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麗的「雙語」王者,與依舊「新婦仔命」的本土語言

華麗的「雙語」王者,與依舊「新婦仔命」的本土語言
2020年11月23日,總統蔡英文偕同副總統賴清德出席「2030雙語國家政策第一次諮詢會議」。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次我看到關於「雙語」政策的各種具體作法、獎勵措施,總讓我相當感嘆,裡面所有的「英語」,如果都替換成「台語」該有多讓人振奮與感動?我甚至只是卑微地希望,那些「雙語政策」的資源,能不能「分一點」給我們台語?

文:許慧如(師大臺文系教授兼系主任)

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就在最近,同時密集接觸《國家語言發展法》和「2030雙語國家」兩個政策,而且還必須具體落實在我的工作上。我左手忙本土語言的工作、右手在由上而下的強勢要求下做「雙語」的工作,我不知道還有誰跟我一樣,能夠親身感受到這麼強烈的對比。

「2030雙語國家」這個政策,明明是要提升國人的英語能力,這也算是好事一樁。但為什麼要用「雙語國家」這種名稱?

「雙語國家」?那《國家語言發展法》要保障的語言算什麼?最近常見的「多音交響」這種說法,不就是要標榜台灣是多元多種族多語的環境嗎?還是說「雙語國家」這個講法,其實是回歸現實面,承認台灣「is de facto a Mandarin monolingual nation(是個實質的中文單語言國家)」?如果是,那政府大方承認也不錯。

台灣人對語言的認知已經夠狹隘了。稱「Mandarin」為「國語」,所以遇到外國人會很自然問人家「你會不會說『國語』?」,但這句話翻成英文是你會不會說「national language」。現在繼續以官方立場認證「雙語」的新定義,為「英語+國語」,只是製造更多偏見、對立、甚至可能會演變為笑話。

本土化跟國際化,不但不應該是衝突的,還應該是相輔相成的。但是,在台灣,這兩個政策從形成到推行,可以說就是完全衝突,而且製造對立。

本土語言要靠由下而上的「生命力」,出於「使命感」不斷到處奔走、出錢出力、在被嘲笑中逆風苦行幾十年,才拚到一個《國家語言發展法》。想不到,就在大家因為《國家語言發展法》終於快要通過而感到欣慰的同一時間,也就是在2018年12月,「2030雙語國家」也華麗登場了,而且具體目標、願景,連KPI都訂了,完全由上而下,正副總統還同時出席諮詢會議。

明明是差不多時間登場的《國家語言發展法》和「2030雙語國家」政策,但英語和本土語言分配到的資源,連「分配不均」都不足以形容。如果拿曾經是台灣跨族群共通語的台語和英語得到的資源相比,那不是天差地而已,是天堂跟十八層地獄的差別。

英語就像王者降臨,一出場,大家都要忙得團團轉,以「滿足」英語的要求。反觀已被視為「國家語言」的本土語言,除了沒有華麗的登場形式,還要小心翼翼地徵求專家學者、民間人士的意見,考量哪些或許可行,哪些恐怕引起爭議,避免造成爭議?本土語言依舊像是無法好好抬頭,永遠的「新婦仔命」,繼續等待哪天公婆或丈夫垂憐,給個小小的名份或位置。

說得難聽一點,就像是要到處去ka̋ng分(華語:乞討)。我在執行兩項工作的同時,好幾次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疫情警戒7/27降為二級  安親班消毒(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每次我看到關於「雙語」政策的各種具體作法、獎勵措施,總讓我相當感嘆,裡面所有的「英語」,如果都替換成「台語」該有多讓人振奮與感動?我甚至只是卑微地希望,那些「雙語政策」的資源,能不能「分一點」給我們台語?

令人遺憾地,現在的態勢是,不支持「雙語國家」政策,就是反對國際化、就是我們很「台」、英文不好。但事實不是這樣。大多數我認識的本土語言運動者、語言學家……,都是支持提升英語力的;畢竟國際競爭這麼激烈,英語力還是重要的充分條件。難道本土語言跟英語不能並重嗎?

這兩個語言政策之外,還有另一個較少人注意到的問題是,在這樣的爭議中,華語的霸權,依然是不動如山,而且穩穩地看本土語言在英語政策下掙扎,好像本土語言的問題已經跟華語霸權無關了。

最諷刺的是,這是長期扛著「本土」旗幟的民進黨,其執政下的語言政策。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