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猛毒2:血蜘蛛》:暗喻男性陽具的受迫性壓抑,殺出高潮快感的出口

【影評】《猛毒2:血蜘蛛》:暗喻男性陽具的受迫性壓抑,殺出高潮快感的出口
Photo Credit: 索尼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影評網站之於《猛毒》與《猛毒2:血蜘蛛》那「混亂、吵雜」且「毫無性格」的角色設定諸多批評,但是漫威大反派的猛毒的後續性格發展,反倒像是孔武有力的美式足球四分衛:幼稚好奇卻情緒高昂。

想當然耳,漫威諸多職位與藝術家皆為猶太後裔(已故的史丹李(Stan Lee)老爺爺也是),或許也隱隱藉由象徵無政府自由主義的「猛毒」吞食納粹極權威主義下的大屠殺創傷,得以於大銀幕實現遲來的文學正義。

不少影評網站之於《猛毒》與《猛毒2:血蜘蛛》那「混亂、吵雜」且「毫無性格」的角色設定諸多批評,但是漫威大反派的猛毒的後續性格發展,反倒像是孔武有力的美式足球四分衛:幼稚好奇卻情緒高昂,直來直往的批評,在本片大彩蛋瞥見蜘蛛人新聞而腎上腺素破表時,又為漫威宇宙未來發展醞釀驚喜期待。

備註

[1]《我儂詞》於1288年(至元二十五年)趙孟頫夫人管道升所題:「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似火;把一塊泥,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2]伍迪哈里遜的生父查爾斯哈里遜實為一名職業殺手,1979年因德州聖安東尼奧殺害聯邦法官一案而被判終身監禁,於2007年3月15日在美國行政最高設施監獄內去世。其父子間的關係恰恰與1994年奧立佛史東的《閃靈殺手》角色設定蘊含巧合玩味之處。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