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哲學》:對演化心理學家而言,「女人」該物種只對繁殖與哺育後代有興趣

《愛情的哲學》:對演化心理學家而言,「女人」該物種只對繁殖與哺育後代有興趣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企圖在愛情這「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中,整理出些許頭緒來。他運用各種科學研究,打造一把哲學思考的利器,爬梳愛情、解析人類感情,從人類基因的生物學觀點,到愛情的心理因素,以及現代愛情中個人與社會的種種糾葛。

文:理察・大衛・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

男人的願望

大衛・巴斯曾是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一名不得志的社會心理學家。一九八○年代中期,演化心理學讓這位現年五十五歲的大學教授重新燃起熱情。當時演化心理學方興未艾,學說中充滿假設與臆測,即便如此,大衛・巴斯仍想證明:男女的行為與興趣大不相同,其差異主要是生物上的,而非社會或文化上的。

不同於一般心理學教授對生物學的倚重,巴斯想借重實證方法來進行研究。他最想見到的是數字、統計和實例。他的計畫工程浩大,他花了很多年,總共請了一萬零四十七名來自三十個不同文化的人,幫他填寫問卷。他費盡心思讓填寫者遍及各社會階層、宗教及年齡層。他仔細詢問他們對異性的偏好。

一九八九年,研究成果終於出爐。這份問卷對人類選擇「性伴侶」和「廝守伴侶」提供了截至目前為止最豐富的資料。問卷中的選項羅列了各種人類生理和心理的特徵。巴斯最後還要求填寫者為這些選項做一個排序。最重要的寫在最上面,依序往下。排序結果幾乎完全符合巴斯原先的預測,不管是住在極地或沙漠,人類選擇伴侶的偏好舉世皆同。

唯一的差異存在於男人和女人之間,但同性沒有差異,大家喜好的異性和特徵都一樣。這證明了什麼?巴斯喜不自勝的得出結論:在進行與性有關的選擇時,人類腦袋裡確實存在「普遍的偏好模式」,它同時彰顯出人類此物種所具有的基本特色。

男人挑選性伴侶和廝守伴侶的標準是「適應度」。他們在為自己的基因尋找最佳對象。男人要的是年輕、漂亮、豐脣、皮膚光滑緊緻的女人,他們希望對方明眸皓齒、頭髮有光澤、肌肉勻稱、該瘦的瘦、該胖的胖,走起路來輕盈曼妙,說起話來表情豐富、精力充沛、容光煥發。因為這些特徵代表了:她很能生!無論生活在哪裡,不管幾歲,基本上所有男人要的都相同。

這樣的擇偶標準,一如前面所說,源自於自私基因的假設。但自私基因,也像前面分析的,是一種既粗糙又簡化的主張。只有某些喜歡譁眾取寵的專家才會認同這種論調。生物學家兼大腦專家本恩・葛林斯汀(Ben Greenstein)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暢銷書《脆弱的男性》(The Fragile Male)中寫道:

「男人的第一要務就是讓女人受孕。將自己的基因射進女人體內的欲望是如此強烈,終其一生,從青春期到死亡前,都被這股欲望所操縱,它甚至強過殺戮的欲望。……甚至可以說,製造和散播精子是男人存在的唯一理由。其生理的力量、殺戮的渴望,全都以此為最高目標,以確保物種中最優者,得以繁衍。一旦被迫不能散布自己的基因,男人就會備感壓力、生病,甚至崩潰或完全失控。」

葛林斯汀藉科學之名所宣揚的內容,根本就是道金斯基因理論的小丑版,極盡誇張之能事。如果他說的是事實,沒有小孩的男人豈不想自殺,或瀕臨瘋狂邊緣。其實連人類的近親都不像他說的那樣;雄黑猩猩和雄倭黑猩猩沒有把繁殖當作生命的唯一目標,牠們對其他許多事情充滿興趣。

如果大量繁殖真是男人存在的唯一目的與任務,他們最該選擇的播種途徑是精子銀行,男人該像德國創作歌手漢納斯・華德(Hannes Wader)所寫的歌詞一樣:「我想,我總有一天會做出理智的事/例如從現在起就把我的精子捐給精子銀行/並在你看到街上的每個小孩/都流著我身上的血液並長得跟我一樣前,絕不死亡。」

道金斯和葛林斯汀的主張讓人困惑不解,男人為何不善用精子銀行來提高自己的繁殖成就?對此,崔弗斯給了一個絕妙的答案。他說,現代男人不樂意捐精子,是因為石器時代沒有精子銀行,捐精子不屬於男人的天性。奇怪的是,石器時代也沒有光碟和情趣用品店,為什麼現代男人都曉得去情趣用品店尋找色情光碟?為什麼有那麼多男人熱愛非石器時代的情趣內衣?還有,不知道現代人對尼龍絲襪的喜愛源自於石器時代的哪個洞穴?

