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維誤判》:選秀首輪選到柯蕭等級的潛力高中投手,機率低到幾乎不可能發生

《思維誤判》:選秀首輪選到柯蕭等級的潛力高中投手,機率低到幾乎不可能發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選秀首輪就選高中投手到底合不合理? 換言之,在首輪選進高中投手的基本成功比率,是否跟在首輪選進其他類別球員一樣、或者更高?

文:基斯・洛爾(Keith Law)

沒被鎂光燈照到的失敗者

大聯盟的選秀跟北美其他兩大職業運動聯盟(NFL和NBA,註1)不太一樣,他們允許球隊選那些已經高中畢業、但尚未註冊進入大學的球員。若棒球員想具備被選資格,他必須滿足以下任一條件:獲得高中文憑(或是即將畢業)、在一所四年制大學念滿三年、在一所兩年制的短期大學念滿一年、選秀前年滿二十一歲、選秀後四十五天內會滿二十一歲。

規則好像很多很複雜,但對大多數球員來講,其實很簡單,就是高中畢業後,即可與大聯盟球隊簽約,或是選擇繼續去念四年制大學,等到念完大三,再重新獲得被選資格(註2)。

這種制度,使得大聯盟球團,上至總管下至球探,都面臨一個挑戰:把通常年僅十七、十八歲的高中球員,拿來跟二十一或二十二歲的大學選手做比較。這兩者之間的差異,還稱不上「蘋果比橘子」,而是比較像「紅蘋果跟青蘋果」的區別。

它們有滿多地方都很相似,但大家對於富士蘋果和澳洲青蘋的看法和感覺,可能都不一樣。(這邊就不提金冠蘋果了,我覺得它們並不好吃,而且烤一烤會變得很軟爛。)若現在有一名天才型的十七歲球員,以及一名天花板沒有到很高、但預計一年內就能上大聯盟做出貢獻的二十一歲選手,站在你的面前,要怎麼判定他倆哪個長期的價值會比較高,還真的不簡單。

以投手來說,比較時所需考量的因素又更多了。一般認為,高中投手的年紀,就生理上還沒發展完全,他們到大學的年紀應該還會繼續長,所以如果高中畢業就進職業,受傷風險較高;除此之外,四年制大學通常會有自然汰除球員的機制(有可能是球員身體自然的磨耗,或是部分大學教練仍會為了很快就會被忘記的比賽,而狂操投手,導致球員沒辦法繼續打棒球),可以幫職業隊淘汰掉不適合的球員,因此能通過四年制大學考驗的選手,未來在大聯盟開花結果的機率也比較大。

由於要考量的因素多,這個問題對大聯盟各隊的管理部門而言,都需要反覆推敲、辯證。棒球界長期以來的傳統觀念告訴我們,雖然高中投手的風險大於其他球員類別,但他們潛在的高報酬值得球隊冒高風險。

曾經有長達五年時間都是全世界最強投手的柯蕭(Clayton Kershaw),就是以高中生身份在選秀被選中的投手(在二○○六年選秀第七順位被洛杉磯道奇指名)。葛蘭基被選中之後的整體發展,可說是非常成功,而漢默斯、肯恩(Matt Cain,跟葛蘭基和漢默斯同屆被選,在第一輪第二十五順位)也不遑多讓。(二○○二年選秀前四輪,產出了六位後來在大聯盟累積至少二十WAR值的高中投手,除了前面提到的三位,還有卡茲米爾〔Scott Kazmir〕、J・強森〔Josh Johnson〕、萊斯特〔Jon Lester〕。)

支持選高中投手的那派,會舉前面這些投手佐證他們的立場,並且用以下的論述來說服他人:「要是不選高中投手的話,就永遠沒辦法得到柯蕭、葛蘭基、哈勒戴(Roy Halladay)這種球員喔。」

Baseball-Reference網站有大聯盟史上所有選秀結果的資料,而且每個球員的名字都有他們生涯數據頁面的連結,因此要回答前面所提到的問題,就變得十分簡單,只要設定好我們所需的標準就好。在選秀首輪就選高中投手到底合不合理? 換言之,在首輪選進高中投手的基本成功比率,是否跟在首輪選進其他類別球員一樣、或者更高?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否則我們起初也不會討論這個問題。沒錯,歷年來,確實有成功投上大聯盟且大放異彩成為明星的高中投手,但這些案例的發生頻率實在太低,低到我們可以有信心地說,在沒有其他額外條件或資訊的情況下,把選秀首輪順位花在高中投手身上,並不是聰明的策略。

二○一二是最近一個,選秀首輪出現大聯盟生涯累積至少十WAR值高中投手的年份,於是我便以那年為基準,向前推到一九八五年,去看這二十七年間所有的選秀首輪資料,並拿高中投手的大聯盟數據,跟其他類別球員做比較。舉例來說,這些首輪球員中,有多少比例最終能跨過在大聯盟累積至少十WAR值的門檻?

