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五大情報機構」朝陽群眾,就是中共讓人們依法作惡的極端現象

「世界第五大情報機構」朝陽群眾,就是中共讓人們依法作惡的極端現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都知道花瓶的命運從來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主人喜歡它,可以寶貝似的裝點它、讚美它,不喜歡它的時候,也可以棄之如敝屣,甚至摔個稀巴爛,它的命運從它是花瓶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也可以說它在權力之手中,有時也是弱者。

最近中國名人私生活的話題持續佔據公共討論空間,前有鋼琴王子李雲迪買春被曝光遭遇全網抵制,後有網球選手自爆與前副總理曖昧關係引發輿論一片譁然。

雖然都是私德問題,但是官方處理兩件事的態度完全不同,前者的話生怕事情鬧得不夠大,火燒得不夠旺,不能將李雲迪拽下神壇,後者則引發了一場中國網路審查的海嘯,生怕遺漏二人的任何蛛絲馬跡,授以公眾話柄。不得不說,這又是一場中國特色的私德敗壞案,從中不難發現中國人的「一國兩制」。

孔子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與孟子同時代的告子也說過:「食色性也。」中國古人老早就看清了男歡女愛之事,不過是人之本性,沒有什麼大驚小怪。但是儒家思想又強調克己復禮,到了宋明理學昌盛時期,更是主張「存天理,滅人欲。」

這一套的禮教傳統,有如給人們的思想戴上了鐐銬,在公共場合,它是禁忌;在私人領域,它又擁有一定自由。

儒家的人生觀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一個人的私德好壞決定了他未來能不能有一番成就,所以在中國公開一個人的私德有問題,有時意味著宣判他的社會性死亡,李雲迪可以說一個不幸的典型。

李雲迪年紀輕輕就在國際鋼琴大賽中取得金獎,加上俊美的外表,被外界譽為鋼琴王子,成為無數少男少女的偶像,他的畫像還被一些學校作為勵志人物典型貼在了牆上以鼓舞學生。他在人們的心目中早已是一個溫文儒雅、好學上進的有為青年人設,當他和買春這樣一個令世俗社會不齒的行為聯繫在一起,他的人設坍塌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也有人為他鳴不平,他的行為並沒有傷害別人,男女之間你情我願,何樂而不為,相比那些白嫖的明星,他算有責任心了,如果沒有公開的話,也根本不會對公眾造成任何影響。再說,如今的社會越來越自由開放,男女之間通過相互認可的方式來獲得愉悅可謂司空見慣,那些痛批李雲迪的人當中,他們的私生活可能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那麼這次李雲迪遭遇的滑鐵盧又該怎麼解釋呢?其實,筆者早就提出過一個觀點,中國的娛樂圈是中國釋放內部輿論壓力的一個出口。這次可能也不例外,就在李雲迪買春案被曝光的前後,中國相繼發生了歐金中案、山西水災和瀋陽大爆炸案,這一段時間內公眾的焦點幾乎全被帶到了李雲迪買春案上。而一些網友對李雲迪的落井下石,更多是人性中「你小子也有今天的」的卑劣。

話又說回來,一個花數萬買春的人在中國不會是一個弱勢群體,他在成名後,早已充當了中共的政治花瓶。他是全國青聯委員和重慶市政協委員,頻繁穿梭於各種政商活動,有人批評他已經離鋼琴越來越遠。

我們都知道花瓶的命運從來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主人喜歡它,可以寶貝似的裝點它、讚美它,不喜歡它的時候,也可以棄之如敝屣,甚至摔個稀巴爛,它的命運從它是花瓶的那一刻就決定了,也可以說它在權力之手中,有時也是弱者。

官嫖和民嫖的「一國兩制」

在中國,擁有權力的人可能才是正真的強者。單拿嫖娼這一私德案例來看,官嫖和民嫖待遇完全不一樣。

眾所周知,買春賣春在中國屬於違法行為,中國警方定期會對一些特殊行業展開突擊行動,有時跟拍的電視臺甚至將一些男女衣不蔽體的畫面公之於眾。

這次李雲迪買春案被曝光,源於北京警方的一則公開通報,有網友質疑這一公開處刑是否合理,因為根據中國《治安處罰法》,對於賣淫嫖娼的處罰只提到了拘留和罰款,並沒有要求公開通報。然而,公開賣淫嫖娼行為在中國似乎是一個慣例。去(2020)年,浙江政務服務網一度公開了全省五年內18萬條嫖娼記錄。

相較於官方部門大張旗鼓地公開民嫖,它們對於自己內部的官嫖行為卻是諱莫如深。最近,一位女網球運動員披露自己被前高官性侵的帖子,發佈後不久就被刪除,結果引發了一連串的關鍵字被遮罩,就連一部韓國電視劇也不幸中槍。網路無遠弗屆,雖然只有不到20分鐘的曝光時間,但是早已人盡皆知。

如果從人性角度看,權勢再大的官也是人,有兒女情長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美國多位前總統都爆出過性侵醜聞,但是中國的官員總是將自己塑造成道德楷模,不能有任何的私德瑕疵。

還記得以前上學時,有一位膽大的同學問老師,「毛主席為什麼有這麼多老婆?」老師尷尬地笑著回答道,「這是為了革命的需要!」

AP_05010601450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一位官員的私德敗壞唯一能夠公開的時機是他落馬後,近些年,在官方通報的因貪腐落馬的官員中,不時可以看到權色交易的字眼。2011年,廣東《新快報》還有一篇報導說:「貴州一落馬副縣長染愛滋,結果全縣30多名女幹部、女教師往醫院跑!」

不管官嫖和民嫖,被嫖的一方很多時候是弱勢的一方,有時還有被白嫖的風險。前不久同樣跌落神壇的人氣偶像吳亦凡,以介紹工作為由性侵年輕女性,其中一些女性曾經多次舉報吳,但是一直未能扳倒他。當時網路上還出現過一股不容小覷的挺吳亦凡的力量,一位女性微博大V甚至宣稱:「吳亦凡就是活菩薩,睡粉這件事就相當於大領導到小餐館吃飯,絕對的親民之舉。」

被吳亦凡性侵的女性尚能有機會為自己討回公道,但是有些被官員玩弄的女性,可能最後吃不了兜著走。今(2021)年3月,江蘇省灌南縣人民法院公開的一份公開的判決書顯示,當地一女輔警與派出所所長、公安局局長、小學校長等多名公職人員發生性關係,並借此索要372.6萬元,結果被法院判敲詐勒索罪,處以13年有期徒刑,沒收372.6萬元違法所得、並罰款500萬元。

「朝陽群眾」有對民嫖視而不見的自由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