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與物價的迷思(下):物價攀高不是因為調漲基本工資,而是企業想賺更多

基本工資與物價的迷思(下):物價攀高不是因為調漲基本工資,而是企業想賺更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需要轉變觀念,認識到如果物價無論如何都會上漲,那麼工資需要增加得更多以趕上物價,以維持台灣勞工的購買力。台灣的勞工需要知道:不是因爲工資上漲導致物價上漲,而是不管工資是否增加,企業無論如何都在調高物價。

比較基本工資的變動和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變動時,情況就很清楚了。

在去除2008年和1989年物價漲幅超出正常範圍的異常後,在下圖中可以看到,基本工資的變動與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之間再次幾乎沒有相關性。

a
作者製作提供

無論基本工資是否上調,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物價都在上漲

同樣,各種工資增加的區別在於,在基本工資漲幅較大的年份,工資的變動可以彌補物價的上漲。

雖然這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變動,與基本工資的變動沒有關係,但這些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物價變動是有明顯的模式的。

在下面的圖表中可以看到,在過去四年裡,這些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實際上每三年左右就會上漲約4%。

換句話說,即使在基本工資沒有增加的年份,這些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仍然在不斷上漲——這是過去40年明顯的模式。

因此,在知道物價無論如何都會上漲的情況下,基本工資實際上應該調整到高於這些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上漲的水平,以確保工資能夠趕上生活成本。

a
作者製作提供

然而在過去的20年裡,這基本上沒有發生——特別是在陳水扁和馬英九任總統期間——基本工資要麼沒有增加,要麼停滯不前。

事實上,從2000年代初開始,可以在下圖看到,雖然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持續上漲(粉紅色線),但台灣基本工資的增加卻滯後(綠色線),直到蔡英文2016年上任以來的這幾年,差距才開始縮小。

換句話說,這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增加速度,一直快於基本工資增加能夠趕上的速度。因此,這些17項重要民生物資對台灣勞工來說,是變得越來越昂貴了。

a
作者製作提供

本月,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長黃維琛還表示,該部進行的研究表明「物價增加有許多因素,包含原物料進口等,研究顯示,基本工資對物價影響很有限」。

的確,比較台灣最大的兩個進口國美國和中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變動可以看到,從2000年開始,台灣消費者物價的變動就跟隨著美國和中國的變動。

a
作者製作提供

那麼,按照工商團體的邏輯,我們是否應該禁止進口到台灣以防止物價上漲?

台灣物價上漲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如果我們將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與農林漁牧業的利潤進行比較,還可以在下面的圖表中看到,消費者價格的變動與利潤的變動之間存在非常密切的關係,比和工資變動的關係更為密切。這表明,這些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上漲的原因是農業部門的價格上漲,以及該部門的企業賺取的利潤——17項重要民生物資包括米麵粉及調製麵粉、豬肉、雞肉、雞蛋和鮮奶。

a
作者製作提供

而且,將這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變動與批發業的利潤變動進行比較,也可以看出兩者在過去十年間的關係非常密切。下圖顯示批發部門利潤的變動跟隨上一年消費者價格的變動。說明台灣消費者物價上漲與台灣超市消費者物價上漲密切相關。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這種情況下,像最近全聯收購大潤發的這樣的連鎖超市日益壟斷,而導致的缺乏價格競爭,是危險的。

同樣,消費者物價的變動也與食品及飼品製造業的利潤,顯示出更強的關係——利潤的變動往往在消費者價格變動兩年後發生。

a
作者製作提供

從上面的比較可以看出,消費者物價和工資的變動幾乎沒有什麼關係。然而,消費者價格的變動顯然與進口國的價格變動和相關產業賺取的利潤密切相關。

上述比較表明,消費者價格上漲極有利於整個供應鏈中企業的利潤,因此消費者物價上漲與企業利潤增加的相關性比,與工資變化的相關性更高。

如果工商團體如此擔心消費者物價上漲,那麼他們不是應該提倡減少利潤以壓低消費者物價嗎?

