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爺爺的安妮夢想是回越南開台菜餐廳,某日離家後卻未再回來

照顧爺爺的安妮夢想是回越南開台菜餐廳,某日離家後卻未再回來
圖為外籍幫傭與雇主在公園內散步,非文中主角。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逃逸的移工,我認為去憎恨或仇視他們都無法從根本解決問題,而應該把力氣花在改革台灣現行的移工體制,無論是逃逸移工或失去外籍看護的家庭,兩者都非常脆弱,與其讓雙方弱弱相逼不斷產生仇恨,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出讓雙方都能獲得支撐的方式。

文:熊宥之

奶奶過世之後,爺爺一直喜歡往返在台中與桃園兩地住宿,一邊是退休後跟奶奶在一起的回憶與女兒就近的關心,另一邊則有長子供奉的歷代祖先靈位與兒孫滿堂。

爺爺就這樣兩地往返,直到一次不小心跌倒。

上了年紀的長輩總是經不起摔,幾次進出醫院,爺爺病情每況愈下,經過巴氏量表評估後,醫師建議我們居家照護並申請外籍看護,在這個情況下,來自越南的安妮肩負起照顧爺爺的重責大任。

我印象裡的移工,多半是家中的經濟支柱,必須漂洋過海來台灣賺取比故鄉更高的薪水來供養全家,不過這位安妮的情況倒是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

安妮的爸爸在越南開工廠,家境算是不錯,她爸爸要她跟一個男生結婚,可是結婚之後老公天天打她,於是她鐵了心來台工作,想藉機遠離另一半,也順便存些錢,回越南時就可以把兒子接出來一起住。

也許因為安妮從小生長在相對其他移工更優渥的家庭環境,除了仲介所屬的職前訓練所教的技能外,其餘生活技能她都不太會,不過媽媽說沒關係,每個家庭的家務習慣本來就不一樣,再多教一次就好。

我母親是一位職業婦女,工作是她證明自己價值的方式,她享受自己賺錢、自己花得理直氣壯的生活,而在廚房裡做菜是我媽的紓壓方式;她喜歡做菜勝過任何事,把菜煮失敗了她心情會很差。

因此對我媽來說,安妮來幫忙照顧爺爺,讓媽媽可以專心工作跟做菜,可說是幫了大忙,爺爺的退休金就用來支付安妮的薪水,媽媽沒有拿爺爺半毛錢,誰也不欠誰,同時我們家還可以維持一定的生活水準,是最公平的家務分配方式。

爺爺在客廳有一個專屬的位子,安妮的位子就坐在爺爺旁邊,方便照顧爺爺的需求。

安妮雖然不擅長家事,甚至不會做菜,但她很認真學習任何媽媽身上的家務技能,甚至買了一本筆記本,天天認真的畫圖做筆記,她最喜歡在媽媽煮飯時跟前跟後,從買菜開始便仔細紀錄每道菜的料理方式,她說回越南時想開一間台菜餐廳,並跟兒子一起經營。

看著她從什麼都不懂開始學做家務,到熟練幫媽媽切菜備料,甚至可以開始煮出一些她這輩子根本沒見過的佳餚,我真心覺得母愛的力量十分驚人,為了與兒子團聚,她學會一大堆之前從沒接觸過的事物。

iStock-1307775774
Photo Credit: iStock

後來我離家去外縣市求學,除了平日與家裡聯絡外,再也沒機會與安妮有更進一步的相處。

再次知道安妮的消息,是從跟母親的通話聽說的,母親在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疲憊,經不起我再三追問,母親才透露,原來安妮已逃跑一陣子了,這十幾天都是靠著母親跟父親下班後,日夜輪班交替照顧爺爺。

有別於其他不信任外籍看護的雇主,平時媽媽不太限制我們家外籍看護的通話及行動自由,畢竟一個人身在異鄉很不容易,藉由電話跟遠方親友聯繫而得到心靈上的支持,是移工們重要的心靈寄託;此外在不影響工作的前提下,外籍看護周末出門跟朋友小聚並在約定的時間回家 ,我媽媽都覺得是合理的休閒。

那天,安妮一如往常早起做好所有她身為看護的工作,在接近中午時出門,也一如往常約定晚餐前會回家,但直到晚上8點,安妮都未再出現,媽媽打了安妮手機,一直無人接聽,後來我媽決定報警,安妮的護照在我們家,所以警察是以逃逸外勞的方式做案件審理。

過去仲介或雇主大多使用扣留護照的方式來嚇阻移工逃逸,雖然近幾年勞動部明文規定禁止扣留移工護照,也明定出罰責,但由於資訊落差,時至今日移工被扣留護照的情況仍時有所聞,不過從我家的例子看來,這招也不是完全管用。

