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用1027位「恐怖分子」換回一名被囚軍人,這筆魔鬼交易值得嗎?

以色列用1027位「恐怖分子」換回一名被囚軍人,這筆魔鬼交易值得嗎?
Photo Credit:以色列新聞局(Nati Harni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少以色列人認為,這類換俘行動無疑是開了不良的先例,讓該國政府定義下的恐怖組織覬覦以色列軍人或平民,以期換取他們被關押在以色列獄中的同胞們;當然,也有人質疑,數字是否是衡量政府是否援救人質的唯一依據?

2014年9月7日,28歲的衣索比亞裔以色列公民阿弗拉・蒙吉斯圖(Avera Mengistu),在沒有明顯外力脅迫或利誘之下,不顧看守邊界的以色列士兵向他大聲吆喝並鳴槍示警,穿越雅實基倫(Ashkelon)一帶的以色列與加薩邊界,進入加薩。

約7個月後的2015年4月,一名貝都因裔以色列公民賽義德(Hisham al-Sayed),從距離亞實基倫不遠處的一處集體農場果園,越境進入加薩;這已經是他所知第三次企圖進入加薩,前兩次他都被送回以色列。

兩人據信至今仍被哈瑪斯挾持;根據他們的家屬表示,兩人都長年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

最近,這兩位以色列平民再度躍上以色列媒體版面(註1)。今(2021)年10月中旬,埃及協商人員透露,以色列與哈瑪斯在戰俘交換一事上,達成了顯著的共識;哈瑪斯將使用兩名以色列軍人的屍體,及蒙吉斯圖與賽義德這兩位以色列平民,交換被囚禁在以色列監獄的巴勒斯坦囚犯(註2);11月初的媒體報導持續持續呈現樂觀的態勢,顯示兩方很有可能快要就換俘達成協議。

消息傳出之際,適逢沙利特(Gilad Shalit)換俘行動屆滿10週年,以色列媒體推出不少針對沙利特換俘過程及後續效應的深度報導,在民眾與評論家之間,激發不少對又一場可能即將發生的換俘行動的辯論;特別的是,這次的交換牽涉的是兩位以軍士兵的屍體,以及兩位未遭脅迫、並非因執行作戰任務而進入加薩的平民。

根據慣例,以色列很有可能會為了這次交換,釋放上百、甚至上千位被囚禁在以國獄中的巴勒斯坦人,這讓不少以色列民眾及評論者強烈質疑,這樣的交換是否公平;而這些交換是否又會形同利誘哈瑪斯等反以組織,藉由綁架或挾持以色列軍人、平民,作為談判的籌碼。

以色列與「恐怖組織」換俘極簡史

以色列從1947年建國以來,與周邊阿拉伯國家及一些武裝組織處於戰爭、敵對狀態,歷經大小戰役下來,以色列與這些國家及組織彼此之間自然出現戰俘的狀況。這些被敵對方挾持者,可以被大略分為任務中失蹤(Missing in Action,MIA)、戰俘(Prisoner of War,POW),也曾有一些平民遭到拐騙或綁架,而落入敵方手中。

以色列的官方政策是,對於戰俘、任務中失蹤者、及其他所有保護國防安全而失蹤或受挾者,政府會竭盡所能地尋求這些人的獲釋並協助他們返回家園;然而,以色列官方說法,也同時堅持不與其眼中的恐怖分子或組織(註3)進行協商,也不會為了交換被挾持的以色列平民或軍人,同意釋放被起訴的恐怖分子。

儘管早期確實有先例秉持這樣的原則(註4),但自首位右派總理貝京(Menachem Begin)至今,以色列政府已經多次與所謂的「恐怖組織」,藉由第三方進行換俘談判並執行換俘行動。

1979年3月,以色列政府首次與恐怖組織進行戰俘交換,以國釋放76名阿拉伯囚犯,人陣總部(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General,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總指揮部)則釋放一名1978年4月於黎巴嫩南部捕獲的以色列軍人阿姆拉姆(Avraham Amram)。

這項交換行動的協商過程是秘密進行的,僅有十分少數、牽涉談判的人員知情;行動展開且曝光後,在以色列內部引起不小爭議;阿姆拉姆並非在執行軍事任務時被人陣總部挾持,而是在參與一個未受以色列政府授權的私人旅遊團時遭難,其他團員有4人被殺、1人(嚮導)負傷後逃回以色列領土;這讓不少以色列民眾認為,政府沒有必要為了違反旅遊禁令參與私人行程者,釋放數十名恐怖分子。

但以色列政府表示,被釋的囚犯中,三分之二都是一般罪犯、僅三分之一是因為恐怖攻擊行動而入獄者(註5),且沒有任何一位被釋的囚犯是頭號恐怖分子;但不少人仍害怕,這樣的行動很可能會開先例,吸引恐怖組織綁架以色列軍人或平民。

1983年11月,以色列釋放4700名巴勒斯坦與黎巴嫩囚犯,法塔赫(Fatah)則釋放在黎巴嫩南部執行任務時遭俘的6名以色列軍人;在以色列釋放的4700名囚犯中,約100人是因為犯下恐怖攻擊相關的罪行而入獄的。

1985年5月的「吉布里爾協議」(Jibril Agreement),以色列釋放1150名巴勒斯坦囚犯,六年前與以國進行換俘的人陣總部,則釋放三名在黎巴嫩被該組織捕獲的以色列軍人;在以色列釋放的1150位囚犯中,包括一些參與重大恐怖攻擊而入獄者,例如參與1972年盧德機場(本・古里昂國際機場前身)掃射事件、造成24死78人受傷的岡本公三(Kozo Okamoto)。

Jibril_Agreement_1985_(Nati_Harnik)
在吉布里爾協議中被釋的巴勒斯坦囚犯|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Nati Harnik)

2004年,以色列釋放401名巴勒斯坦囚犯、60具屍體及4位黎巴嫩籍士兵,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則釋放了以國預備役上校坦南鮑姆(Elhanan Tannenbaum)(註6);在以色列釋放的囚犯中,包括1986年以色列軍人阿拉德(Ron Arad)被俘事件(註7)的主謀之一。

歷年來還有一些換俘行動,以方換回的是以色列軍人的遺體,例如1996年與黎巴嫩真主黨的換俘行動中,以色列用123具真主黨戰士的遺體,交換2具以國軍人的遺體(註8);前面提到的2004年換俘行動,除了上一段提到的坦南鮑姆以外,有3具以色列軍人的遺體被歸還。(註9)