這也意味著,要降低消費者物價漲幅,就需要實施價格控制,抑制企業的利潤,以防止消費者物價大幅上漲。換言之,正是放鬆管制的經濟方式造成了經濟不平衡,導致台灣企業過度盈利,以犧牲勞工為代價。

因此,台灣消費者物價的急劇上漲導致台灣成為世界上民生用品價格最高的國家之一。如今,台灣牛奶價格全球第二,米糧的價格第四,地瓜和蘋果價格第五。

a
作者製作提供

因此,工商團體將基本工資上漲作為代罪羔羊,並不公平地將台灣消費者物價上漲歸咎於基本工資。與此同時,台灣企業卻能夠為自己賺取越來越高的利潤,同時壓低台灣勞工的工資,剝削他們的勞動力。

台灣企業是否通過壓低台灣勞工的工資,賺取了過多的利潤?

正如我之前寫的,若將台灣的基本工資和生活成本,與人均GDP相近(兩萬美元至五萬美元之間)的其他發展國家進行比較時,可以看到其他國家的基本工資,通常與他們的生活成本相對應(如下面的相關圖表所示)。

a
作者製作提供

但今年,台灣基本工資2.4萬元遠遠落後於趨勢線(紅點),僅處於消費者物價比台灣低20%至30%的其他發展國家水平。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要與這些國家類似的生活成本掛鉤,實際上今天應該在四萬左右。

因此,與生活成本相比,台灣的基本工資與其他國家相比被嚴重壓低。

將基本工資與民生用品價格進行比較,我們再次看到相同的趨勢——其他國家的基本工資,通常與其民生用品價格相對應。然而,台灣的基本工資遠遠落後於趨勢線。台灣今天的基本工資,竟類似於民生用品價格只有台灣一半左右的國家水平。

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要與這些國家的民生用品價格掛鉤,那麼台灣的基本工資今天實際上應該在的52,500元左右。

a
作者製作提供

台灣的工商團體不斷抱怨工資不能上漲,因為他們將無法賺取足夠的利潤。但真正值得質疑的是——如果台灣企業支付的工資與其他東歐國家一樣低,但收取的物價卻是東歐國家的兩倍,那麼台灣企業為什麼一直抱怨無賺更高的利潤呢?與東歐同行相比,台灣企業就這麼無能嗎?

事實上,與這些東歐國家相比,台灣企業的利潤實際上是非常高的。因此,問題不在於台灣企業是否還能盈利。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與歐洲同行相比,台灣企業是否通過壓低台灣勞工的工資賺取了過多的利潤?

台灣房價的增加速度也超過了基本工資

問題還不僅在於消費和民生用品價格。

之前寫過,自2000年以來,台灣基本工資僅增加約1.5倍,但房價卻增加了近3.5倍。《蘋果新聞網》最近的一篇文章也強調了這一點。

事實上,由於台灣房價的急劇上漲,台灣的房價因此成為當今世界上最昂貴之一——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有強調過。

如果台灣基本工資按房價水平增加,台灣基本工資今天應該會漲到的五萬以上。

a
作者製作提供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解釋過,如果台灣的基本工資與其他歐盟國家的房價掛鉤,那麼台灣的基本工資實際上應該在今天的92,000元左右。

a
作者製作提供

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是什麼讓台灣的民生用品和房價上漲到世界最高之一,同時導致工資低迷到如此之低?