後來過了幾週,警方抓到了安妮。

原來安妮周末外出時新交了一個男友,男友說要給安妮幸福的生活,於是慫恿她從我們家逃跑,這幾週安妮跟著這位男友四處躲藏,由於沒有護照,只能被男友帶去打黑工。她被警察逮補後,說流浪的日子太辛苦了想回越南,便依照法定程序遣返。

然而,由於安妮跟我們家的合約尚未到期,法律規定再次申請外籍看護需要等待三個月,再加上仲介找下一個替補的外籍看護也需要時間,於是這3到6個月的空窗期雇主要自行吸收,例如要雇用費用昂貴的鐘點看護、或是家人輪流請假在家自行照顧,不論哪種方式,對我家都是一種負擔。

解封引入移工  勞動部:印尼有機會為首波來源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圖為外籍看護與雇主在公園散步(非文中提到的安妮)。

這種勞動法令我一直無法理解,畢竟我們沒有虐待安妮,是她自己選擇跟男友逃跑,這個機會成本不應由我們家承擔,我怎麼想都覺得移工逃逸卻懲罰雇主非常不合理。

台灣正邁入高齡化與小家庭的社會,未來這種案例一定會不斷發生,我們應該要修法或設立一個機制,讓移工逃逸事件發生時,有緊急人力可以來填補家庭照護的空窗期,而不是這樣放任管理方使用越來越高壓的方式來限制移工人身自由。

安妮就這樣帶著那本做菜筆記本回越南了,過了幾個月我們才輾轉得知,原來安妮那個所謂的男朋友,是一個專門利用感情去誘騙女性移工逃逸來幫忙打黑工的渣男慣犯,警方已將他繩之以法,但我們也無從得知安妮回國之後的發展,她有沒有鼓起勇氣跟家暴的丈夫離婚?有沒有如願開一間台菜餐廳?有沒有成功接回兒子團聚呢?

安妮是逃跑了,但我深知她也是可憐人,雖然這輩子應該沒機會再見到她,我仍然在內心祝福她未來的人生平安順利。

對於逃逸的移工,我認為去憎恨或仇視他們都無法從根本解決問題,而應該把力氣花在改革台灣現行的移工體制,無論是逃逸移工或失去外籍看護的家庭,兩者都非常脆弱,與其讓雙方弱弱相逼不斷產生仇恨,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出讓雙方都能獲得支撐的方式。


猜你喜歡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提出三點呼籲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邀請網紅父母陳珮芬與林時民、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人,共同討論如何讓台灣育兒環境更加友善。

長期關注育兒家庭議題的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於6日共同舉辦「聽爸媽的話—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邀請到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一家、黃瑽寧醫師、石易平副教授及王婉諭立委等進行對話,從不同的角度,分享如何從硬體環境及社會氛圍建構友善育兒環境。除了育兒家長到場發聲之外,現場也播放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支持議題愛心大使-林心如所拍攝的「小朋友,是讓人更好的朋友」形象廣告。心如說自己生孩子後的最大改變是變得更加有耐性,對待他人也更有同理心,教育孩子雖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看到孩子能力逐漸「解鎖」,一切都很值得,也希望大家在公共場合聽到孩子哭時,能多一點包容,給爸媽多一點支持。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致詞時表示,雖然現在政府提供多項經濟補助,減輕家長育兒負擔,但較少關心家長帶孩子外出遇到的不友善狀況,希望藉由這次座談的分享,集思廣益來為爸媽打造方便外出的友善育兒環境。座談現場也公布兒福聯盟「2022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結果,呈現當前台灣家長對育兒環境的親身經歷及滿意度。

兒福聯盟董事長_林志嘉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兒福聯盟林志嘉董事長。

育有六寶的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一起到場分享養育六個孩子的經歷。育兒11年的他們雖然感覺到政府對於育兒家庭的支持有變多,但育兒環境不論是硬體設施或是社會氛圍都還有改善的空間。媽媽陳珮芬表示硬體設施的部分親子停車位幾乎很難找到,就算找到空間也不夠大,難以讓嬰兒提籃順利上下車,以及買車票只有前兩胎有優惠,反倒像是在懲罰育有多胎的父母。

林叨囝仔The_Lins__Kids_六寶育兒心得分享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親子系臉書粉絲團「林叨囝仔The Lins' Kids」,媽媽陳珮芬和爸爸林時民。

黃瑽寧醫師則表示不同的家長有不同的教養方式,大部分的育兒困境反而不是硬體,更廣大的父母遇到的困境其實是「時間」,進入職場後很多產業對於育兒父母不友善的狀況就顯現出來,即使有育嬰假也很多父母還是不敢請,但孩子其實是需要很多時間陪伴的,建議企業都開始遠距工作的措施,成為一個常態。