基於各種實際原因,捐精子對男人而言是件毛骨悚然的事;有許多自己無法為他們負責的小孩,不知道他們會流落到哪裡,不知道他們的命運是否坎坷,這當然是件令人害怕的事。我想只有極少數的人會樂觀其成。很多事情真的比基因繁殖更重要。男人不敢到處播種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弱的一項理由是:害怕伴侶的反應。

威廉・奧爾曼認為,受基因主宰的男人不敢大量繁衍後代只有一個原因:「某些事關係到兩個人,一方的行為會受到另一方反應的影響,另一方可能有全然不同的願望、需求和目標,有時當一方發現伴侶欺騙了自己時,甚至會做出不符合『最大適應度』的行為。」已婚男子不敢有婚外子女,主要原因是老婆不肯、不夠有錢,或怕被「情敵報復」。奧爾曼不認為還有其他原因。因為男人隨時隨地都想交配,除了上述原因,其他都不符合他的理論。

既然巴斯的問卷證明了,全世界男人偏好的女人性徵都相似,那就應該錯不了吧。然而一九九○年代初,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學的一批研究人員發表了完全不同的研究結果。研究人員針對六十二種不同文化進行審美觀的調查,發現演化心理學家認定的普遍標準,例如女性要身材苗條,反而成了少數。六十二種文化有一半認為肥胖才是美,有三分之一認為稍微有點肉的豐腴是美,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認同目前西方世界的苗條審美觀。

上述研究讓我們更加懷疑,演化心理學家認為普遍有效的標準當真放諸四海皆準?他們最愛拿來計算體脂肪分布的詭異公式,據說有助於我們了解,為什麼男人喜歡騎在生育能力較佳的女性骨盆上,卻又討厭胖胖的屁股。這種公式可信?水蛇腰的女人一定比水桶腰的女人健康?從古至今,男人都喜歡細腰?各種跡象顯示,饑荒時代或瘟疫流行時,西方男人也曾迷戀過豐腴的女人,不信的話看看巴洛克時代的繪畫,仙子、繆思和眾女神哪一個不是豐滿的?沒有一個有纖細的腰身。

雖說男人喜愛代表生育能力強的性徵,但事實上那些特徵往往與生育能力無關,例如波濤洶湧且型美的女性乳房。此外,許多男人跟女人做愛時拚命想阻止女人懷孕,請問這種男人為什麼要重視女人的生育能力?就男人一輩子的性行為總數而言,為生育而做愛所占的比例微不足道。一旦相信巴斯的問卷調查,不但無法解開謎團,還會新增謎團。因為如果做愛、廝守意願和生育打算是三件不同的事,男人很少會想要三者兼顧,全世界男人對女人的偏好怎麼可能這麼相似呢?

對此,演化心理學家會面無難色的回答你,因為這三件事在石器時代是同一件事。這就更奇怪了,石器時代的男人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性角色,遠古的獵人根本還不知道精子肩負的使命,他們甚至無法確認孩子是不是自己的。當然,我們這些體毛很長的祖先是不可能知道女性的體脂肪如何分布才算健康。那個時代的基因顯然還沒有剝奪人類的思考權,即便我們對石器時代的人類有諸多揣測。饑荒時期的男人偏愛豐腴的女人,有很多可能原因,但肯定不是遺傳基因在作祟。

女人的願望

巴斯同樣對女性做了問卷,結果相當有趣。相較於男性,女性似乎複雜許多。女性偏好年紀大一點、有錢、有權、健康又強壯的男人。這部分比較沒問題,但另一方面就弔詭了。女人既喜歡男人忠心、溫和、會照顧小孩,又喜歡男人雄性激素旺盛、性欲強且粗獷。但這種男人根本不存在,至少就生物學而言不可想像。所以,女人是複雜的。說得更明白一點,沒有男人能滿足女人。關鍵在於女人的生物天性,女人是最懂「心理」的,女人必須具備看透對方的能耐。大衛・巴斯說:「對女人而言,選擇伴侶時心理機制乃屬必須,因為它能夠幫助女人掌握對方的所有特性,並且正確的加以評估。」