因此,儘管台灣的工商團體繼續恐嚇調高基本工資會導致物價上漲,但本文中的數據證明並非如此。

事實是,無論基本工資上漲與否,物價都在持續上漲。

雖然人們誤以為更大幅度基本工資上漲會導致消費者物價變動幅度更大,但研究已經確定了更多相關因素。例如,在美國的後半個世紀,除了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的時期外,消費者物價上漲基本保持穩定。1970年代初,尼克森政府認為實施工資控制可以解決通膨壓力,但通膨繼續上升。

最終,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意識到,有助降低通膨的因素,其實是更高的利率和更慢的準備金增加。

達拉斯聯邦儲備銀行前執行副總及研究主任Harvey Rosenblum在他的研究中還發現,與通貨膨脹相關的因素不是工資,而是移民的變動、貿易和全球化的增加、企業可用資本的增加以及私營部門對於新科技的應用。

本文的數據對比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基本工資與物價的相關性不大,台灣的消費者物價,其實與相關工業和服務業的利潤,與進口國的消費者物價變化之間的關係,還要更為密切。

我們也看到,比較歷年的趨勢,只要基本工資增加快於消費者物價,就足以彌補這些物價上漲。

工商團體恐嚇物價會上漲,以此作為不調高基本工資的藉口,但即使基本工資沒有調漲,他們也繼續調高物價。最終,這些企業在工資低迷的情況下繼續獲利。

因此,我們應該問的問題,不是應不應該調整基本工資以保持低物價。我們應該問的問題是——基本工資應該增加到什麼程度,這樣即使消費者物價上漲,基本工資增加仍然能夠超過物價上漲的速度,並確保勞工有更高的購買力?

rlw8movdlwrjqyaquvqla1lhkepow9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需要轉變觀念

這篇文章解釋了無論基本工資增加多少,消費者物價每年都在上漲0.5%至1.5%,而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則上漲2%至4%。

1998年至1996年,台灣基本工資以年均10.08%的速度增加時,消費者物價僅上漲3.80%,而17項重要民生物資和民生用品的價格僅上漲2.81%。這與其他國家的研究幾乎一致。

正如我之前指出的,過去幾十年進行的幾項研究表明,基本工資調漲10%只使美國的整體物價上漲不超過0.4%,民生用品價格上漲不超過4%。美國的另一項研究發現,民生用品價格和餐廳價格甚至可能不會上漲0.36%,而在英國,基本工資調漲10%只會導致物價上漲0.2%至1.1%。

因此,問題不在於如何不調高基本工資以防止物價上漲,而是基本工資應該如何增加以確保工資上漲速度快於物價上漲。但1997年經濟危機後,由於基本工資增加不夠快,尤其是在陳水扁、馬英九任總統期間,使得台灣勞工的工資價值和購買力受到侵蝕。

這些年來,物價持續上漲,但基本工資並沒有調漲到足以趕上物價上漲的程度。

如果在陳水扁和馬英九任總統期間基本工資增加到更高水平,台灣的基本工資本來可以增加得足夠快以趕上生活成本。

如果基本工資每年增加約5%——或者說,比物價最多上漲4%的峰值高一個百分點——那麼台灣基本工資今天應該漲到五萬多了。

a
作者製作提供

因此,現在是摒棄台灣工商團體,用誤解和恐嚇來阻止台灣基本工資增加的時候了。我們應該研究台灣現有的數據,以便就基本工資做出明智的決定。

正如勞動部長許銘春所指出,影響物價上漲的變數是多方面的。事實上,即使在基本工資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在過去40年裡,17項重要民生物資的消費者物價每三年左右就會定期上漲。

因此,台灣需要轉變觀念。工商團體聲稱不應調高基本工資,以防止物價上漲,但事實是物價無論如何都會上漲,並且平均每年都在上漲。

台灣需要轉變觀念,認識到如果物價無論如何都會上漲,那麼基本工資(以及一般工資)需要在更高的幅度上增加以趕上物價,以維持台灣勞工的購買力。

台灣的勞工需要知道這一點——不是因爲工資上漲導致物價上漲,而是不管工資是否增加,企業無論如何都在調高物價。

也因為勞工工資增加得不夠快,這使得物價上漲太快,勞工無法承受。

是時候停止被台灣的工商團體扣為人質,停止散佈錯誤資訊並不再被他們的恐嚇所困了。台灣需要制定和實施一個明確的計劃,以確保基本工資能夠增加到與台灣生活成本相稱的水平。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