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智能不足者運毒新加坡遭判死刑,多方請求赦免遭拒

馬來西亞智能不足者運毒新加坡遭判死刑,多方請求赦免遭拒
大馬智障男子在新加坡運毒被判死刑,將於本月10日進行處決。(示意圖)seechu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智能不足男子納加德藍因在新加坡走私毒品而被處死,馬國政府與民間組織多年來一直向新加坡法庭求情,但依然不被豁免,引起各方人士對於廢除死刑的關注。

11年前,馬來西亞智能不足男子納加德藍(Nagaenthran K Dharmalingam)因涉及走私42.72公克海洛因進入新加坡,被法庭宣判死刑,執行日為本月10日。馬來西亞外交部、新加坡反對黨及非政府組織積極向新加坡政府請求特赦,民間也有近兩萬人連署參與免除死刑請願。

馬國外交部長拿督塞富丁(Saifuddin Abdullah)發文告表示,納加德藍通譯耗盡過法院上訴程序,因此特赦申請無法豁免。他也指出,馬國外交部將透過駐新加坡最高專員公署跟進此案最新進展,並提供納加德藍及其家屬領事協助。納加德藍的家人已在10月26日受到法院通知與兒子見面,母親甚至不知道那次道別可能將成永訣。

根據《透視大馬(The Malaysian Insight)》報導,納加德藍的智商僅有69,低於一般人的85-115水平。他也患有輕微ADHD,語言流暢性、設定轉換、抽象推理、解決問題能力等功能都有缺陷,是邊緣智力(Borderline Intellectual Functioning)患者。他在2009年被捕時,聲稱自己是被毒販脅迫,若不服從將殺死女友的情況下運毒。即便如此,法庭依然認為以上障礙仍不足以總結納加德藍在濫用毒品時的精神失常。

馬國在野黨民主行動黨議員卡斯杜麗(Kasthuri Patto)呼籲新加坡政府解除對納加德藍的裁決,「我不是要求法庭原諒或赦免他,犯罪的人應該被判刑,但一個患有智能障礙的人不可以也不應該被宣判死刑。」同樣來自行動黨,拉瑪莎米(Ramasamy)也表示對毒販判死刑務法減少毒品帶來的危害,認為新加坡應該考量其他緩解措施。他說:「低智商的納加德藍,和其他國家一樣是毒品犯罪集團的受害者。」

新加坡對待毒品犯罪相當嚴厲,是全世界四個對毒販判死刑的國家之一。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一樣,販毒的最高刑罰是死刑。據新加坡《1973濫用毒品法令》,販賣、製造或運送毒品(15克海洛因、30克嗎啡或可卡因、500克大麻、200克以上大麻脂或1200克以上鴉片)將會被判死刑。在馬來西亞,涉及走私、販賣、運輸、製造鴉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冰毒50克以上或其他毒品數量大才有可能判處死刑。

新加坡在2013年推出禁毒法的量刑審酌,對運毒跑腿、患有精神及智力障礙,以致影響作為的人免除死刑。2007年,一名馬來西亞青年楊偉光因在新加坡運送毒品被判死刑。新加坡在2013年修改禁毒法,而楊偉光符合運毒跑腿身分,改判打15鞭及終身監禁,成為第一位逃過死刑的死囚。

然而,納加德藍於2015年申請判無期徒刑,但並未獲得法院允許。新加坡法院立場堅定,將不會改變判決。根據國際赦免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組織學者霍華德(Rachel Chhoa-Howard)表示,這起事件已觸犯多項人權法規,「對智障的人判處死刑是很殘酷的,他當下可能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廢除死刑馬國朝野陣營的共識,馬國在2018年5月政權輪替後,執政的希望聯盟政府曾推動全面廢除死刑,但面對了民間強烈的輿論反彈。2020年10月過世的馬國前首相署法律事務部部長劉偉強,在希望聯盟政府任內積極推動廢死,他強調死刑無法有效預防犯罪,是個無法復原、不符合國際人權標準的處置方式。最終在2019年3月,馬國政府取消全面廢除死刑的計畫,改為只取消11項罪刑中的「強制死刑」。

新加坡方面,廢死倡議團體「新加坡反對死刑運動」、「我們相信第二次機會」經常受到政府打壓,但依然活躍於爭取生存人權,希望有朝一日新加坡能夠實現廢死理想。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駱芷萱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