女人的困境是,最佳伴侶既要基因最優,又要會照顧小孩,這樣的兩難前面已經分析過。比較奇怪的是,在演化心理學家眼裡,女人一如男人,永遠在尋找最佳繁殖機會。但女人做愛常是為了樂趣而非生育,這又該怎麼解釋?這根本不符演化心理學家的論點。

於是德國科技類新聞記者巴斯・卡斯特(Bas Kast)在他的書中獨具創見的寫道:「事實擺在眼前,就是女人不了解自己。唯有當女人找到一個有能力且願意,除了奉獻一些精子外,還肯投資精力在下一代的男人時,女人的投資成本才能降低。」言下之意,人類女性其實跟母雞、母狗、母騾、母狒狒一樣,表面上的尋歡其實是有通盤考量的,都是為了繁殖。

人類女性尋尋覓覓的就是基因最優的男性,但這種行為應該不是源自於石器時代,因為我們的近親猿並非如此。大猩猩、黑猩猩和紅毛猩猩的首領沒有太多選擇,畢竟雌性的數量已經不多。至於母倭黑猩猩則基於天性完全不挑剔。若想理解人類典型的女性行為,看來似乎得把目光放遠,參考動物界裡的其他例子。於是乎,極具排他性的「灰伯勞」就成了人類的良朋益友了。

另一個能證明人性的絕佳例子是格鬥蛙(gladiator frog , 拉丁文學名為羅森堡雨蛙[Hylarosenbergi])。這種兩棲類跟人類沒有什麼淵源,牠們目前生活在中美洲的爛泥中。為守護卵,公蛙會先挖小坑。公蛙求偶時得忍受母蛙的猛烈衝撞。母蛙的撞擊力道有時會強到把公蛙整個撞出坑去。只要公蛙被撞倒就算出局,因為只有不動如山的公蛙能與母蛙交配。

巴斯認為這種相撲蛙的「撞擊測試」,是了解人類女性行為的絕佳線索:「高大、強壯、優異的身體狀態和絕佳的運動能力,這種男人最能吸引女人。」如果是這樣,那麼全世界最性感的當屬阿諾・史瓦辛格;這種雄性大概最有本事守護受精卵。只可惜一體適用的主張連雨蛙自己都不捧場,事實上牠們只有在極少數的情況下才會這樣,亦即在資源極度欠缺時。事實上,也只有部分人類女性偏好肌肉猛男型。所以票選性感男星時,溫文的強尼・戴普得票率遠超過加州州長阿諾。

可見大猩猩的偏好不等於人類女性的偏好。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女人跟饑荒時期的格鬥蛙不一樣,竟然不喜歡強壯的雄性?哪裡出了問題?二○○四年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的生物心理學家維克多・強斯頓(Victor Johnston)試圖證明,最能表現睪丸激素分泌旺盛的男性臉孔,對女人最具魅力。眉毛越濃、嘴脣越薄、下巴越有稜有角,對女人越有魅力。

所以說,那些因睪丸激素分泌過量而什麼事都藏在心底的男人,肯定是最健康的男性。這種說法大概只有德國前財政部長魏格爾(Theodor Waigel,其特徵便是濃眉、薄脣、下巴有稜有角)的粉絲會認同;即便這項研究發表時轟動一時,但它並不符事實。

英國杜倫大學的心理學家琳達・布斯羅伊(Lynda Boothroyd)和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的心理學家大衛・裴瑞特(David Perrett)於二○○七年發表了一項剛好相反的研究結果:女人喜歡陽剛與陰柔並濟的混合型容貌。太過陽剛的臉對女人的吸引力不大。兩位心理學家解釋,太過陽剛的臉代表容易出軌,並缺乏照顧小孩的意願。而女人最在意的就是這兩件事,所以她們會據此評價男人的外表。

這樣的詮釋還真是奇怪,因為受訪女性是看著電腦螢幕上的男性臉孔作答的,她們既不認識那些男人,也不打算跟他們結婚生子,受訪過程中她們只要憑直覺圈選自己覺得性感的臉。

這些研究結果充滿偏見。據說,女人原本喜歡的是代表睪丸激素分泌旺盛的臉,但後來因擔憂和深思熟慮,漸漸覺得還是混合型比較好。看起來比較陽剛的男人就一定比長得漂亮、剛柔並濟的男人容易出軌?苗條的滾石樂團歌手米克・傑格(Mick Jagger)年輕時就一定比壯碩的阿諾・史瓦辛格專情?為什麼有那麼多女人希望男人擁有性感雙脣?性感雙脣不是女性的象徵?只因為聽說這樣比較會照顧小孩?為什麼女人喜歡男人有雙漂亮的手?為什麼男人結實的小屁股迷人,它在演化上有何優點?