由於受傷率較高的關係,投手達不到預期或徹底失敗的情況,明顯比打者多,因此表格中兩個投手類別(高中投手、大學投手)的數據,都比表現較差的打者類別(高中打者)還要糟糕,並不讓人意外。值得注意的是,高中投手的成功率真的很低;這些數字擺在眼前,實在很難相信現在高中投手竟然還是那麼常在首輪被選。

如果我們把範圍限縮在那些最高等級的選秀球員,結果又是如何呢? 這邊說的最高等級,指的是在選秀前十順位被選中的球員,一般來說,只有最菁英的高中投手才會在前十順位被選,這些球員比較不容易失敗,而且潛力天花板也相當高,照理來說,應該有機會繳出比較好的整體數據吧?

在前十順位選高中投手,顯然不是最理智的決策。它雖然有可能會帶給你高報酬,但相對地,它的失敗率也很高,高到不值得你冒這麼大的風險;與其在前十輪押寶高中投手,還不如賭其他類別的球員,不僅風險較低,成功率也高出許多。

在那十位算是成功的前十順位高中投手中,有一些是非常頂級的明星球員。有兩位未來應該都會入選名人堂:柯蕭和葛蘭基。毫無疑問,道奇(柯蕭)和皇家(葛蘭基)在這兩個順位上,都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另外兩位是貝基特(Josh Beckett)和邦加納(Madison Bumgarner),他倆生涯都累積超過三十的WAR值,而且選中他們的球隊(佛羅里達馬林魚選中貝基特;巨人選中邦加納)後來拿下世界大賽冠軍時,他們都是重要功臣。貝基特甚至還在被交易到紅襪後,在那裡又拿了一枚冠軍戒。

還有一位值得一提的是伍德(Kerry Wood),他可說是近代棒球史上最令人感到惋惜的球員之一。伍德上大聯盟的第一年,就投出大聯盟史上僅第二次的單場二十次三振,並且拿下該季的國聯最佳新人獎。

隨後他的手肘受傷,導致一九九九年整季報銷;隔年傷癒歸隊雖然投得跌跌撞撞,但從二○○一到二○○三年,他又投出佳績,連三年都落在聯盟平均水準之上,其中二○○三年他還成為大聯盟三振王,並幫助小熊打進季後賽,最後只差五個出局數就能挺進世界大賽。

不幸的是,由於從高中時期起一路到二○○三年,都被過度使用(伍德在選秀被小熊選中時,高中棒球賽季還沒結束,沒隔幾天,他所屬的校隊要打單日雙重賽,他被指派一天先發兩場;二○○三年例行賽,伍德最後六場先發的其中五場,小熊總教練貝克〔Dusty Baker〕都讓他投超過一百二十球),伍德作為堪用先發投手的生涯,在他二十八歲那年就結束了。

整體看來,伍德仍是成功的選秀結果:他在一九九五年選秀第四順位被選中,並在被選後的九年間,在大聯盟累積二十二點三的WAR值;但他同時也是一個,能用來說明在高順位選高中投手(或任何投手)風險很高的警世案例。

在那十名算是成功的投手之外,也就是剩下那三十七位在前十順位被選中、但大聯盟WAR值不及十的高中投手(註3),就充斥著非常多你可能從來沒聽過、或只聽過一兩次的名字,像是哈伯古德(Matt Hobgood)、葛魯勒(Chris Gruler)、艾維茲(Clint Everts)、葛瑞芬(ColtGriffin)、斯多道卡(Mike Stodolka)、惠特蘭(Matt Wheatland)、菲力普斯(Mark Phillips)、托瑞斯(Joe Torres)、戈德利(Josh Girdley)、布萊德利(Bobby Bradley)、普萊斯利(KirkPresley)等等,而這些人所擁有的大聯盟出賽場次加起來,正好是零。

