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關聯性。我提出的案例,乃是被性侵且事後開始約砲的女性,他們行為背後的心理機制。而這一群女性的存在,乃是根據社會觀察及臨床觀察所得之,到底有多少的人口分布,目前我並沒有看到相關的研究。

因此,被性侵和約砲之間,並沒有絕對的關連性,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至於更詳細的心理機制,我則推薦《愛,上了癮:撫平因愛受傷的心靈》一書,有著非常詳盡的分析,值得一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