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壽新人生》:根據年齡通貨膨脹調整,新的「老」其實是78歲

《長壽新人生》:根據年齡通貨膨脹調整,新的「老」其實是78歲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現在是什麼年紀,也不管目前的工作職務高低,如果想更從容又睿智地迎接被科技環繞的長壽新人生,我們都得做好準備。此書將是每個人皆須擁有的最佳指南,讓往後的生活變得更好,而不僅是活得更久。

文:林達.葛瑞騰(Lynda Gratton)、安德魯.史考特(Andrew J. Scott)

年紀是「可塑」的

日曆的時間以及過往的年歲,標記著自然的節奏,以及你的生命敘事架構。面對長壽人生,如果我們希望重新定義年紀,就必須解除「時間」和「年紀」之間的連結概念。我們必須認為自己的年紀是「可塑」的——你活得愈久,享受良好健康狀態的機率愈高,四十歲、六十歲以及八十歲的意義,都會產生深刻的改變。可塑性是重新建構生命階段的基礎。

「年紀」的概念看似相對單純,連小孩都能夠理解。但是,當小孩回答「你幾歲」時,答案其實是受限的,因為他們只能用年歲思考時間。年紀的概念也可以是生物學的(你的身體年齡)、社會學的(其他人如何對待你),以及主觀的(你覺得自己幾歲)。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用語中,聽見各種不同的年紀觀念差異——「我今天真的覺得自己老了」「以這個年紀而言,他們看起來氣色很好」,以及「你已經是這個年紀了,不該做這種事」等。

隨著年紀的概念變得彈性可塑,不同年紀概念之間的連結也隨之改變。等到小孩已經六十歲,他/她的生物年齡可能與實際年齡有可觀的變化差異,他/她看待自己的方式,或許也不同於其他人看待她的方式。隨著不同年紀概念之間的連結改變了,我們再也無法使用特定的時間里程碑,作為生命敘事的建構機制。

但要轉變成這種情況並不輕鬆。實際年齡是測量年紀的主要形式,也是三階段生命敘事的基礎。教育、社會以及政府的各種習俗規範,也剛好強化了實際年齡的地位:我們在十八歲時就讀大學、在二十多歲或三十歲上旬結婚,在六十五歲退休。

事實上,人類並非永遠都仰賴於實際年齡,即便生日派對都是二十世紀才出現的發明。在歷史中的大多數時期,人類其實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甚至不曉得出生年。實際年齡變得如此重要,只因為各國政府在十九世紀開始蒐集人民的準確出生紀錄。從此刻開始,實際年齡就提供我們生命的時間架構。

上述結果創造了一種「數字決定論」(numerical determinism)。社會規範和刻板印象,以及各種關於我們未來生活的假設,都取決於一個數字——你出生之後,過了幾年?數字決定論從根本上誤導我們的認知,並且創造年齡刻板印象,限制我們如何想像自己與他人的人生。

「變老」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在你自己的生命敘事韻律中,你將產生自己對於年輕和老邁的認知。但是,隨著實際年齡、生物年齡、社會年齡,以及主觀年齡彼此關係的改變,變老的意義也改變了。老年學(gerontology)學者引入新的字詞描述年紀時,這個趨勢已經非常明顯了。他們開始使用「青老」(young-old,六十歲至六十九歲)、「中老」(old-old,七十歲至七十九歲)以及「老老」(oldest-old,八十歲以上)。

為了更加理解什麼是「變老」,我們必須導入另一個標準:死亡年齡(thanatological age)。死亡年齡不是用你出生後的時間作為單位,而是用你還有多少生命時間。死亡年齡無法直接理解,因為,感謝上蒼,我們其實不知道自己何時會死。為了理解死亡年齡,我們必須觀察人口統計學以及死亡率(才能知道在特定年齡死亡的機率)。在人生的任何階段,死亡率愈低,代表死亡機率愈低,也代表還有更多在世的歲月。

因此,死亡年齡與死亡率呈現負相關。相較於實際年齡,死亡率也是對於評判人口整體健康狀況來說更好的方式。因此以整體人口而言,較低的死亡率,代表健康情況更好,也還有更多年的人生歲月——從某些意義而言,就是「更年輕」的指標。

請讀者參考圖3-2中的英國例子,我們在圖中呈現自從一九五○年之後的實際年齡(平均年齡),以及平均的死亡率(每一千人的平均死亡人數)。這張圖清楚顯示年紀測量方式的差異。如果以實際年齡為基準,英國人口現在是最老的情況,過去沒有比現在更老的時期。如果其他條件不變,你可能會認為這個現象導致更高的平均死亡率,因為年紀大的人更有可能死亡。然而事實的發展完全相反——平均的死亡率降低了。

簡單地說,雖然英國人口的實際年齡變老,但大體來說英國人從不曾擁有如此漫長的未來壽命。如果我們只專注於實際年齡的測量方法,英國顯然就是一個老化中的社會;但倘若我們觀察死亡年齡,就會發現英國從未如此年輕。

《長壽新人生》圖3-2
Photo Credit: 今周刊出版

上述現象的解釋就藏在年齡的可塑性——人活得更久,而人變老的方式也改變了。由於人們的生物年齡情況變得更好,人們更為健康,每個年齡層的死亡率都下降了。一份研究報告可以明顯看出這個現象,研究調查二萬一千五百名超過五十歲的美國人,發現他們從一九八八年至二○一○年之間,相較於實際年齡,生物年齡(以身體的各個指數判斷)呈現下降趨勢。

只專注於實際年齡的問題在於,實際年齡是一種純粹的常態名目測量(nominal measure),無法解釋真正重要的問題——你的健康與行為。如果我們在特定年齡時,健康與行為間的關係不會改變,那麼實際年齡的問題其實不重要;但如果年齡是彈性可塑的,使用名目測量方式就會令人困惑。

這種困惑就像經濟學中的通貨膨脹問題。一九五二年時,一品脫的啤酒在美國售價為○.六五美元,到了二○一六年則是三.九九美元。從表面上看,啤酒似乎隨時間而變得更貴。但是根據整體的通貨膨脹率進行調整後,一九五二年的○.六五美元,其實等同於現在的五.九三美元。易言之,二○一六年的啤酒其實還比一九五二年的啤酒更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