另外,堪稱演化心理學中不可撼動的一項神話是:女人在選擇伴侶時,「對稱」是最重要的標準之一。沒錯,的確是「對稱」!許多人主張,男人的臉型越對稱,身體越對稱,越吸引女人。堅持這項主張的有新墨西哥大學的生物學教授蘭迪・松希爾(Randy Thornhill)。松希爾的本行是昆蟲專家,一九八○年代起轉換跑道研究「強暴」,之後則登上了「對稱」教皇的寶座。

對稱,一個源自於昆蟲世界的概念,越對稱代表越健康。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受寄生蟲的傷害越多,身體就會越不對稱。松希爾的觀點自一九九○年代初期便不斷被人引用,並以各種推陳出新的方式一再闡述。就生物學而言,這樣的觀點相當可笑。寄生蟲對人類外觀(包括對稱性)帶來的影響根本微乎其微。該為我們那有點歪的鼻子負責的通常不是什麼病菌,而是同樣有個歪鼻子的祖父。如果不對稱真的是寄生蟲造成的,那麼發展中國家人民的鼻子,應該普遍比富裕又衛生的先進國家不對稱。但至今沒有人提出證據。

若想了解松希爾的對稱理論,就得先了解受試者受試時的真實狀況。松希爾給那些年輕女受試者看的臉,清一色是他們設計出來的電腦合成照。那些照片上的臉沒有一張擁有表情,所以沒有個性、魅力,也沒有情感。從那些臉上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些平面特徵,例如「對稱」。所有會影響真人面貌的因素,在那些照片上完全看不見。令人驚訝的是,松希爾的研究方式一再被援用且當作證明。真正有說服力的應是找真人面對面測試,可惜至今沒有人這樣做。

有關女性對男性生理和社會特徵的偏好同樣充滿偏見。巴斯問卷裡有一個問題是:你認為異性的哪項人格特質最重要?男女選出來的前兩名相同,一是「友善」,一是「聰明」。顯然沒有人願意跟壞脾氣且愚蠢的人交往。演化心理學家認為,女人的考量是:友善的人比暴躁的人更願意投入家庭並照顧小孩。這麼說來,女人只要不想生小孩或過了更年期,就能受得了脾氣暴躁的男子?對演化心理學家而言,「女人」的限制還真多,該物種只對繁殖與哺育後代有興趣。

還有什麼事是女人覺得重要的?灰伯勞之間的利益糾葛前面已經分析過。威廉・奧爾曼很愛引用一份「醫學系女大學生的擇偶標準問卷調查」。結果顯示:「這些年輕女性,雖然自己的生活水準已經很高,未來也能提供自己高度的經濟保障,即便如此,她們還是比其他人更希望找到一個收入高、地位高的理想對象。」無論如何,這份以美國醫學系女大學生為樣本的問卷,如今儼然成為過去女人、當今女人和未來女人的行為範本。

用這種方式當然會得出一個結論,女人「在短期關係裡的目標是盡可能榨取對方的物質」,巴斯稱這種現象為「資源搾取」(resource extraction);妓女是該現象的極端例子。有研究據此推論,女人在短暫的偷情關係中,特別希望男人在第一次幽會時表現得很慷慨。

的確,許多女人喜歡藉男人的財富與權力過舒適的生活,但男人也很喜歡從女人身上得到相同的東西。金錢,即便不是為了養育下一代,也能提供更多自我發展的機會。許多女人因此偏好年紀較長的男性,這似乎沒錯。但這種偏好一過四十五歲,往往有翻轉的跡象。當然大前提是,熟女要能幫自己找到一個迷人的年輕男子。瑪丹娜和黛咪摩爾應該不是特例。

女人會偏好「安全感」和「權力」,應該不足為奇。根據巴斯的調查結果,有一項特質對女人的吸引力竟然勝過這兩項,那就是:幽默!演化心理學家一直沒有對此做出解釋。的確,我們並不知道石器時代的「幽默」為何,也看不出長得滑稽的鳥是否有說笑話的天分。不過,稍微發揮一下想像力,還是可以依照演化心理學家的邏輯回答:幽默能有效對抗寄生蟲!因為大笑可以提高我們的抵抗力,穩定免疫系統,不是嗎?幽默的人肯定比脾氣壞的人長壽,也能長期保有優秀的基因。難怪,人類是一種非常幽默的物種!

