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衛院搶先全球找出全身性紅斑狼瘡致病因子,基因檢測預估最快2年可供臨床使用

國衛院搶先全球找出全身性紅斑狼瘡致病因子,基因檢測預估最快2年可供臨床使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譚澤華也提及,目前治療自體免疫疾病療法著重生物製劑,其研究團隊盼透過GLK小分子抑制劑,直接從源頭使IL-17A無法產生。GLK小分子抑制劑過去使用於治療黃斑部,但經動物實驗證實治療SLE有效果,具潛力發展為成本較低的自體免疫疾病小分子標靶藥物,期待推展臨床試驗。

(中央社)國衛院與中榮、高醫大合作發現,GLK基因變異可精準診斷全身性紅斑狼瘡(SLE),若定期追蹤帶有此基因變異女性家族成員,可藉由基因檢測篩檢,輕症時診斷及治療,預估最快2年臨床使用。

國家衛生研究院特聘研究員譚澤華率合作團隊,自2009年起研究全身性紅斑狼瘡致病成因與精準生物診斷標記,分析臨床檢體及基因改造小鼠研究。證明GLK蛋白激酶基因變異為關鍵致病因子。此研究已發表於今年10月期刊《風濕病年鑑》(Annals of the Rheumatic Diseases)。

國內確診者約2萬多名,平均耗時2年才能確診

國衛院昨(8)天舉行記者會公布這項研究結果,自體免疫疾病是台灣十大重大傷病第3名,是人體內免疫系統異常活化攻擊自身正常細胞的疾病,如SLE。台中榮總過敏免疫風濕科主治醫師洪維廷表示,目前全台約2萬多人確診SLE,即使近年檢測功能進步,但患者仍平均需耗費2年才能確診。

SLE好發年齡約為20至40歲間,病徵多樣且每名患者症狀不一致,導致臨床上很難及早診斷輕症患者。同樣身為這次研究參與者的高醫大附醫過敏免疫風濕科主任顏正賢說,SLE患者多為女性,病患家族中也常發現不只一名家人患病,有家族病史者罹患SLE風險高出一般人10倍。

《自由時報》報導,顏正賢表示,由於症狀不典型,早期診斷困難,嚴重可能全身所有器官、系統都會被侵犯。

國衛院免疫醫學中心助研究員莊懷佳表示,目前國內大約有2萬3978名SLE患者,需要終身用藥,但主要使用免疫抑制劑,可用藥物不多,即使有新藥,也非常昂貴,對於經濟負擔很大。

研究團隊找出致病關鍵,可由基因檢測早期診斷

為找出早期診斷SLE方法,國衛院與中榮、高醫大展開長達10年以上的合作,參與者之一的國衛院免疫醫學研究中心助研究員莊懷佳說,團隊在2011年首度發現調控發炎反應的酵素蛋白激酶GLK是自體免疫疾病SLE的致病關鍵。

基因變異造成GLK的mRNA或蛋白質過度穩定增量,誘發IL-17A細胞激素產生,導致自體免疫疾病。莊懷佳說,這項發現意味只要定期追蹤帶有此基因變異女性家族成員,可藉由基因檢測篩檢早期診斷,這項篩檢設備已完成開發,正在申請專利,預計2年後可供臨床使用。

譚澤華也提及,目前治療自體免疫疾病療法著重生物製劑,其研究團隊盼透過GLK小分子抑制劑,直接從源頭使IL-17A無法產生。GLK小分子抑制劑過去使用於治療黃斑部,但經動物實驗證實治療SLE有效果,具潛力發展為成本較低的自體免疫疾病小分子標靶藥物,期待推展臨床試驗。

後續更證實GLK過量表現在SLE病患T淋巴細胞,誘發IL-17A細胞激素大量產生,是造成自體免疫疾病元凶。團隊進一步以深度次世代基因定序分析431例健康者、SLE病患、病患家屬DNA樣本,發現高達4成SLE病患帶有GLK基因體細胞性基因變異或遺傳性基因變異。

參考《奇美衛教資訊網》的介紹,紅斑性狼瘡好發於育齡期女性(14歲至44歲),男女比約一比十,但是男性比女性嚴重,年紀輕的病人症狀較嚴重。盛行率方面,每185個美國人有1個狼瘡病人,黃種人多於白人。發病的原因,據研究與基因及環境均有關係。

狼瘡的表現具多樣性,幾乎每一個器官系統皆有被侵犯的可能。以最常見的前三名,分別是全身性體質表現(例如疲倦、發燒)、肌肉骨骼系統(例如關節酸痛、關節炎),以及皮膚出現臉部蝴蝶斑、圓盤性紅斑等症狀。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