石易平副教授也提到,現在社會對於育兒家庭的不友善是讓人不願生育的一大原因,並舉例新聞時事,有店家要求小孩背完圓周率後面30位才可以進入,小孩在現代社會似乎被貼上不能控制自己、髒亂的標籤。石易平副教授建議友善親子的大方向是「時間」,包含父母上下班工時和學校的上下學時間設計,可以更親子友善,才能有工作時間和陪伴孩子成長的平衡。

王婉諭立委也到場表示,政府一直以來多著重在經濟面的補助,但現行育兒津貼排富條款仍不太合理,育兒家庭的負擔其實非常大,即使是月薪十萬的父母,一個月光安親班也需要負擔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所得,且只有經濟面補助很難讓民眾有感或成為大家願意生育的原因,育兒友善的硬體設施和社會氛圍應並重。

聽爸媽的話_綜合座談
Photo Credit:兒福聯盟
聽爸媽的話綜合座談時間。

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友善育兒環境篇」

今(2022)年初,兒福聯盟邀請已生育一個孩子的夫妻及未生育孩子的夫妻,辦理4場次的焦點團體,透過彙整與會者對育兒的期待及分享育兒經驗,發表「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兒盟指出,根據育兒家長及育齡夫妻所傳達的心聲可知,台灣當前的育兒環境存在「硬體設施不友善」、「社會氛圍不友善」兩大困境:

(一)硬體設施不友善,帶幼兒出門障礙重重
育兒家庭提到帶幼兒出門的日常,免不了會碰到硬體設施設備缺乏的問題,如:親子車廂一票難求、餐廳廁所或公共空間男廁沒有尿布台、親子停車位被占用、上下車空間太窄等問題。此外,與會的育兒家長也提及,適合幼兒活動的戶外空間明顯不足,尤其都會區之外的地區,可以讓幼兒活動的公園或公共場館更缺乏,少有讓育兒家庭安心的空間可供孩子們活動放電,難以促進幼兒身心平衡發展。

(二)社會氛圍不友善,育兒家庭承受諸多壓力
除了具體的設施設備問題外,育兒家庭帶幼兒出門、用餐,免不了會在意其他路人看待自己和孩子的眼光,如果正好孩子哭鬧,又遇到包容度比較低、甚至想干涉、批評家長教養狀況的陌生人,育兒家庭往往需要同時處理孩子,又得回應他人的指責和抱怨,十分困窘和難熬。未生育夫妻也表示,雖然還沒有帶孩子外出的經驗,但對於社會氛圍是否友善育兒,也有很深的感觸,也會擔心自己是否能承擔這些異樣眼光和壓力。

兒福聯盟白麗芳執行長表示,兒福聯盟從2012年調查發現,育兒家長面臨「行路難、如廁難與搭車難」的外出困境,之後促成「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法,增訂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等友善育兒環境的條款。雖有相關法條加持,但實體環境改善的速度,仍跟不上家長的需求;兒盟2017年調查發現,近6成媽媽覺得外在環境不友善、帶孩子到公共場所很有壓力;兒盟今年「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也發現,家長仍覺得當前育兒環境不夠友善,雖然法規有進步,有各式親子友善設施的設立,但設施似乎不符合家長需求,像是親子停車格不夠大、親子車廂不夠多等等。因此,兒盟呼籲政府,應普設從育兒需求出發的各項硬體設施,營造同理、體諒育兒家庭的社會氛圍,讓台灣家長更可以安心育兒。

兒福聯盟x親子天下共同呼籲3大訴求:普設育兒設施、同理取代指責、多聽爸媽的話

綜合兒福聯盟2022「育兒期待與實況焦點團體報告」及親子天下爸媽心聲,對於已生育及未生育家庭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兒福聯盟與親子天下共同提出以下三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家長的需求,回應家長的困境與期待,讓台灣的育兒家庭能得到更有力的支持:

(一)普設育兒設施
我國雖有設置孕婦及親子停車位、親子廁所盥洗室及親子車廂的法源,但實際設置與使用情形,至今無從得知,建議政府對於友善育兒設施進行全國性盤點,並針對設置情況不佳的地區持續追蹤改善,以增加育兒設施的普及率,讓育兒家長帶孩子出門安心無礙。

(二)同理取代指責
在公共場合遇到帶孩子出門的家長,請社會大眾多點耐心,多點禮讓,多點體諒、包容和支持,藉此提升整體台灣社會友善育兒的氛圍,讓每位育兒家長出門在外,都能感受到來自社會各界的同理與善意。

(三)多聽爸媽的話
檢視政府近年來推出的育兒政策,多聚焦於加碼育兒津貼及幼托補助,對於育兒家庭日常使用的公共空間友善度關注不足,建議政府應從家長觀點出發,訂定相關法規時,多邀請家長參與,廣納家長意見,才能規劃出對育兒家庭更友善的公共空間,減輕家長外出的壓力。

更多調查結果與相關報導,請見【兒福聯盟】共創友善育兒環境,和林心如一起成為更好的人!。

本文章內容由「兒福聯盟」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