還要繼續跟著瞎起鬨嗎?我們該相信巴斯一九九三年針對美國女大學生所做的問卷調查?男人一輩子想要十八個性伴侶,女人平均只要四到五個?無論男女,這樣的數字未免太低,而且不是說男人肩負基因的使命,一心只想到處播種?世界真是不可思議,根據巴斯的說法,女人偏好與社會地位較高的男性發生婚外情,因為他們提供「較好的基因」。是嗎?權力和金錢的基因?人類真的跟大猩猩一樣,地位越高、身體越強壯?巴斯說,追求「性滿足」並非女性外遇的「重點」,而是持續獲得新的交配對象。這種說法能相信?

結論是什麼?總的來說,男人對女人、女人對男人的偏好都差不多。例外只能證明規則真的存在。大多數人都喜歡迷人、風趣、友善又聰明的對象。如果還能有錢,那就更完美了。這些說法我們早就耳熟能詳,巴斯不過是再證明了一遍。但如果他想進一步延伸並普遍化,那就是危險而投機的行為。事實上,有許多人真的專挑不該愛的人去愛。有些人就算覺得對方很有性魅力,也不願意與他(她)廝守一生。

性欲是性欲,理性考量是理性考量。況且每個人有自己偏好的個性與身體特徵。有些人會因為對方的一個笑就墜入情網,即便不知道他(她)是誰。有的男人偏愛年長的女人,有的女人偏愛姊弟戀。有的人即使病入膏肓,仍有人愛上他,甚至願意嫁給他。

下面這段話有一百四十年的歷史:「在幫動物配種前,人們總會小心翼翼的檢查這些馬、牛、狗的個性與家族史。可是當人們自己要結婚時,很少人或根本沒有人會如此大費周章。」寫下這段話的可不是刻意模仿生物學家口氣的哲學家,而是達爾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愛情的哲學》,商周出版

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
譯者:闕旭玲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哲學是對人生的睿智思考;
愛情的哲學是對愛情——一種亂七八糟的感覺——的睿智思考。

德國最迷人的哲學家,唯一全面探討愛情的哲學作品
長踞德國亞馬遜書店、明鏡週刊暢銷排行榜
讀完本書你將睜開被愛蒙蔽的雙眼,以另一種目光看待愛情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愛情,是人類永無止盡的話題。無數的小說刻畫它,令人沉迷,沒有一部電影能捨棄它,音樂若是沒有了它,根本不忍卒聽。沒有一件事能像它一樣撼動人心,讓人神魂顛倒、萬物失序。然而,我們對它的了解實在是少之又少。愛情到底是什麼?人類何時發展出愛情的?猿猴也會因愛而結合嗎?愛情的本質是什麼,繁衍後代、心靈交流、促進社會福祉、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大自然的一切清楚明白,是文化才讓愛情變得曖昧不明的嗎?男人與女人的性欲為何如此不同?「大胸部」的女人果真在演化上占盡優勢?大自然為什麼創造兩性?愛情是為了兩性的結合而「設想」出來的嗎?今天,誰會認真的說:「我愛你。」這樣說的人,真正的意思是什麼?我們是否對愛情要求太多了?

無以數計的自我成長書籍曾對愛情進行描述,並從不同的片斷面向切入,彷彿為愛情帶來一絲曙光。從中我們似乎知道,如何讓愛情永不褪色,如何成為熱情如火的戀人,同時也理解到原來男女來自不同的星球!但是,這一切有什麼實質效應呢?讀到正確的那一本書,就能在愛情的道路上走得稱心如意嗎?

本書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企圖在愛情這「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中,整理出些許頭緒來。他運用各種科學研究,打造一把哲學思考的利器,爬梳愛情、解析人類感情,從人類基因的生物學觀點,到愛情的心理因素,以及現代愛情中個人與社會的種種糾葛。

閱讀本書,在作者的導引下,我們彷彿走進一棟愛情的博物館,穿梭在生物學、大腦科學、心理學、社會學、歷史的樓層之間,悠遊於各種思想流派,參觀「男人與女人」、「愛情本身」與「今日愛情」的展間,隨著知性與感性的導覽,一一躍過愛情的跨欄障礙。讀完本書,你將再度睜開雙眼,以另一種目光看待愛情(沒有比較新或比較舊),對於愛情的「剪不亂、理還亂」,更有一番深刻體認點滴在心頭!

愛情的哲學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