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抑鬱黑洞成冥想導師,將冥想加進舞蹈解放自己

走出抑鬱黑洞成冥想導師,將冥想加進舞蹈解放自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城市抑鬱,不要緊,靜下,擁抱,一起治療。

文:陳志樺|圖:香港電台

近年,身邊有幾個朋友,一直陽光,忽然抑鬱,初時,還以為只是心境問題,直至要吃藥,才知是病。抑鬱、並非「放鬆啲、睇開啲」那麼簡單。

「……發現那終極的孤獨,內在是一個強大黑洞,沒有人能夠幫你填滿……」

阿美,2005年大學畢業後便從事社會服務工作。那時,有穩定男友,表面上風調雨順,是別人眼中的小確幸。然而,月亮背面沒有光,阿美悲觀又情緒化,一直覺得很孤獨。蘊釀十年,情況急轉直下,經常與母親、男友口角,工作又有挫敗感,覺得被全世界誤解,索性連工作也辭掉了。阿美自小與家人關係都不好,與母親疏離,舊年代我們都保守,與父母似近還遠,很多事都不敢開口、埋在心裡。

到了2015年,阿美情緒終於爆煲,確診抑鬱症。

「……幾乎有一整年都沒睡好,手掌腳板、在夏天也凍到疼痛,一吹風就頭暈、渾身不舒服,情況很差……若再留在這裡,我就會死……」

像大多數人一樣,阿美決定「出走」,長程旅行,嘗試找回自己。歐洲、拉丁美洲、墨西哥,一去就是幾個月。人在異鄉,境隨心轉,旅途中遇過很多過客,都如霧水、緣生緣滅,並非有血有肉的現實。阿美感受最深的,反是純粹與自己相處的時候:「每天起來,第一件事問自己,今日想做甚麼?」沒了時間、日程包袱,只剩自己時,自己就了然,心底裡終極的孤獨是怎樣的一回事。驀然明白當天,自己錯把責任推在男友、家人、工作伙伴肩上,那個無形黑洞,明明是自己問題。

「就是自己的內在的心出了問題。」似曾相識的忠告,有心病的城市人,怕都聽得膩了,然而沒幾個會認真行動。阿美沒放棄沒逃避,正如丈夫說,佩服她永遠「真誠面對自己」,那種勇氣,連丈夫也自愧不如。

於是,旅行回來後,阿美決定從「身、心、靈」尋找出路,學習打坐、氣功、瑜珈。回想起來,朋友都出於好意,常鼓勵她多外出散心、靠近大自然。但他們沒法體會,抑鬱的人並非不想出去,而是身體太虛、沒有動力。氣功等等練習,就是慢慢幫她重建、恢復內在力量。打坐禪修,止了思絮,沒了腦間的情緒風暴。還有丈夫的不離不棄,支持、尊重,阿美的人生,漸漸,又見到曙光。

EP7_1
阿美2015年患上抑鬱症,藉著治療師的引導,終理解以前常將問題怪責身邊人,而忽略真誠面對自已的內在,其實需要放下、釋懷。

好景不常,母親確診重度抑鬱,阿美再度被考驗,情緒又爆發,發覺自己根本沒法獨力解決。她必需要尋找方法,面對自己的內在、面對潛意識、壓抑多年的創傷。藉著治療師的引導,阿美重新發現、看見舊日的印記與盲點。

EP7_4
阿美直言母親同樣患了抑鬱病後,是個契機迫她面對創傷,令她重生。現在的她鍾情冥想,打坐禪修,止了思絮,沒了腦間的情緒風暴。

人生之中、總有些愧疚,需要放下、釋懷,然後專注當下。

阿美也學會解放自己,從內在開始,打開身體,跟隨感覺,把冥想加進跳舞。阿美相信,每個身體,本來就懂得跳舞。「我以前很拘緊,在人面前,連手也不知應放在哪裡。」現在,阿美還收了學生,一起在沒有批判、安全、自在的環境裡,讓身體動起來。

EP7_2
阿美學會解放自己,從內在開始,打開身體,跟隨感覺,把冥想加進跳舞,目前甚至將這方面心得,與人分享。

阿美笑言,她鍾情冥想,母親卻不大接受。母親愛「拉筋」,每天最少做上45分鐘,就能忘憂、舒暢、好心情。那年代家家仔女成群,生活都清苦,母親十歲出來工作養家,自小沒真正被愛過,中年已周身勞損,老來的抑鬱病,根源在於家人關係太差,令她沒有安全感。阿美是過來人,知道吃藥也沒法根治。

「彼此相處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愛的流動,這才最重要。」畢竟,掛在口邊沒用,阿美有時間就會多陪伴母親,一起慢慢走路,或一起擁抱,讓感覺流動。在阿美的眼中,母親患病才是契機,迫她面對創傷,令她重生。

EP7_6
「彼此相處的時候,我們有沒有愛的流動,這才最重要。」阿美有時間就會多陪伴母親,一起慢慢走路,或一起擁抱,讓感覺流動。

這城市抑鬱,不要緊,靜下,擁抱,一起治療。

慢慢來,一起變老,變好。

孤獨,很好。

《香港故事:忘憂。日常》星期一(11月8日)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播出。各集內容及網上重溫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