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潛艦的首戰與首殺:貝爾格拉諾將軍號之死(下)

核潛艦的首戰與首殺:貝爾格拉諾將軍號之死(下)
貝爾格拉諾將軍號|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征服者號向全世界展現了核動力潛艦的致命性。對於阿根廷絕大部分軍艦而言,核動力潛艦是一個跑不贏、看不到、打不著的恐怖存在。

文:抄書性質的戰史研究

正當伍德沃德因政客的遲疑而苦惱時,他還憑藉自己豐富的潛艦指揮經驗意識到征服者號對79.3特遣隊的追蹤沒有當前看起來那麼容易。關鍵在於附近的波德瓦德淺灘(Burdwood Bank),這是一塊淺灘平均深度只有150英尺,遠低於附近3000公尺以上深度,其海底地勢崎嶇不平。

淺海不僅會導致高速航行的潛艦因難以使用避障聲納有更高風險撞擊海底地形,而且雖說核動力攻擊潛艦可以輕鬆追上25節以上航速的軍艦,但如果想達到這個速度,潛艦需要保持至少70公尺以上深度才能避免高速旋轉的車葉在海面上捲起易被雷達或目視察覺的水花。

在沃德伍德看來,如果他是79.3特遣隊指揮官,他將會從波德瓦德淺灘全速衝刺,讓征服者號被迫在為了追擊而增加暴露風險,或放棄追擊之間進行抉擇。

此外,潛艦高速航行時聲納效果會驟減,必須經常減速重新捕捉目標。同時為了確保對敵方動向的掌握最好還要多次以潛望鏡確認航向與速度。這存在相當大的危險性,低能見度狀態下搭配良好的燈火管制亦可阻斷目視追蹤的能力。實際上征服者號就曾因此失去對79.3特遣隊的目視追蹤過。

雖然最讓英國政府憂慮的是5月25日號,但這不意味著79.3特遣隊是個能忽視的威脅,特別是對伍德沃德而言。伍德沃德在1981年與美國海軍進行對抗演練時,他負責指揮一支由一艘驅逐艦、三艘巡防艦與三艘補給艦艇組成的水面編隊,對抗以珊瑚海號超級航母為核心的美軍航母戰鬥群。

在任何人眼中,一支艦對空火力薄弱且僅一艘軍艦配備4枚飛魚飛彈的的小型編隊,要闖過200多海里毫無掩護且被美國海軍戰鬥機、預警機和軍艦等單位重重設防的海面,向一艘超級航母發動致命打擊,這根本毫無可能。

然而沃德伍德成功了,他讓其他軍艦遊走於外圍吸引美軍注意力和打擊,然後讓唯一一艘擁有飛魚飛彈的軍艦打開盡可能多的燈光,大搖大擺地在夜晚通過;一部分的美軍會誤認為一艘郵輪而直接放行,一部分更加謹慎的美軍試圖用無線電確認來者身分,但同樣被模仿印度口音的假身分訊息騙過。當美軍終於意識到異常時,飛彈已經發射,且距離命中只剩45秒,珊瑚海號連發射干擾絲的時間都沒有就已經被判定擊沉。

這是沃德伍德在福克蘭海戰前的最大成就,但另一方面來說,如果識別手段、經驗都更加豐富,且因為有預警機警戒距離不受地平線限制的美軍超級航母都有被得手的可能,那此時的英軍特遣艦隊當然也可能成為下一個被從水面滲透與偷襲的對象。

英軍特遣艦隊的船艦總數雖然比當時的美軍更多,但沒有預警機導致偵測範圍被侷限在各軍艦的水平線距離內;同時福克蘭群島附近的商業船隻與航班也沒完全停止,增加了識別的難度。

FRS_1_ski-jump_take-off_HMS_Invincible
Photo Credit: PH3 (AC) Stephen L. Batiz, USN @ public domain
英軍的海鷂式戰鬥機

事實上4月21日時英軍特遣艦隊就因為阿根廷偵察機多次接近,險些把一架巴西客機誤當成同一架偵察機而攻擊,幸好在最後一刻根據航行軸向猜測有可能是直飛班機而暫緩開火,最後由海鷂目視確認並非目標,之後也多次發生將非軍事目標誤當成敵人的虛警,所幸英軍始終嚴格遵從識別程序,沒有造成實質損害。

伍德沃德決定賭一把,他在05:11時無視指揮鏈規範逕自向征服者號發布開火許可。伍德沃德知道這個命令一定會在傳遞過程中因為不符權限被阻斷,他要的只是讓倫敦和本土的海軍指揮部意識到情況。

該命令在06:04時被諾斯伍德打斷,所以未曾通過衛星發送給征服者號,但內閣當天就戰區情況進行了討論,柴契爾很快做出結論:修改交戰規則,英軍可以自由攻擊任何對特遣隊存在真正威脅的敵軍,無論禁航區內外,只有在阿根廷本土領海線以內的不能。在08:45時這項決定通知國防部,09:07時國防部向英國艦隊最高司令(CINCFLEET)發出通告,而後者則在半小時後開始將訊號發送給潛艦。

然而征服者自參戰後不久其通訊桅杆在上升時因海浪衝擊而受損,雖然一度冒險上浮搶修但狀態仍然不佳,在幾次上浮到潛望鏡深度時都沒收到新指令,直到12:25時才收到攻擊許可。

第一份攻擊許可的信號傳輸過程有很嚴重的信息丟失與亂碼問題,為了避免收到和解讀的指令有誤布朗決定等待後續電文以便於交叉比對正確性。14:30時征服者號上浮到潛望鏡深度並減速到5節以便接收和確認來自諾斯伍德的指令,後續的電文也有類似的問題,訊息仍不甚完整,副艦長在交叉比對七份電文後才確認攻擊許可已經下達。

英國此刻尚不知道他們原先對「阿根廷海軍正在往禁航區進發」的認知已經過時——阿根廷在01:45Z時下令特遣隊轉向,但79.3特遣隊直到05:11Z時才執行。至於英軍這邊,情報單位雖然截獲了通知艦隊轉向的通訊,但直到隔日才破譯和分發。

伍德沃德倒是在對方轉向時就已經得知,只是沒有明確情報所以他猜不透原因;不過伍德沃德在11:00Z時就因為預料中的空襲或接觸都沒有發生,判斷出阿根廷空襲可能正在降低,英軍特遣隊面臨的威脅暫時減輕了。

只是「暫時減輕」並不意味著消除,阿根廷完全可以殺個回馬槍,只要幾小時的時間他們就可以重返攻擊陣位上;而英軍沒有長期監控如此多方向敵人的餘裕,特別是當登陸發起時,所以伍德沃德自然也沒有改變攻擊的主意。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