要在高中投手成功率如此低的情況下,堅持用高順位選高中投手,需要帶有荒誕成份的思維和心態:沒錯,用高順位選高中投手的失敗率很高、機會成本也很高(如果拿相同順位去選野手,成功回收該順位價值的機率明顯較高),但我們還是覺得眼前這傢伙是特例。

某種程度上,這就像是在說,我們很信任球團裡上至總管下至球探的評估人員,他們能精準判斷出哪些球員是「不屬於基本率」的特例。這是有可能發生的:如果某些球隊、球探擁有獨家的球員評估工具或機制,或許就能使他們能在大批高中投手中,發現成功率較高的新秀。

然而,在我檢視的二十八屆選秀首輪結果中,只有三隊選過三位WAR值超過十的高中投手,而且沒有球隊選到四人或更多。在那三隊中,只有藍鳥隊算沒有失敗過,這二十七年間,他們在選秀首輪選了五名高中投手,其中兩位沒有簽約,而另外三位——一九九○年的卡瑟(Steve Karsay)、一九九三年的卡本特(Chris Carpenter)、一九九五年的哈勒戴——後來在大聯盟都累積超過十的WAR值。

就算如此,這麼小樣本的成功案例也不具代表性,可見到現在,還沒有球隊能找出分辨高中投手未來是否能成功的秘辛。

我去問了一些大聯盟球隊管理部門的主管,為什麼他們仍持續用首輪順位選高中投手,或是他們覺得為什麼其他球隊仍在這麼做。有一人直言,單純就是因為「固執」,其他人也不需要多花力氣去說服他們改變想法,反正沒用。

另一個曾在選秀首輪挑高中投手的主管則說:「我覺得很多人還是覺得,他們會選到特例。棒球界一直以來的邏輯是,如果你不在選秀首輪選高中投手,就有可能錯失像柯蕭或邦加納那樣的投手。但我自己,肯定已經從過去的經驗中學到教訓了。」

  • 註1:NBA(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是國家籃球協會,為北美男子職籃聯盟,競技水準被視為全世界最高。
  • 註2:在接下來的討論中,當我提到「大學球員」時,指的是那些來自四年制大學的選手。沒錯,有很多大聯盟球員都來自兩年制的短期大學、社區大學,但他們當初在選秀時,很少在首輪就被選到。從一九八五到二○一五年,這麼多選秀當中,一共只有十六名來自兩年制大學的球員,在首輪被選中。
  • 註3:這三十七人中,還包含三個最終沒有簽約的球員。選高中球員的另一個風險就是,他們可能會選擇先把職棒擺一邊、去念大學。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叫作米利恩(Doug Million)的選手,他在一九九七年於位在亞利桑納的秋季指導聯盟(fall instructional league)中,因哮喘發作去世,得年僅二十一歲。

相關書摘 ▶《思維誤判》:響尾蛇隊贏得世界大賽冠軍,但總教練的調度能力像是在玩兒童桌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思維誤判:好球為何判壞球?冠軍總教練真的就是好教練?棒球場上潛藏的行為經濟學》,堡壘文化出版

作者:基斯・洛爾(Keith Law)
譯者:李秉昇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華爾街日報》、《出版者周刊》爭相報導
一本棒球版的《快思慢想》
用棒球場內場外的決策誤判,帶領我們窺探隱而未見的思維盲點!

明明削進好球帶的好球,為什麼主審卻喊了壞球?
某屆選秀狀元明明打得奇差無比,卻比其他同屆的球員能在登錄名單中存活更久?
帶領球隊拿下年度總冠軍的總教練真的就是好教練?
連續安打五十六場跟打擊三圍傲視全聯盟,為什麼是前者拿到了MVP?

本書作者洛爾揉合了行為科學理論,以及跟球隊主管、總教練、球員的訪談,分析美國職棒史上著名的決策:它們為何成功,又為什麼失敗;也探究賭博心態和各程度的風險評估,如何影響美國職棒的樣貌,還有棒壇當前最新的資料革命,怎麼改寫數十年來既有的決策思維。

(堡壘)思維誤判_立體書封(加書腰_300dpi)
Photo Credit: 堡壘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